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剧理论视域下“吃播”短视频分析

》首页 》 艺术论文 》拟剧理论视域下“吃播”短视频分析
作者:无, 字数:9498

  摘 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变革给大众带来了许多全新体验的娱乐方式。短视频自上线以来,逐渐成为当下社交媒体的新宠,它作为一种形式多、耗时短、成本低的娱乐方式,在人们的娱乐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在各类短视频软件中,“吃播”视频屡见不鲜。本文以戈夫曼的拟剧理论为基础,结合相关的社会学理论,对“吃播”短视频进行分析并提出其存在的失范偏差行为。
  关键词:“吃播”;短视频;拟剧理论
  一、“吃播”短视频在我国的发展现状
  “吃饭直播”简称为“吃播”,即主播在镜头前,向网友直播自己吃饭的过程并与观众进行互动。“吃播”最早起源于2000年的韩国,由于当时信息技术的局限性,“吃播”并不是通过短视频的形式,而是其推出的一档电视综艺节目,节目艺人在短时间内要吃掉大量的食物,并通过夸张的面目表情和丰富的肢体语言吸引受众。虽然“吃播”视频并非中国的本土节目内容,但随着全球化趋势的增强和网络直播技术的不断发展,于2015年传入中国后,就在中国特有的网络直播环境下迅速发展:
  根据CNNIC报告显示,截止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04亿,手机网民规模达8.97亿,互联网覆盖规模的不断扩大和移动终端的普及为“吃播”视频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吃播”行业的经济收入、用户人数、影响力等指标都呈现出了极高的增长趋势。而近年来,随着大众娱乐方式的更新换代,短视频成为新媒体引流的主要突破口和发展风口。“吃播”在我国除了最初的直播形式,又衍生出短视频录播的形式,后者由于其“短”“平”“快”的视频播放特点,填充了人们碎片化的时间,符合现代人的浏览观看方式,在转载量和影响力上甚至超过了前者。各大短视频平台也因此催生了拥有极大的粉丝量和关注度的一众“吃播”网红,例如拥有3950万粉丝的“浪味仙”,840万粉丝的大胃王“密子君”等等。
  二、 新媒体环境下的拟剧理论
  加拿大社会学家欧文·戈夫曼在他1959年的书中《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开始了的戏剧透视法的符号互动论研究。他提出的拟剧理论,用戏剧艺术解释了我们的日常交往互动:我们的生活就像一个“大舞台”,在社会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是演员,通过各种表演手段来展示自我理想的台前形象,同时也试图影响他人对自我的印象。拟剧理论着重从微观层面研究人类交往行为,揭示了人际传播中个体心理活动的自我主义和复杂性,对个体之间的互动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新媒体环境下,人们自我呈现的方式也愈发多样化,人际沟通和信息传递都需要通过双方编码和解码的方式进行,个体间的交流越来越朝着数字化、电子化的方向普及和发展,甚至占据了主流形式。这样一来,个体之间的交往会隔着屏幕,社会媒体的便利使得人们可以忽略掉表情、动作、语气等方面掌控能力的不足,表演的门槛也就大大降低了。同时,互联网的包容性也使得网络社交中的人们更易于宣泄情感。而拟剧理论所讲的表演舞台,则不再局限于时空的局限,场景的虚拟化使得舞台伴随表演者移动。如此看来,新媒体环境下进行“表演”行为更加容易,还有加强了的趋势。
  三、“吃播”短视频与“舞台”
  戈夫曼提出的拟剧理论中,把舞台区分为了前台和后台:人们总倾向于在前台这个表演场景中呈现出符合观众标准和要求的形象,在后台场景中呈现最轻松真实的自我。现实生活中,几乎每个人在面对他人时都会采用“包装化”的呈现方式,将最想表达的自我形象呈现出来,以期建构自我理想形象。
  吃播”短视频吸引人们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它能够呈现出“前台+后台”的场景:在许多“吃播”短视频中,观众透过镜头看到的“舞台前台”,都是团队或个人精心准备的画面:完美的拍摄角度,精致的妆容发型,引人注目的字幕标题,食材的红润油亮,咀嚼时发出爽脆声响……为了能够让观众完全沉浸在“吃饭”的氛围中,“吃播”博主们会将视频呈现出的场景选在家庭的餐桌上等十分贴近生活的地方,同时,博主们还会通过摆放小装饰品,让家人出镜等方式来提升视频画面的温馨感,这样一来,观众所看到的则不是一个没有生活气息的摄影棚,而是进入了一个真实、舒适、令人放松的环境,如果再加上主播亲切的语言,就会让观众们认为进入了吃播博主们私人的后台场景。然而,“吃播”短视频中呈现的种种行为,本质上只是一种角色表演行为,并非其真实的后台场景。
  四、“吃播”短视频中存在的失范偏差行为
  “吃播”短视频之所以火,是因为它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受众的多种需求。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在形形色色的“吃播”短视频中存在着许多社会失范和偏差行为,应当进行反思并予以整治。
  (一)“吃播”短视频的低俗化行为
  “吃播”博主们在镜头前将吃饭变成一份被人围观的职业。尽管这个职业伴随着质疑和非议,但高收入低成本的特质仍旧吸引着新人源源不断的入局。有些“吃播”博主们为了获得关注度,会呈现出一副浓妆艳抹的样子,并将美颜功能开到最大,甚至不惜去花钱整容,给观众呈现出一种“失真”的美貌。为了突出自己的视频特点,他们完全失去了用餐的基本礼仪,用极其夸张的声音,过度表现的行为去表现吃饭的状态,殊不知,这样的行为反而令人感觉食欲全无。还有一些女性主播在视频中会故意穿着暴露的上衣,利用吃东西的過程借机引导观众把视线转移至自己身体暴露处,这种充斥着性暗示的视频游走于法律和社会道德的红线边缘,但由于我国的网络监管机制不够完善,这类具有性暗示的行为不易被发现,则给了不良主播可乘之机。
  (二)“吃播”短视频的虚假行为
  “大胃王”是最常见的一种“吃播”类型视频,视频中,主播们能够短时间内吃掉普通人两三天的食物量,吸引了大量网友的关注,然而“大胃王”存在的神话早已不是什么秘密:首先,主播会特意使用广角镜头,并将食物近距离放置在镜头前,在视觉效果上,食物的份量就会比实际多出三分之二。再加上有些主播会采用视频剪辑的方式“假吃”,观众只能看到博主把食物放在嘴里咀嚼,却看不到他们实际将咀嚼完的食物吐出。这种行为不仅透支了自身信誉,欺骗了观众,也浪费了食物。
  (三)传递了一些不良观念
  “在自媒体时代人人都是主播”,这句话并不夸张。“吃播”短视频门槛低、上手快,只要把食物一口口吃进嘴里,拍出促人食欲的作品,“吃播”博主们银行账户的数字也在不断向上跳动,只要关注度够高,收入就会十分可观。这让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其中,产生了“只要吃饭就能赚钱”的错误观念,有的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和工作,盲目投身于“吃播”的队伍中。其次,一些主播为了勾起观众的饮食欲望,刺激观众的味蕾,会选择吃一些重油重盐的食物,然而大量进食这些会加重身体的负荷,不利于身体健康。主播一味的展示,给观众带来了错误的理解,也传递着错误的健康观念。
  结语
  短视频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风口,可以说是众多网友打发碎片化时间的首选。它依靠社交网络的爆炸式传播,逐渐成为娱乐领域不可小觑的组成部分。俗话说,民以食为天,“吃播”短视频在众多视频作品中最贴近日常生活,满足了人们特殊的心理需求和精神需求,这是“吃播”进入我国后能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之一。但是,在“吃播”短视频盛行的背后,也折射出处于青年一代的忙碌孤独以及缺乏归属感的状态。未来国家的有关监管部门应当加强整治,从而促进短视频平台的健康持续发展。
  [参考文献]
  [1]郭蒙蒙.拟剧理论视域下抖音角色表演的理想形象分析[J].东南传播,2019(11):115-116.
  [2]周昕.快感与意义:网络吃播的大众文化解读[J].新闻研究导刊,2019,10(21):59-60.
  [3]韦江萍. “吃播”节目中主播的符号互动及其意义研究[D].南宁师范大学,2019.
  [4]刘奕枫.基于拟剧理论分析抖音用户的自我形象塑造[J].新媒体研究,2019,5(05):21-23.
  [5]康艾. 短视频平台中的“吃播”现象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18.

相关

相关

相关

  • 应用型本科院校建筑设计基础课程教学改革探索

  • 课程结构调整与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 特色专业建设对我校安全工程专业发展的作用

  • 地方高校生态型教学质量监控体系研究

  • 面向注册工程师制度的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专业教学改革

  • 高职院校辅导员理论素养的研究分析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