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机制研究

》首页 》 艺术论文 》大学生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机制研究
作者:无, 字数:17796

  摘 要:从情绪智力的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自我情绪控制等四个维度出发,以河南省郑州市11所高校为样本,采用结构方程模型,讨论大学生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研究得出:情绪智力的四个维度对生活满意度都有直接影响,其中自我情绪感知对生活满意度有负向影响,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和自我情绪控制对生活满意度有正向影响,且自我激励的影响程度最大;进一步分析自我激励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特征得出,“经常告诉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是最有效的自我激励方法;大学生性别和年级在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过程中起调节作用。
  关键词:情绪智力;生活满意度;结构方程模型;调节效应
  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截至到2019年6月,我国在校大学生数量已经高达2500万。在校大学生人数的不断增加,与之相关的校园问题也层出不穷,其中不乏一些令人痛心的惨案,如“马加爵室友杀人案”、“药家鑫故意杀人案”以及“复旦大学的投毒事件”,这些案件背后的原因都体现当代在校大学生人际交往能力不强,自我情绪控制能力弱,情绪智力比较低,从而没有一个良好的生活和学习状态,易产生厌世心理,出现极端行为。情绪智力即是指个体对自己及他人情绪的感知和控制,并适时利用这些信息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的能力,一个人是否有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状态跟情绪智力的高低有关,而一个人的学习和生活状态又体现着生活满意度,由此可见,情绪智力正在严重的影响着大学生的生活满意度。因此研究情绪智力对当代大学生的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就显得尤为重要。
  目前许多研究者也在关注大学生的情绪智力问题,王晓钧[1]通过因子分析,根据实际意义将情绪智力理论模型归为自我情绪认知能力、他人情绪认知能力、情绪思维能力、情绪成熟监察能力。陈雅静[2]、王才康[3]、Carroll S A[4]提出大学生是否为独生子女、生源地、家庭类别对情绪智力水平无显著影响,是否为学生干部对情绪智力水平有显著影响,以及父母的养育方式对学生的自信心和良好情绪的培养起着一定作用。基于对情绪智力的研究,王春梅[5]指出本科护生通过合理感知、调节、控制和运用情绪智力去解决实际问题,提高生活满意度。为了进一步了解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马静[6]、熊承清[7]指出社会支持和情感体验在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过程中起到中介作用,但并没有对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机制进行研究。陈曦[8]、刘锐[9]、王才康[10]、Kluemper D H.[11]等人通过相关分析、分层回归等方法指出情绪智力与积极情绪正向相关,能够正向预测生活满意度。
  总体来看,现有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研究,能够得出大学生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起到一个正向的预测作用。但从情绪智力的测量方面来看,现有研究并未考虑到情绪智力的维度对生活满意度的具体影响;从研究方法上看,现有研究多采用相关和回归的方法,只能研究变量间的直接效应,不能显示变量间可能存在的间接效应,而结构方程模型的研究方法,不仅可以处理多个变量,比较评价不同的理论模型[12],而且可以对影响机制进行探究。此外,鉴于目前对情绪智力的研究数据多是通过编制情绪智力量表进行问卷调查得到的数据,自变量与因变量之间存在误差是必然的[13],而结构方程模型可以解决此类的误差问题,使研究更加科学可靠。
  因此,本文基于现有研究理论,运用结构方程模型的研究方法,从情绪智力的四个维度——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自我情绪控制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进行研究,探讨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直接影响以及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影响过程中的调节效应,从而揭示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机制。
  1 理论基础与模型构建
  1.1理论基础
  基于现有情绪智力研究理论以及场论,选取情绪智力的研究维度和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影响的调节变量。
  随着智力中的非认知因素得到心理学家的重视,情绪智力的概念不断被学者探讨。Gardner认为人的情绪思维是一般智力的组成部分并对逻辑思维起促进作用,在他的多重智力理论中,内省智力和人际智力是情绪维度成分,人际智力是察觉并区分他人的情绪、意向、动机及感觉的能力。内省智力(自我反省)即明了自己内在情感和内心世界,并有效运用这种自我认识能力指导自己行为的能力。之后Salovey和Gmayer正式提出情绪智力概念,认为情绪智力是觉知和表达情绪、情绪促进思维,理解和分析情绪、以及调控自己与他人情绪的能力,初步概括出情绪智力包含四级能力,后经Goleman完善将情绪智力定为五个方面:认识自己情绪的能力、妥善管理自己情绪的能力、自我激勵的能力、理解他人情绪的能力、人际关系的管理能力。由于人际关系的管理能力很大程度上受到自我情绪管理的影响[14],本文基于情绪智力理论的研究,将Goleman中妥善管理自己情绪的能力和人际关系的管理能力合并为自我情绪控制,并根据实际意义重新将情绪智力定义为四个维度即: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自我情绪控制。
  场论认为个人的生活空间是包括社会环境、工作环境在内的一个心理场,场内的情况决定着某一时间内的个人行为,人处在一个场内,场可以对人的心理活动和实际行动产生重要影响[15]。基于场论,选取学生性别、年级作为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影响途径的调节变量,并假设大学生的性别和年级在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中起调节作用。
  1.2理论模型的构建
  从情绪智力的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自我情绪控制四个角度出发,通过设计一些测量问题,并将人口统计学变量作为模型中的调节变量,构建情绪智力对于生活满意度的理论模型(图1-1)。
  2实证分析
  2.1调查对象及问卷设计
  考虑到数据的代表性,将河南省郑州市龙子湖大学城11所高校作为样本点进行问卷调查,该大学城涉及学校类型丰富,财经类院校如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理工类院校如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农林类院校如河南农业大学,专科类院校如财政金融学院,选取这11所高校的学生作为样本进行调查,采用简单随机抽样的调查方法,共计发放问卷1305份,有效回收问卷1284份,有效回收率98.3%。   大学生情绪智力与生活满意度问卷调查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被调查学生的基本信息(性别、年级);二是学生自我情绪感知的测量(4个问题)、学生对他人情绪感知的测量(4个问题)、学生自我激励的测量(4个问题)、学生自我情绪控制的测量(4个问题);三是学生生活满意度的测量(5个问题)。
  数据的可靠性对于调查结果的可靠性至关重要,数据的收集方式又直接影响数据的可靠性,所以本文首先对问卷进行信度检验。
  对此次问卷量表进行信度分析结果如上,朗巴哈a信度系数(Cronbach's Alpha)越大说明问卷越可靠,总的问卷量的信度系数a值是0.900,情绪智力量表为0.906,生活满意度量表可信度系数为0.830,说明可信度系数都很高,即总的问卷信度还是比较好的。
  2.2大学生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影响实证分析
  采用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ing,SEM)进行研究,结构方程模型(SEM)要求数据服从正态分布,且相关的测量问题以及潜变量具有良好得信度和效度。通过SPSS和AMOS软件,经检验,所有的数据均服从正态分布(偏度绝对值均小于3,峰度绝对值均小于8),变量间相关性较强,适合做因子分析(KMO为0.904,大于0.8),经检验数据总体上有良好的信度,并且有关数据与理论模型有着较好的匹配(P值小于0.05,x2/df的值小于3;GFI、AGFI、NFI、IFI、CFI的值均大于0.9;RMR的值小于0.05且RMSEA的值小于0.08),可以进行学生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分析。
  2.2.1大学生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直接影响
  1. 对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以及自我情绪控制和生活满意度进行结构方程建模,验证变量之间的关系,具体模型如图2-1所示(Q1~Q4是潜变量情绪智力的测量问题,N1~N5是潜变量生活满意度的测量问题,e1~e4以及,d1~d6是误差。四个模型运算结果如表2-2所示,模型拟合度指标值如2-3所示。
  由表2-2以及表2-3可知,在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自我情绪控制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模型中,每个模型中NFI、IFI、CFI值均大于0.9;除了自我情绪控制模型以外,其他三个模型的RMSEA值均小于0.08,这说明自我情绪感知模型、他人情绪感知模型、自我激励模型与实际数据拟合效果较好;且从这三个模型的显著性,可以看出,每个模型的P值都是0.00,说明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模型不仅与实际数据拟合效果好并且大于显著性水平0.05,均显著。
  分析三个模型的标准化系数,不难看出,自我情绪感知对生活满意度影响的标准化系数是-0.24,即说明自我情绪感知对生活满意度产生负影响。这说明在某种程度上,当一个人的自我情绪感知能力越高的时候,他可能对自己的生活越不满意,这个结果验证哲学家黑格尔的一句话:“人一思考自己,上帝就发笑”,说明人过多的关注自我,并不能提高生活满意度。他人情绪感知与自我激励模型表明,他人情绪感知和自我激励对生活满意度产生正影响,影响程度分别为0.22和0.36,说明越善于自我激励的人对生活的满意度越高。
  2.2.2自我激勵的特征分析
  由于2.21得出自我激励对生活满意度有正向显著性影响,且相比自我情绪感知和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程度最大,这说明自我激励的人更容于对生活产生满意的感觉,所以为了探究什么样的自我激励是最有效的,本文采用结构方程模型对自我激励的特征进行分析。
  两个潜变量分别为自我激励和生活满意度,X11-X14是自我激励的测量变量,Y1-Y5是生活满意度的测量变量。SEM模型如图2-2。
  从模型中可以看出,在自我激励的X11(我通常会给自己设定目标并尽力完成)、X12(我经常告诉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X13(我经常鼓励自己要竭尽所能)、X14(我是一个自我激励的人)四个测量变量中,最有效的是X13(我经常鼓励自己竭尽所能),对自我激励的影响程度为0.86,其次是X12(我经常告诉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对自我激励的影响程度为0.79。
  2.2.3学生人口统计学变量的调节效应
   将人口统计学变量作为调节变量,运用AMOS软件进行多群组效应分析,通过检验模型是否具有跨群组效应来分析相关人口统计学变量是否为自我激励对生活满意度影响的调节变量。具体模型图如下。
  基于学生性别的调节效应的SEM模型计算得出,学生性别的重合模型P值为0.00,小于0.05,CMIN/DF的值均大于3;无限制模型的P值为0.00,小于0.05,CMIN/DF的值均大于3,说明模型具有跨群组效应。由表2-4可知,学生性别在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中起调节作用。
  基于学生学历的调节效应的SEM模型计算得出,学生性别的重合模型P值为0.00,小于0.05,CMIN/DF的值均大于3;无限制模型的P值为0.00,小于0.05,CMIN/DF的值均大于3,说明模型具有跨群组效应。由表2-5可知,学生学历在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中起调节作用。
  3. 结语
   综上所述,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都有直接影响,即自我情绪感知、他人情绪感知、自我激励以及自我情绪控制对生活满意度都有直接影响,影响程度分别为-0.24、0.22、0.36、0.33,其中自我情绪感知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为负,并可以看出自我激励对生活满意度的影响最大。当今社会人与人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与人交往中能够敏锐的捕捉他人情绪和管理好自己情绪的人,对生活比较容易满意,显示出较高的情绪智力会帮助人们创造一种愉快的生活和工作氛围,而经常过于关注自我情绪的人,人际交往中会过于敏感,从而生活满意度不高。善于自我激励的人,由于对未来更加充满信心,所以对生活满意度正向促进的作用最大。    此外通过对自我激励的特征进行分析可知,经常鼓励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相比于其他自我激励更有效,更能提高生活的满意度。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度的调节影响方面,学生的年级和性别在情绪智力对生活满意的影响中均起到调节作用。不同年级、不同学历的人,阅历不一样,对生活的体验感不同,所以相同情绪智力的人,年级和学历不同,生活满意度也不同。
  [参考文献]
  [1]王晓钧. 情绪智力理论结构的实证研究[J]. 心理科学, 2000, 23(1):24-27.
  [2]陈雅婧, 范竞元, 潘思伊等艺术类高校大学生情绪智力的调查研究——以浙江音乐学院为例[J]. 北方音乐, 2019(12):190-191.
  [3]王才康, 何智雯. 父母养育方式和中学生自我效能感、情绪智力的关系研究[J]. 中國心理卫生杂志, 2002, 16(11):781-782.
  [4]Day A L , Carroll S A . Using an ability-based measure 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o predict individual performance, group performance, and group citinzenship behaviours[J].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004, 36(6):1443-1458.
  [5]王春梅, 孙雪芹, 王芳等本科护生情绪智力、领悟社会支持对主观幸福感的影响[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6, 24(12):1844-1848.
  [6]马静, 王有智. 社会支持在大学生情绪智力与生活满意度的中介作用[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 2013, 21(1):137-138.
  [7]熊承清, 刘永芳.大学生情绪智力与生活满意度的关系:情感体验的中介作用[J].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7(06):39-43.
  [8]陈曦, 李明, 叶浩生等青年情绪智力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J]. 心理学探新, 2012, 32(3):267-271.
  [9]刘锐. 大学生认知情绪调节与生活满意度相关研究[J]. 社会心理科学, 2014(8):38-40.
  [10]王才康. 情绪智力与大学生焦虑、抑郁和心境的关系研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02(4):298-299.
  [11]Kluemper D H. Trait emotional intelligence: The impact of core-self evaluations and social desirability[J].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2008, 44(6):1402-1412.
  [12]何宜庆, 黄哲星, 林雪纯等基于结构方程模型的当代大学生“双创”教育行为影响因素分析——以江西部分高校为例[J]. 数学的实践与认识, 2019(11):238-244.
  [13]辛冲.组织创新的动态演化模型构建与实证研究[J]. 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2010, 31(9):97-103.
  [14]郭峻辰. 浅谈大学生人际交往能力的培养和提高[J]. 才智, 2018(10):84.
  [15]翁异静, 邓群钊, 吴嫣然,等. 高校师生信任对教学质量影响的研究——以浙江省4所高校为例[J]. 浙江科技学院学报, 2018, 30(2):149-158.
  [16]吴明隆. 结构方程模型:AMOS的操作与应用[M]. 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0.
  基金项目:浙江省自然科学青年基金项目(地方政府机构编制规模确定机理与结构优化研究——以浙江省为例,LQ18G010002);浙江省高等教育“十三五”第二批教学改革研究项目,产教融合视角下应用型高校大学生创新创业能力培养体系的构建、实践及优化-以浙江省20所应用型建设试点示范高校为例(jg20190314);浙江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包容性发展理念下新型城市化建设中政府作用研究——基于政府成本视角,18NDJC227YB);浙江中医药大学2019年度校级教育教学改革课题资助(项目编号YB19022)。)

相关

相关

相关

  • 小组合作学习在中职学前教育专业教学中的应用

  • 面向卓越计划的电子工艺教学模式的探索

  • 案例式PBL教学法在影像实践教学中的应用分析

  • 高职《建设工程监理》微课程开发设计研究

  • 应用型本科院校建筑设计基础课程教学改革探索

  • 课程结构调整与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