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硅谷“八叛徒”的叛逆史

》首页 》 艺术论文 》美国硅谷“八叛徒”的叛逆史
作者:无, 字数:12381

  20世纪60年代末,硅谷的IT公司巨头们在开会时发现,9成以上的人都曾在仙童公司工作过。仙童公司成就半导体产业的做法并非靠自身发明了多少产品,创造了多大的市场,而是靠不断地分离出子公司和孙公司,让半导体公司在旧金山湾区遍地开花。截止到2017年,从仙童公司直接和间接分离出去的大中型公司多达近百家,它们包括英特尔、AMD等知名公司。另外,今天苹果公司第三位创始人、公司第一任董事长马库拉也来自于仙童公司。这很大程度上要感谢肖克利和他带来的“八叛徒”。
  仙童公司的8个“叛徒”中,包括发明集成电路的诺伊斯,提出了摩尔定律的摩尔,以及著名的风险投资基金凯鹏华盈的创始人克莱纳,而另外5个人也都不是等闲之辈。那么,这8个人为什么会被冠以了“叛徒”这一颇不光彩的头衔呢?这就得从他们最初的老板肖克利说起。
  1947年,肖克利发明了晶体管,同时巴丁和布莱顿也发现了一种三极管。从此,人类进入半导体时代。1956年年底,肖克利和巴丁、布莱顿一起荣获诺贝尔物理奖,这也使得他新成立的小公司名声大振。但是,获得诺贝尔奖也让原本就傲慢专横的肖克利变得更加唯我独尊。
  诺伊斯和摩尔等人在加入肖克利半导体公司时,其实忽略了一个不难注意到的细节,即肖克利招来的员工里并没有他原来贝尔实验室的同事。肖克利是个非常有个性的科学家,很难共事,贝尔实验室的同事都知道他的这一不足之处,以至于大家不愿意跟随他创业。肖克利将努力的方向放在降低晶体管成本,而不是研制新技术上。按照他的设想,如果晶体管的价格能降低5美分,就将形成巨大的市场,事实上直到20世纪80年代以后才能做到这一点,而此时的世界半导体市场早已被集成电路主导了。
  公司办到第二年,摩尔等7人实在忍受不了肖克利的独裁作风,打算集体“叛逃”,在“叛逃”之前他们去劝说公司的二号人物诺伊斯和他们一起走。出乎他们的意料,诺伊斯马上爽快地答应了,因为他也在肖克利手底下受够了。早在1956年,诺伊斯就发现了半导体的隧道效应,但是因为和肖克利不和而导致研究成果未能发表。第二年,日本科学家江琦发表了类似的研究成果并因此获得1973年的诺贝尔奖。
  “八叛徒”
  诺伊斯和摩尔等人准备离开肖克利的公司另起炉灶单干,但是却没有资金。这8人中的克莱纳,写信给他父亲的投资管理人,希望获得投资。正巧那位投资人已经辞职,这封信转来转去,最终转到一位名叫阿瑟·洛克的年轻投资人手里。洛克当时只是一个传统的财产管理人,不过他对新兴的半导体很有兴趣,于是说服了自己的老板科伊尔,两人一起来到旧金山和诺伊斯等人会面。由于来得匆忙,洛克和科伊尔根本没有准备合同,所幸的是科伊尔脑子转得很快,当即掏出10张一美元的钞票,放在桌子上说:“我没有准备合同,但是大伙在这上面签个名,算是我们的协议!”接下来,信息行业伟大的时刻来到了,诺伊斯、摩尔、洛克和科伊尔等10人分别在这10张钞票上签了名。这10张钞票后来很多已经丢失,但其中的一张保存在斯坦福大学图书馆里,成为硅谷诞生的历史见证。
  根据诺伊斯和洛克等10人商量的结果,诺伊斯等人要创办一家新的制造晶体管的公司需要融资150万美元,这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在一连串的碰壁之后,洛克终于找对了方向——IBM当时最大的股东菲尔柴尔德家族。
  菲尔柴尔德家族的上一辈是资助老沃森重组IBM的,因此这个家族是IBM最大的股东。当然,在说服菲尔柴尔德的过程中,诺伊斯一番简短的话也起了作用,他是这样形容未来的半导体产业的——诺伊斯讲,这些本质上是沙子和金属导线的基本物质将使未来晶体管材料的成本趋近于零,于是竞争将转向制造工艺,如果菲尔柴尔德投资,他将赢得这场竞争。届时,廉价的晶体管将使消费电子产品的成本急剧下降,以至于制造它们比修理它们更便宜。菲尔柴尔德显然是听懂了诺伊斯在1957年对即将到来的信息时代特征的描述。
  诺伊斯等人都是技术出身,对股权没什么概念,当时也没有风险投资的股权结构可供参考,因此这8个人就委托洛克设计了未来公司的股权结构:公司分为1325股,诺伊斯等人每人100股,洛克和科伊尔所在的海登-斯通投资公司占225股,剩下300股留给公司日后的管理层和员工。菲尔柴尔德给即将成立的公司一笔138万美元的18个月贷款,作为回报条件,他不占股,但是拥有对公司的决策权(投票权),并且有权在8年内的任何时间以3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所有股份。
  1957年9月18日,他们8人向肖克利提交了辞职报告。肖克利当时大怒,称他们为“八叛徒”。因为在肖克利这位旧式科学家看来,他们的行为不同于一般的辞职,而是学生背叛老师。在加入公司之前,这8个人除了诺伊斯有一些晶体管的研究经验外,其他人都是在他的指导下才掌握了晶体管技术,因此在他看来这如同欺师灭祖。
  创立仙童公司
  “八叛徒”新成立的公司叫作仙童公司。诺伊斯是这8个年轻人的头领,大家都希望诺伊斯担任总经理,但是他只想負责技术。于是八叛徒决定找一个职业经理人来做管理工作,在找到这个人之前,克莱纳因为联系过融资,是沟通投资人和8个创始人的桥梁,因此就临时当了几天总经理,在找来爱德华·鲍德温担任总经理之后,便辞去了这个职务。
  接下来的一切,比他们所有人预想的都顺利得多。由于诺伊斯等人掌握的技术先进,仙童公司很快就拿下了美国当时正在研制的女武神超音速轰炸机的晶体管合同。一炮打响之后,仙童公司便拿下了很多军工晶体管合同。随后,仙童公司通过菲尔柴尔德的关系,拿下了IBM正在研制的晶体管计算机的晶体管合同,这确立了它在世界半导体行业的领先地位。到了1958年底,公司一派兴旺,已经发展为100多名员工,成为当时第二大的半导体公司。仙童公司通过和IBM的合作,以及为军方提供晶体管实现了盈利,从创办到盈利,不到一年的时间。
  1959年,菲尔柴尔德根据协议回购了全部的股份。诺伊斯等每人大约获得了25万美元,这在当时是相当大的一笔钱,抵得上他们半辈子的工资。没有了公司股权,诺伊斯等人最终是要和菲尔柴尔德分手的,只不过当时公司快速发展,业绩掩盖了一切潜在的矛盾。1959年,当仙童公司的投资人菲尔柴尔德收回公司股权之后,总经理爱德华·鲍德温就带领8名员工创办了自己的半导体公司Rheem,Rheem也成为仙童公司下出的第一枚“金蛋”。当时,鲍德温等人的“叛逃”并未对仙童的业务产生太大影响,因为仙童公司在新的总经理诺伊斯的带领下迅速发展。但随后不断有人离开仙童公司,在仙童的边上创办新的半导体公司。   Rheem等小公司最初几年对仙童公司业务的影响还不是很明显。诺伊斯在正式成为仙童公司的总经理之后,吸取了肖克利的教训,努力营造一种轻松的工作氛围和没有等级差异的公司文化。
  但是,诺伊斯在战术上挽救仙童的努力,改变不了仙童公司本身在基因上的缺陷,那就是股权结构上的问题。20世纪50年代末仙童公司成立时,尚无规范化的风险投资产业,也没有创始人和投资人双赢的股权结构。菲尔柴尔德给“八叛徒”的投资虽然不需要财产抵押,如果公司创办失败也不需要赔偿,但是确实是以贷款的形式给予的。既然是贷款,就有收回的一天,当菲尔柴尔德在1959年收回全部股份后,从创始人“八叛徒”到总经理鲍德温,其实只获得了截止到被回购为止这段时间的收益,而失去了今后公司发展可能得到的收益。因此,这直接导致了鲍德温等人的离职创业。
  当鲍德温等人离开仙童后,不断有人也离开仙童出去创业,而诺伊斯也不断吸引新的人才加入,这种进出的平衡维持了一段时间,终于随着一位重量级创始人的离开而打破,这个人就是“八叛徒”之一的拉斯特。不过,拉斯特等人的离开虽然让仙童公司损失巨大,却也促成了该公司所在的旧金山湾区整个地区半导体产业的发展。后来这个地区便成长为今天人们熟知的硅谷。
  “八叛徒”再次出走
  1961年,拉斯特拉上“八叛徒”中的另一位霍尔尼,决定“叛逃”到Teledyne,创办他们的新公司。最后到真的离开仙童公司的时候,他们俩还拉上了“八叛徒”中的罗伯茨。他们3人在洛克和Teledyne公司的支持下创办了一家半导体公司,并成为了美国军方(包括航天工业)重要的半导体器件提供商,直接和仙童公司竞争。
  就在拉斯特等人离开的第二年,仙童的另一名技术主管戴维·艾力森带着几名工程师得到华尔街的雷曼兄弟公司的投资,创立了另一家和仙童面对面竞争的Signetics公司。3年后,Signetics的集成电路产品让包括仙童在内的所有半导体公司都相形见绌。又过了几个月,诺伊斯亲自招进来的奈尔和摩尔的助手豪斯离开仙童,创办了Molectro公司,并且当年就被仙童最重要的竞争对手国家半导体公司收购了。从此,原本在美国东部的国家半导体公司也进入了硅谷,并且能够研制自己的集成电路了。
  也就是在这一年,克莱纳也离开了仙童,去做天使投资了。十年后,他创办了硅谷著名的风险投资基金公司凯鹏华盈。克莱纳是第四位离开仙童的创始人,这距离仙童公司的成立仅过去3年的时间。
  不仅技术人员在不断离职,其他部门的一些主管,包括负责销售的副总经理唐·瓦伦丁等人也纷纷离开。瓦伦丁在国家半导体公司度过了短暂的几年后,创办了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
  仙童对创始人和高管的出走、员工的跳槽开始变得习以为常,听之任之了。这创造了硅谷的另一种文化——从现有的著名公司中离职,直接创业。
  最终,管理层和技术人员与菲尔柴尔德以及他所指派的職业经理人,在管理上的分歧越来越大。到了1968年,诺伊斯也觉得如果自己在仙童公司再待下去,将会什么事情也做不成。当时,诺伊斯和摩尔希望发展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即将过去很多小规模的集成电路集成到一个芯片中,这样对顾客有很大的好处,而作为公司老板的菲尔柴尔德则希望多卖芯片。如果将十个芯片减少为一个芯片,仙童公司短期内的收入必然会减少。最终,诺伊斯和摩尔发现在这家他们创办的公司中,两人已经没有发言权了,就干脆离开仙童,创办了一家新的半导体公司,这就是后来的英特尔公司。
  就在诺伊斯和摩尔离开仙童之后,“八叛徒”中的另外两个人格里尼克和布兰克也陆续离开了,至此,仙童公司的传奇画上了句号。虽然它在后来还独立存在了很多年,但是它对世界半导体产业的影响力就此结束,一个时代终结了。
  (摘自人民邮电出版社《浪潮之巅(第四版)》  作者:吴军)

相关

相关

相关

  • 案例式PBL教学法在影像实践教学中的应用分析

  • 高职《建设工程监理》微课程开发设计研究

  • 应用型本科院校建筑设计基础课程教学改革探索

  • 课程结构调整与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 特色专业建设对我校安全工程专业发展的作用

  • 地方高校生态型教学质量监控体系研究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