基于学习性评价的智慧课堂质量评价体系研究

》首页 》 教育论文 》基于学习性评价的智慧课堂质量评价体系研究
作者:无, 字数:23455

  摘   要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网络技术与教育的深度融合必然带来教育领域的巨大变革。近年来,国内外许多学者对智慧课堂进行了研究,但这些研究大多停留在教学实践和模型构建上,缺少系统的智慧课堂质量评价方式和评价标准。为此,文章基于学习性评价理论,构建了智慧课堂质量评价体系,提出智慧化的学习环境、个性化的自主学习、专业化的教师、优质的微课、驱动性课堂项目学习和探究性翻转课堂教学六个评价一级指标,并设立了相应的评价等级,以期为智慧课堂的评价提供细致的参考标准。
  关键词 学习性评价   智慧课堂   评价指标
  随着数字教育向“智慧教育”或“未来教育”等更高阶段发展,学习环境变得更加开放和智慧,教学方式愈加灵活和创新,学习方式更加自主和个性化,这必然推动评价标准更加合理和公正,评价方式更加注重过程性和适切性。作为数字教育的重要产物,智慧课堂的质量与学习环境的智慧服务支持、学习者的自主学习能力、教师对智慧课堂的把控能力和课堂项目学习的深度探究密切相关。因此,对智慧课堂教学效果的评价就必须涵盖这些方面,使评价体系能够为全面促进学生的有效参与性学习和智慧学习服务。
  一、学习性评价的理论综述
  1.学习性评价的内涵
  学习性评价是在形成性评价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国外对形成性评价的研究始于20世纪60年代,并于80年代进入黄金发展期。当时研究的焦点主要集中于总结形成性评价和终结性评价的区别,如Sadler(1989)指出:形成性评价与终结性评价的主要区别在于目的和效果,而不仅是评估时间段不同[1]。90年代后,更多学者开始重视形成性评价对教学的影响。Black & Wiliam(1998)通过回顾250篇来自不同国家的研究者关于形成性评价的论文,证明了完善形成性评价有助于提升学业水平,特别是有利于帮助学习能力差的学生提高学业水平[2]。教师在课堂上的观察、组织的活动以及学生的自评都可以称为评价,但只有这些评价被用来改进教学以满足学生的需求时才被称为形成性评价。后来Black(2004)等人又提出课堂评价和学习性评价的概念,并从课堂有效提问、反馈、同伴评价、自评、学习理论、学科差别、学习动机、学习环境等方面论述了课堂学习性评价的黑匣子是如何工作的[3]。2005年,Rick Stiggins提出了形成性评价的三种方法,第一种是更频繁的测验,第二种是更有效的数据管理,第三种就是学习性评价,即运用多种不同的评价方法为学生、老师和家长提供持续的学生在掌握知识和技能方面取得进步的证据[4]。前两种评价只向教师提供学生的学业水平的信息,而学习性评价是学生通过亲身参与评价的过程,看到自己的成长、进步和不足,并根据自己当前的学习水平与预期目标的差距,制定下一步的学习目标,从而成为真正的基于数据的决策者。
  与国外相比,我国对形成性评估的研究起步较晚,多数研究发表于2003年以后。丁邦平教授于2005年将“学习性评价”的概念引入国内后,对我国的形成性评估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5]。但是许多教师对学习性评价内容的认识还很模糊,认为平时成绩就是形成性评价,而且大多数教师并没有把评价反馈用于改进教学来满足学生的需求。因此,厘清对学习性评价的认识,引导学生自我监控学习进程,乐观对待评价结果,积极调整和改进学习,是教师需要深入研究的课题。
  2.学习性评价的原则
  英国评价改革小组(ARG)在2002年提出学习性评价的10个原则[6]:(1)学习性评价是有效教学计划和学习计划的一部分。教师的计划应该为学生和教师提供获取和使用朝学习目标前进的信息,确保学生理解他们追求的目标和评价标准,如学生如何获得反馈、如何参与评价他们的学习,教师如何帮助他们取得进步等都要列入计划。(2)关注学生如何学。从关注教师如何教转向关注学生如何学,符合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理念。(3)学习性评价是课堂实践的中心。教师和学生在课堂上做的大部分活动都可以看成是评价。课堂任务和提问能促进学习者展示他们所学的知识和技能,教师通过观察和解释学生的一言一行来判断如何提高学生的学习。(4)学习性评价是一项关键的职业技能。教师要具备观察学习者的学习、分析和解释学习证据、提供有效反馈的技能。(5)提供敏感和有建设性的反馈。教师要意识到评论、标记和分数对学生自信心和热情的影响,反馈要对促进学生的进步有帮助。(6)评价必须考虑学习动机的重要性。(7)促进学习目标的达成和明确评价标准。(8)让学生知道如何提高。学生必须知道自己当前水平和目标水平的差距,并采取行动弥补这些差距。(9)提高学生自评的能力。(10)承认所有学生在各个方面的成就。每一个学生都是独一无二的,教师要善于捕捉学生的闪光点,为学生提供展示自我的平台。
  二、智慧课堂质量评价指标
  构建智慧课堂评价体系要明确智慧课堂评价指标,并参照评价指标制定评价方案,通过评价反馈改进课堂教学和线上线下学习。智慧课堂的成功离不开智慧化的学习环境、个性化的自主学习、专业化的教师、优质化的微课、驱动性的课堂项目学习和探究性的翻转课堂教学,具体评价指标详见表1。
  1.智慧化的学习环境
  智慧化的学习环境是指利用信息技术创造一个使学习者的智慧能力得以充分发展的学习时空环境[7],为学生打造更灵活的学习空间,通过模拟现实世界的工作和社会环境,培养学生适应未来工作的能力,为小组亲自动手实践任务提供便利。智慧化的学习环境是智慧课堂教学的基础。从智慧教学系统平台可以精准地获得学生学习过程的数据,实现根据学习者的学习目标和学习方式即时调节的智能交互模式[8]。通过创造教師、学生与平台之间实时交互的环境,一方面可以实时追踪学生学习的进展和学习效果,另一方面通过线上互动学习,使学后立即应用成为现实,促进了学习个体的合作创新和互利共赢。教师可以通过后台的统计数据,修订教学计划,改进教学方法,创新课堂文化。评价智慧化的学习环境不仅要衡量智慧教学系统平台的应用、实时交互水平、智能终端等外部数字化学习环境,还要考量学生内部的学习氛围能否促进学生更积极地参与学习任务并引发学生主动思考。   2.个性化的自主学习
  学习性评价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学业水平差的学生提高学习成绩,因此对学生自主学习能力的评价主要是看学生是否能够利用反馈来提高学业水平,加强自身的数字素养、自我监控的意识和终身学习的能力。
  学生初次接触线上教学时,会十分迷茫,不知道如何甄别有价值的信息,教师要承担起导学的角色,为学生搭建好学习脚手架,向学生提供与学习任务相关的方法和技巧。通过让学习者填写学习单获悉学习者对相关预备知识的了解情况,促进学习者对学习过程的反思[9]。培养学生的思辨能力和高阶思维能力,使学生具有自觉思考的愿望和能力,能够主动收集和加工获取的有益信息并得出有说服力的结论。教师通过后台的大数据对个人或群体的学习行为进行研究和诊学,对教学内容和方法做出动态的调整和改进。同时向学生提供灵活多样的网络学习资源,允许学生根据自己的学情自定步调,自主制定个性化的学习计划,采用多样化的项目成果展示形式,从而提高学生的自我监督、自我评价和创造性思维能力。
  3.专业化的教师
  在智慧学习的互联网+教学时代,教师不仅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较强的科研能力和创新能力,还要具备一定的信息化素养,了解并尝试在教学中使用新技术和新方法,促进更有效和更具参与性的学习[10],知道从哪里获取未知的知识和有用的资源,培养良好的交际能力,利用社交媒体与学生、家长沟通交流互动,开展家校合作;扮演终身学习的角色,参加专业的知识和技能的培训,开展多学科协作教学和校际合作教学实践,鼓励双师同堂和个性化教学,支持学生运用跨学科知识解决现实中的问题。建设教学创新团队,依靠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共同设计和建设网上学习资源和课堂项目活动,做到真正的资源共享。教师要具有使用大数据的能力,即教师能够有效利用学生的学习数据进行推理和分析并做出教學决策,形成数据智慧,从而改进教学计划和学生的学习方式[11]。
  4.优质化的微课
  微课是智慧课堂中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无论是MOOC、翻转课堂,还是混合学习,都离不开优质化的微课。这些学习方式的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微课能否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增强学生学习的动力、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因而微课要符合学生的学习认知和心理特征,适合学生的实际学习水平,满足学生的学习需求,注重对学生思维的引导、启发和锻炼,实现预期的教学目标和教学效果。对微课教学效果最好的检验就是学生在智慧课堂上的表现,教师可以通过翻转课堂上的情境活动、辨析讨论等环节验证学生课前的自学效果。学生能否将课前从微课学到的知识有效地吸收内化,能否将所学的知识应用于实践,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微课的质量。因此学生观看微课的点击率、学生对微课的评价以及课堂表现是微课实际应用效果的体现。
  5.驱动性的课堂项目学习
  项目学习是深度学习的重要方法之一。它是指学生从规划和调查研究一个感兴趣的驱动性问题的过程中获取知识与技巧的教学方法。教师将分析和应用的知识点设计成具有一定挑战性的课堂项目学习活动,让学生规划项目方案,分工协作,运用线上学习的知识点解决真实情境中的问题。教师提供一定的帮助和指导,让学生参与到可持续、严格而深入的探究过程中,培养学生动手实践、独立思考、团结合作的能力,同时让小组成员自由选择研究内容,提出项目目标,自主决定项目的创造成果和呈现方式,鼓励学生通过开展调查研究获取信息,通过学生的课堂表现和项目最终呈现的作品检验学生自主学习的效果,评价更测重学生解决问题的能力,创造、创新能力和沟通协作能力,而不仅是信息记忆的能力[10]。作品展示结束后学生要对项目实施的过程进行反思和修正,并寻找项目以外应用新知识和新技能的新方法,从而将新的知识和技能内化吸收。
  6.探究性的翻转课堂教学
  翻转课堂是智慧课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学生与教师直接沟通和交流的最佳时机。翻转课堂的教学活动是检验微课质量、学生自主学习的效果以及促进学生知识吸收内化的重要手段。翻转课堂使教师由原来的知识灌输者变为微课资源的设计开发者、课堂活动的组织者和引导者。教师可以通过系统平台学生的疑问、学生的课前评测来设计课堂探究项目,通过课堂互动中的讨论、思辨、质疑和反思来检验学生的学习效果,并通过学生的课堂表现和网络评价及时对教学进行诊断、调整和改进。翻转课堂通过高质量的教学活动将混合式学习、合作学习、探究式学习融合在一起,使学生的课前学习内容与课堂项目相结合,是学生综合能力的再现场,教师能够在翻转课堂上综观学生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沟通协调能力、语言表达能力、分析总结能力等综合应用能力。同时,学生通过同伴互助与互评、讨论与启发、分享与反思,实现进步和成长。
  三、智慧课堂评价体系的构建
  智慧课堂旨在利用信息技术培养全面发展的智慧人才,促进学生核心技能的发展。根据学习性评价理论,将智慧课堂评价分为学习评价、教学评价和学习环境评价三个层面。
  1.学习评价
  学习评价包括进步性评价和发展性评价两个层面。进步性评价关注智慧课堂在学习成就、学习动机、学习参与、学习互动等方面对学生的影响。学业成就是评价智慧课堂的一个重要指标。通过智慧课堂的实践,学生的学习状态、学业成绩、动手能力是否得到提升,教师的反馈能否帮助学业水平较差的学生取得进步,反馈能否促进思考的发生,这些都必须列入学习评价计划。任何评价学业成就的标准必须公开透明,让学生清楚地了解他们的学业目标并知道成功实现这些目标的意义。因此,学习动机尤为重要。要促进学生的学习动机,就要看智慧课堂能否提高独立学习的自我效率,能否培养学生深入学习的内在动力,能否满足学生对提升能力和自主性的需求。同时,学习动机会促进学习参与。智慧课堂使学生有机会参与主动学习。无论是混合学习、翻转课堂或是项目学习,学生课前都必须通过学习线上学习材料来准备课堂活动,因此学生是否主动参与课堂活动、与同伴一起讨论、交换意见和解决问题,学生的自信心是否提升都是评价学生参与的重要指标。学习参与性的提高势必促进学习互动的增加。学生在智慧学习环境中的互动要明显高于传统课堂,因为教育技术的应用不仅使互动空间从课上延伸到课外,还使互动对象从师生、生生扩展到师生与学习内容的互动。学习互动会促进同伴合作,增强个体责任,培养自我监督的意识,提高自我评价和同伴评价的能力。进步性评价应注重个体的成长和知识的掌握程度,强调学生在学习过程中付出的努力,教师要事先帮助学生建立自我参照目标,使学生在同伴互评和自我评价过程中不断弥合当前水平与目标水平的差距。   过去的终结性评价注重信息记忆能力和应试能力,而现在的学习性评价则侧重于对学生提出问题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应用能力、推理能力、创新、创造能力的评价,强调目标定向和自我认知,这些都是发展性评价的内容。教师的关注点是学生的进步和发展,进步不仅是学业成绩的提高,还应该包括心智的成长、与人沟通合作的技能、自我管理、自我监督的意识、真实的评价技能等等。因此,教师要根据智慧教学系统中学生的学习数据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学习能力、学习偏好等做出及时具体的反馈,反馈不能只体现在分数上,而应该形成书面性的评价,并提出相应的改进措施。这样学生就可以根据教师的反馈对自己的学习进行客观性的反思和再认识,正确理解学习目标并知道需要做什么来实现这些目标,从而优化学习方式,提高学业成就。这一自我认知的过程也是自我评价的过程。除了根据教师反馈做出自我评价,还可以通过同伴评价来应用课堂所学的技能并正确认识自我的优势与不足。与教师反馈相比,同伴之间没有距离感,因而同伴评价更能引发深入讨论,沟通也更加自如。
  2.教学评价
  教学评价实际上是对教师专业知识、专业技能和专业素质的考量。智慧课堂是教师信息化素养的再现场。新时代的教师要学会利用信息化工具制作微课、学会大数据分析、学会如何驾驭翻转课堂、学会如何利用互动检验学生对知识的掌握和运用情况。翻转课堂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微课能否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增强学生学习的动力,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因而教师要了解学生的学习需求和心理特征,提前规划学生需要的学习能力,了解学生的学习进程和学习成果,并持续改进教学设计,促进学生的学习进步和学习目标的达成。
  3.学习环境评价
  智慧课堂学习环境的评价包括学习平台界面是否具有亲和力、网络是否流畅、课堂文化是否积极向上、教师驾驭智慧课堂的信息技术水平等等。学生在智慧课堂里是具有共同目标的学习共同体,要营造一个和谐、公平、舒适、团结、积极的智慧学习氛围,通过互动、合作与反思逐步形成相互尊重、相互支持的学习风气。教师要借助智慧教学手段,培养学生独立思考、主动探究、团结协作的品质,重设学习空间,教会学生自主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必要时提供一定的帮助和指导,提出改进意见。
  四、智慧課堂评价的特点
  1.评价内容多样化
  学生对知识的掌握体现在教师全部的教学环节中。因此,智慧课堂的评价内容应包括线上自主学习和线下课堂教学的所有学习材料、学习数据和学习成果。教师可以根据学生线上线下的学习活动设立考核指标。此外,在分析数据的过程中,不仅要评估这些显性数据,还要深入挖掘学生的学习动机和学习风格、教师的教学风格、校园文化等隐性数据,增强教师对各种数据的敏感度,熟练运用评价工具和统计软件,并根据评估结果不断改进教学方法。
  2.评价方式过程化
  当前,国内的智慧课堂研究大多采用传统的教学评价方法,如期末考试等终结性评价或对智慧课堂效果的调查与访谈,而对学生线上自主学习和线下课堂合作学习的过程性评价鲜有论及。智慧课堂评价除终结性评价外,还要关注在线评价和过程性评价。通过过程性评价,可以对学生的学习行为、学习方式做出即时的诊断,对学生的学习状况做出及时的评估和干预,并根据学生的需求精准推送学习资源,预测学习发展趋势,创新教学方法。
  3.评价标准精准化
  无论是线上学习还是线下学习,各种评价都要明确具体,比如对学生的学习评价包括学生自评、同伴评价、标准化测试、反馈、教师对学生的评价等等。教师要事先帮助学生了解评价标准,并举例说明如何在实践中达到这些标准,通过让学生参与同伴评价和自我评价,将自己当前的水平与标准的水平进行比较,制定改进计划,并采取行动弥补差距。教师对学生的学习证据进行分析,从而掌握学生的学习状况和学习效果,诊断学生学习中存在的问题,提出建设性的改进建议。
  4.评价主体多元化
  智慧课堂教学效果的评价应涵盖对学习环境的评价、对教师的评价和对学生的评价。对学习环境的评价包括微课制作水平和效果、网络平台的应用、实时交互水平等,其评价主体包括学者、教师以及学生本身。对教师的评价包括考核教师的教案、教学大纲、讲义、集体备课、课堂教学、实践指导等,其评价主体包括同行专家、学者、同科教师和学生。对学生的评价包括网上自主学习、课堂表现、个人展示等等,其评价主体包括教师、同伴和学生本身。可见教师与学生共同参与构建评价体系、标准化的评价指标、过程化的评价模式、平等的评价关系、精准化的评价结果是智慧课堂质量评价机制的重要标志。
  随着教育信息化的不断发展,慕课、微课等教学模式对现代教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教学模式的变化倒逼教师教育教学观念和评价模式发生变化。线上教学与线下翻转课堂教学的衔接与整合,使教学方法更关注学生的学习方式和创造性活动,教学目标更注重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求,评价方法更加注重过程性和匹配性。教师在实施智慧课堂的同时,必须适时适度适需地构建高效智慧课堂评价指标体系,有了这些具体的评价指标,才能增加学生的高度认知投入,才能进一步促进有意学习和掌握学习,从而实现创新教育和智慧教育。
  参考文献
  [1] Sadler,D.R.Formative Assessment and the Design of Instructional Systems.Instructional Science 18:119-144(1989).
  [2] Black Paul& Wiliam Dylan.Inside the Black Box:Raising Standards through classroom Assessment. Phi Delta Kappan,Oct1998.
  [3] Black Paul,Harrison Christine,Lee Clare,Marshall Bethan,William Dylan.Working Inside the Black Box:Assessment for Learning in the Classroom.Phi Delta Kappan.Sept2004 v86 i1p8.
  [4] Stiggins Rick.From Formative Assessment to Assessment for Learning:A Path to Success in Standards-based Schools.The Phi Delta Kappan,Vol.87,No.4(Dec.2005).
  [5] 丁邦平.从“形成性评价”到“学习性评价”课堂评价理论与实践的新发展[J].课程·教材·教法,2008(09).
  [6] Assessment Reform Group(ARG).Assessment for Learning:10 Principles [DB/OL].University of Cambridge:Assessment Reform Group.http://www.qca.org.uk/qca4336.aspx,2002.
  [7] 祝智庭.智慧教育新发展:从翻转课堂到智慧课堂及智慧学习空间[J].开放教育研究,2016(02).
  [8] 李馨.翻转课堂的教学质量评价体系研究[J].电化教育研究,2015(03).
  [9] 董黎明,焦宝聪.基于翻转课堂理念的教学应用模型研究[J].电化教育研究,2014(07).
  [10] 梅瑞尔.玩具、原则和数字化学习[J].开放教育研究,2016(01).
  [11] 许芳杰.数据智慧:大数据时代教师专业发展新路向[J].中国电化教育,2016(10).
  [作者:温彤(1980-),女,辽宁本溪人,廊坊师范学院外国语学院,讲师,硕士。]
  【责任编辑  郑雪凌】

相关

相关

相关

  • 如何提高政治教学的有效性

  • 如何提高中学数学作业质量的思考

  • 浅谈小学德育教育

  • 体育教学中多媒体课件的运用

  • 浅析中学语文“学案教学法”操作步骤与改进

  • 在初中英语教学中如何实施素质教育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