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化媒体对身体意象的影响

》首页 》 艺术论文 》社会化媒体对身体意象的影响
作者:无, 字数:20728

  摘 要:本文以《大学生身体形象的调查问卷》数据为基础,采用OLS分层回归,并介入自我效能与自我身体意识客体化辅助变量,考察微信卷入度对大学生身体意象的影响。研究发现,在身体意象的两个维度(外表评价、身体满意度)中,微信卷入度对外表评价有正面的影响,对身体满意度则无影响;自我效能对身体意象的两个维度均产生显著影响;客体化程度对外表评价有影响,却对身体满意度无影响;自我效能与客体化在身体意象和微信卷入度关系中并未起到中介作用。最后,对如何避免大学生身体意象处于消极状态,保持身心健康提出了建议。
  关键词:社会化媒体;微信卷入度;身体意象;自我效能;客体化
  中图分类号: G2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8122(2020)10-0122-07
  一、引 言
  梅洛维茨认为,新媒介通过改变各类社会人群所接触的场景类型,继而改变了人们对各种社会角色的认识,同时新媒介引发社会环境的变化,最终改变人们的行为[1]。社会化媒体自出现以来,就迅速成为社会生活的一部分,给人们的心理和社会环境带来了变化。社会化媒体使用如何影响人们对自我身体形象的认知,对个体身体意象的影响积极或是消极,值得深入探讨。
  身体意象(Body Image)是个体形成对自己身体的心理图画,包括对身体生理和心理功能的认知、态度以及对行为的影响[2]。当前国内外学者多从传统媒体的视角研究媒体对年轻群体的身体意象影响,研究结果强调了媒体对年轻群体的身体意象有负面影响。Morrison,T.G.、Kalin R和Morrison,M.A.针对1 543位青少年研究发现,个体同媒体上的理想形体进行社会比较的数量越多,范围越广,其对身体意象的影响会越消极,并且会增加个体对身体意象的投入[3]。Jones的研究表明,青少年男女和同伴或者媒体模特的体重进行比较会加深对自己身体的不满度,因此,当个体和理想形象进行比较时,会对自我评价产生消极影响[4]。Nichter等的研究发现接触媒体提供的理想瘦形象与女性身体不满意之间是有关联的[5]。羊晓莹、陈红等认为在身体意象上高比较倾向的女性比低比较倾向的女性更易受媒体的负面影响[6]。较之传统媒体对身体意象的研究,社会化媒体对身体意象影响的研究仍显单薄。不同的媒介使用会产生不同的结果[7],社会化媒体的使用是否也会对年轻群体的身体意象产生负面影响,有待进一步验证。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社会化媒体越来越成为沟通的社交平台,用户通过社交媒体获取理想体像的各种宣传与信息,并在与他人互动中产生比较。因此,社会化媒体的卷入度难免会对大学生的身体意象产生影响,探讨身体意象与社会化媒体使用之间的关系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微信已成为重要的社会化媒体,在人群中的普及率较高,截至2019年6月30日,微信的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过11亿[8]。本文从微信卷入度的视角考察社会化媒体对身体意象的影响,同时考虑与身体意象密切相关的被试者的自我效能以及客体化程度两个因素,实证地研究社会化媒体、自我效能以及客体化对大学生身体意象的影响。
  二、研究方法
  (一)数据来源
  通过随机抽样方法,对上海某高校400位在校大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最终获得有效问卷308份。
  (二)测 量
  本文涉及的量表包括微信卷入度、自我效能、身体意象、客体化四个量表。每个量表都涉及若干指标,经加权转换,得出微信卷入度、自我效能、身体意象、客体化程度的综合指标,并提出和论证以下五个假设:
  H1:微信卷入度与大学生身体意象正相关;
  H2:自我效能与大学生身体意象正相关;
  H3:客体化程度与大学生身体意象正相关;
  H4:自我效能对大学生身体意象和微信卷入度的关系起到中介作用;
  H5:客体化在大学生身体意象和微信卷入度的关系中起到中介作用。
  1.微信卷入度
  卷入(Involvement)概念最早是由Sherif和Cantril两人在1947年提出[9]。它首先是一个社会心理学的概念,随后该概念被广泛应用于其他研究领域,如扩展到广告心理学、组织行为学、消费者行为学等领域。卷入度的内涵逐步扩大,在不同的领域中有着不同的具体定义,在不同的卷入结构的基础之上也发展出了不同的分类方法和相应的测量工具。而具体到媒体卷入度,一般是指个体被媒体所传播信息的唤醒程度,唤醒程度的高低影响个体对传播信息内化的高低。本文根据研究内容以及卷入度的测量规范和內涵,从受众对微信的依赖程度(微信依赖程度)、受众平时浏览微信好友信息的频率(微信浏览频率)以及受众使用微信发布自己信息的频率(微信使用活跃度)三个维度来考察微信卷入度。
  2.自我效能
  自我效能(SelfEfficacy)指人对个体是否能够成功地进行某一成就行为的自我主观判断。成功的经验会增强个体自我效能感,反复的失败则会降低自我效能感。目前比较通用的自我效能感量表是由德国临床和健康心理学家Ralf Schwarzwer 教授和他的同事在1981年编制完成的,一开始为20个项目,后来修正为10个项目[10]。本文以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为基础,采用1-5评分,区别原有的1-4评分。
  3.身体意象
  身体意象的研究维度至今没有定论,许多研究者根据自己的研究结论编制了相应的测量工具,使得现有的研究中关于身体意象的专门测量工具较为繁杂。针对具体的研究内容,研究者选取适合的研究工具才能得到正确结论。目前,问卷调查法是测量身体意象较常用的方法,一般为4-7级量表,分为封闭式和开放式问卷两种。本文结合研究目标假设和内容,采用外表评价、身体满意度两个维度来考察身体意象。   4.客体化
  客体化(Objectification)是指个体(通常指女性)以第三人(观察者)的视角看待自我身体、身体部位或器官,最终使身体沦为纯粹的工具或被视为能够代表个体本身。客体化身体意识的焦点是外貌,客体化的个体会习惯性地监视自己的身体,并将其与社会上理想体型进行比较。本文根据客体化的内涵与特征,采用Fredrickson和Roberts等人编制的自我客体化问卷[11],并结合本文的研究内容进行了适当的调整。
  三、研究发现
  (一)大学生的微信卷入度
  如表1所示,从整体上看,大学生的微信使用卷入度一般(均值2.76,标准差0.32),目前处于中度状态。在微信卷入度的三个测量维度中,排在首位的是“微信浏览率”,其均值为3.0,标准差为0.79;其次是“微信依存度”,均值是2.87,标准差是0.58;排在第三的是“微信使用活跃度”,均值是2.33,标准差是0.74。
  在“微信依存度”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如果有一会儿不能登入微信,您会感到与人失去了联系”,均值为3.46,标准差是1.05;排在第二的是“过去一周中,您平均每天花在微信上的时间大约有多长”,均值是3.39,标准差是1.39;排在第三的是“如果不能使用微信,您会感觉没有了社交生活”,均值是3.32,标准差是1.14。
  在“微信浏览率”中,排在第一位的是“每天您朋友圈中更新的状态和信息,您大约会阅读多少条”,均值高达4.43,标准差为1.48;排在第二位的是“每天您朋友圈中其他人更新的信息您会点赞多少条”,均值是2.26,标准差为0.94;排在第三位的是“每天您微信公众号和订阅号中的文章,您会阅读多少篇”,均值是2.25,标准差为0.91。
  在“微信使用活跃度”中,排在第一位的是“您在朋友圈发布状态的频率”,均值是2.54,标准差是1.01;排在第二位的是“您在朋友圈发布照片的频率”,均值是2.36,标准差是0.86;排在第三位的是“您多久更新一次头像”,均值是2.09,标准差是0.71。
  (二)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
  如表2所示,我国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较高,整体均值达到3.54,标准差为0.541。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如果我尽力去做的话,我总能解决问题”,均值是3.94,标准差为0.797;排在第二位的是“如果我付出必要的努力,我一定能解决大多数的难题”,均值是3.88,标准差为0.770;排在第三位的是“有麻烦的时候,我通常能够想到一些应付的方法”,均值为3.84,标准差为0.686。
  (三)大学生的身体意象
  如表3所示,我国大学生的身体意象较为乐观,整体均值为3.13,标准差为0.43。在身体意象测量的两个维度中,身体满意度均值为3.22,标准差为0.62,外表评价均值为3.00,标准差为0.38。
  在“外表评价”中,排在第一位的是“我觉得大多数人认为我长得好看”,均值达3.98,标准差为0.70;排在第二位的是“我不喜欢自己的身材”,均值是3.33,标准差是0.90;排在第三位的是“我喜欢合身的衣服”,均值是2.99,标准差是0.89。
  在“身体满意度”中,排在首位的是“整体外表(身材比例是否合、匀称)”,均值是3.47,标准差是0.85;排在第二位的是“头发(颜色、厚度、密度)”,均值是3.45,均值为0.99;排在第三位的是“脸(五官、肤色)”,均值是3.38,均值为0.78。
  (四)大学生身体意识的客体化程度
  从整体上看,大学生身体意识客体化程度较高,整体均值为3.02,标准差为0.36,说明大学生比较在意自己的身体形象和外貌,具体如表4所示。
  本文首先采用Pearson相关性分析方法,初步考察微信使用卷入度、自我效能、身体意象以及客体化之间的关系。如表5所示,通过相关性分析,发现自我效能、身体意象和客体化三者之间存在着明显相关性。
  接下来,本文采用OLS分层回归,具体考察微信卷入度、自我效能、自我身体意识客体化对大学生身体意象的影响程度,分析结果如表6所示。
  在人口统计学的变量中,性别(β=0.177,p<0.05)对大学生身体意象的身体满意度维度产生影响,大学女生比男生的身体满意度高。专业(β=0.077,p<0.05)对大学生身体意象的身体满意度维度产生影响,理工科学生的身体满意度高于文科学生。家庭收入则对大学生身体意象的两个维度(外表评价、身体满意度)均不产生影响。
  当控制了人口统计学变量后,微信卷入度的各个维度对大学生身体满意度均不产生影响。微信依存度(β=-0.078,p<0.05)对外表评价产生负面影响。微信使用活跃度(β=0.095,p<0.01)则对外表评价产生显著正向影响。研究假设一,微信卷入度与大学生身体意象正相关,得到部分支持。这说明,微信卷入度的各个维度对大学生身体意象产生着不同的影响。
  当控制了人口统计学变量、微信卷入度等变量后,自我效能(β=0.228,p<0.001)对大学生的外表评价影响显著,同时自我效能(β=0.509,p<0.001)对大学生的身体满意度也产生显著影响。研究假设二,自我效能感与大学生的身体意象正相关,得到验证。
  当控制了人口统计学变量、微信卷入度和自我效能等变量后,客体化程度(β=0.145,p<0.05)对外表评价产生影响,但对身体满意度不产生影响。因此,研究假设三,客体化程度与大学生的身体意象正相关,得到部分支持。
  关于大学生身体意象和微信卷入度的两个中介变量(自我效能、客体化)的验证,本文采用Sobel检验,首先验证微信卷入度能否通过自我效能这个中介变量对身体意象产生影响,得出Z=0.72678526,P>0.05。因此,自我效能的中介效应不明显。研究假设四,即自我效能对大学生身体意象和微信卷入度的关系起到中介作用,未能得到支持。接下来,用同样的方法验证客体化是否是大學生身体意象和微信卷入度的中介变量,通过Sobel检验,Z=-1.13319976,P>0.05,因此,客体化的中介作用也不明显。研究假设五,即客体化在大学生身体意象和微信卷入度的关系中起到中介作用,也未能得到支持。   四、结论与讨论
  社会化媒体的普及和应用,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影响着人们的心理体验和生活环境。本文从微信卷入度这个角度,考察了社会化媒体与身体意象之间的关系。同时,根据自我效能理论和客体化理论,研究了微信卷入度、自我效能、客体化与大学生身体意象的关系。本文应用PASW Statistics 18.0 作为统计分析软件,对假设进行了Pearson 相关性分析和OLS分层回归分析,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微信接触和使用对大学生身体意象能够起到积极影响。
  研究发现,微信卷入度的三个维度(微信依存度、微信浏览频率、微信使用活跃度)对身体意象中的身体满意维度均不产生影响。微信依存度对外表评价维度产生负面影响,而微信使用活跃度则对外表评价维度产生显著正向影响。这一结果表明微信卷入度的各个维度对大学生身体意象产生不同的影响。之前的研究结果多强调的是传统媒体对年轻群体身体意象的消极影响,媒介接触和使用对女性的身体意象负面影响高于男性[12]。而本文研究发现,社会化媒体对大学生身体意象能起到积极的作用,同时,对大学女生身体意象的积极影响高于男生。这也进一步验证了不同的媒介使用产生不同的结果。
  第二,微信已成为大学生重要的社交媒体,微信卷入度与身体意象之间存在着复杂的影响因素,需要进一步厘清二者之间的关系。
  从整体上讲,大学生的微信卷入程度中等偏上。在考量微信卷入度的三个维度中,微信浏览率得分最高,均值达到3.0。并且大学生的微信使用每天平均时间较长,如果有一段时间不能登录微信,他们普遍感觉与人失去联系。这说明微信已经成为大学生社交生活的重要工具,大学生普遍已经习惯通过微信来了解信息。在这次调查中发现,微信在大学生中的普及程度非常高,达到98%以上。大学生普遍认为他们的朋友圈中有一部分人不使用微信,而使用其他的社会化媒体,如微博、QQ等。大学生群体通过微信发布自身信息的频率偏低,对有关自身身体形象的照片发布较少。大学生一方面依赖微信获取他人信息,从而进行社交活动,另一方面,又不愿意过多地发布自己的信息,特别是有关自身身体形象方面的信息。这种矛盾降低了大学生的微信卷入度对身体意象产生显著影响的可能性。
  第三,自我效能对大学生身体意象的积极影响显著。
  大学生普遍对自己的身材外貌感到自信,认为自己比他人外貌好看的比率也比较高。对头发、脸和整体外表的满意度最高。研究发现,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很强,认为自己只要付出努力就能有效地解决大多数问题,并且相信自己具备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能力。通过分析发现,自我效能对大学生的身体意象产生明显正向影响。自我效能越高,大学生的身体意象满意度越高,反之则身体意象满意度低。我们可以通过增强大学生的自我效能感来提高他们的身体意象满意度,防止由于过低的身体意象满意度而产生的自卑、焦虑、厌世悲观、厌食等状况的出现。因为一旦出现这些状况,会严重危害大学生的心理和身体健康。
  第四,大学生的自我客体化程度较高,需要防范其可能对大学生身心健康造成的危害。
  研究结果显示,大学生的自我客体化程度较高。大学生群体十分重视身材外貌,习惯性地监视自己的身体外貌,并与社会理想体型外貌进行比较。客体化程度高,意味着重视外貌身材而忽视其他,并且容易产生与他人相比较的心理,是一种不健康的心理状态。通过分析得出,客体化与身体意象和自我效能都存在着显著相关性。因此,要进一步探讨如何调节和平衡三者之间的关系,让大学生的自我客体化程度、身体意象满意度和自我效能感都处在一个较为有利于身心健康的状态下。
  本研究在以下几方面也存在不足:首先,本文针对大学生进行调查研究,调查样本涉及到各年级、专业、不同地区、不同家庭收入,具有一定的代表性,但对身体意象、客体化等概念测量存在不足,不能完全满足研究需要;其次,对客体化、身体意象和自我效能三者之间的关系需要进一步厘清,找出三者之间的影响机制;再次,本研究在社会化媒体中只选用了微信,在以后的研究中需要扩展到其他社会化媒体;最后,在未来的研究中,需将研究对象由大学生群体拓展到一般群体。
  参考文献:
  [1](美)梅罗维茨著.肖志军译.消失的地域:电子媒介对社会行为的影响[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2:32.
  [2]Schilder P.,The Image and Appearance of the Human Body.New York:International Universities Press,1950:78-112.
  [3]Morrison,T.G.,Kalin R. & Morrison,M.A.,“Bodyimage evaluation and bodyimage investment among adolescents: a test of sociocultural and social comparison theories,” Adolescence,vol.39,no.155,2004,571-592.
  [4]Jones,D.C.,“Social comparison and body Image: Attractiveness comparisons to models and peers among adolescent girls and boys,”Sex Roles,vol.45,no.9,2001:645-664.
  [5]Nichter M.,“Hyper and weight,”Medical Anthropology,vol.13,no.3,1991:249-284.
  [6]羊曉莹,陈红等.社会比较在媒体对女大学生身体意象影响中的作用[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0(1):51-68.   [7]Tyler,T.R.,“Is the Internet changing social life?It seems the more things change,the more they stay the same,”journal of social Issues, no.58,2002:195-205.
  [8]腾讯公司业绩报告.腾讯2019年业绩中期报告[EB/OL].2019-06.http://www.tencent.com/zhcn/content/ir/rp/2015/attachments/201501.pdf,2015-06-30.
  [9]Sherif Muzafer, Cantril Hadley,The psychology of ego-involvements: Social attitudes and identifications,US: John Wiley & Sons Inc,1947:348-385.
  [10]R.Schwarzer,Selfefficacy: Thought control of action,Washington D.C.:Hemisphere,1992:195-213.
  [11]Fredrickson B.,Noll S.,Roberts T.,Twenge J.,Quinn D.,“That Swimsuit Becomes You: Sex Differences in SelfObjectification,Restrained Eating,and Math Performance,”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no.75,1998:269-284.
  [12]Knauss C.,Paxton S.J. & Alsaker,F.D.,“Relationships amongst body dissatisfaction,internalisation of the media body ideal and perceived pressure from media in adolescent girls and boys,”Body image,vol.4,no.4,352-360.
  [責任编辑:武典]

相关

相关

相关

  • 建筑工程施工类课程改革探讨

  • 高等教育质量观的树立及质量保证措施

  • 模块式教学法在医学遗传学课程中的应用

  • 基于APP技术的创客教学法的发展优势

  • 小组合作学习在中职学前教育专业教学中的应用

  • 面向卓越计划的电子工艺教学模式的探索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