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语调学习研究

》首页 》 艺术论文 》英语语调学习研究
作者:无, 字数:18435

  摘要:语调为语言赋予了灵魂,亦是当前语言研究的热点,但常被英语教学者及学习者所忽略。了解语调结构的成分能使学习者掌握语调内部规则,熟悉语调的调型特征能让学习者更准确地模仿英语语调,深入了解语调中的凸显与话语意义之间的关系,能够让学习者更准确地通过语调传达意图。从这三个层面掌握目标语语调特征,将对语调学习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同时针对目前语调学习中存在的问题,制定相应的改善措施,加强学习者对英语语调的掌握。
  关键词:语调 语调习得 语义 凸显
  中图分类号:H3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5349(2020)17-0205-04
  语调指话语音高曲线的变化,能体现出人的情感,改变词语的意义,是语言系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所有语言共有的特征。然而,汉语母语的英语教学者与学习者常常忽视语调的重要性,导致目前语调教学与学习方案存在严重不足。1967年召开的第六届语音科学国际会议预示着韵律研究开始遍地开花。英国诸多语言学家发展了调型理论,旨在推动语调教学研究。受结构主义的影响,多数美国的研究者基于调阶理论,开启对语调的探索。语调研究从抽象的概念,发展到如今用现代科技呈现语调具体表征。近年来,国内对语调的研究也进行得如火如荼,语调功能、语调与语义之间的关系等方面吸引了众多学者的目光。本文对英语语调的结构、英语语调的调型及话语中凸显与意义的关系进行探究,并在此基础上,针对英语语调学习中存在的问题提出语调教学与学习的有效策略。
  一、语调特征
  1.英语语调内部结构
  句子有句法结构,话语亦有语调结构。Palmer提出语调由调冠(pre-head),调头(head)、调核(nucleus)、和调尾(tail)组成[1]。其中调核为调群的必要成分,而调冠、调头和调尾为可选项。研究者可以依据停顿(pause)、起首轻音节(anacrusis)、延时音节(lengthening)及非重读音节的音高重设(pitch reset)四个特征,来划分调群的边界[2]。其中停顿是最常见的调群特征,但并非调群划分的绝对标准。起首轻音节指话语开头存在一个或多个无重音的音节,具有时长快与强度弱的特点。延时音节指一个调群中如果最后一个重读音节后不存在非重读音节,说话人则会经常延长该重读音节,该特征时长与停顿特征互补存在。非重读音高重设即非重读音节中出现音高水平或音高方向的变化,也预示着新调群的开始。这四个调群边界外部特征并不互相排斥,而是互为兼容,单一的特征无法划分独立调群。陈桦认为,当停顿与其他特征同时出现时,若停顿时长大于150毫秒,则停顿可作为边界特征进行统计;但若停顿时长不足150毫米,则将另一种特征作为调群边界指征计数[3]。
  调核为调群中必不可少的成分,Halliday认为调核是调群的核心,也是信息的焦点[4]。调核通常体现为音高的明显凸显,即音高的突升或突降。音的响度、音高及音长等因素都是造成凸显的因素,但音高表征最为准确与直观。英语语调的调核有不同的音高体现,每种类型的调核声学表现都不尽相同,对应的意义也有所差异。简而言之,英语虽属于语调语言,但是调型丰富多样,语调起伏度大,旋律多变。
  与英国传统调型理论不同,美国语调研究者更倾向于调阶理论。在Pierrhumbert的自主音段—韵律模型中,包含了高调(High)和低调(Low)两个基本调。她认为英语语调分为三个部分:音高重音(pitch accent)、短语重音(phrase accents)和边缘调(boundary tones)[5]。音高重音相当于英国传统调型学派中的调核概念,有H*、L*、H*+L-、H-+L*、L*+H-、L-+H*和H*+H-七种类型的音高重音,短语重音有H-与L-,边缘调包括H%和L%。该模型中,声调具有离散性(discreteness)。也就是说,声调序列不同会产生意义上的区别,及高音与低音组合并非固定,而是可以进行离散重组的。
  英国传统调型理论与美国的调阶理论都体现出了英语语调的高低起伏,认为这种音高的高低起伏在语义区别上有区分作用。也就是说,了解英语高低起伏的节奏感所对应的语义,将使得学习者在目标语交际中更加如鱼得水。
  2.語调调型特征
  语调的起伏是由于音高的升与降所导致的,语调的升或降也能产生语义上的差别。英国传统调型学派与美国的音阶学派都认为,语调是由升调(rise)和降调(fall)构成,升调指音高从相对低的位置向相对高的位置的运动过程,而降调指音高从相对高的位置向相对低的位置的运动过程。升调包括高升(high rise)、低升(low rise)、降升(fall rise),降调包括高降(high fall)、低降(low fall)、高升(rise fall)。在英语中,人们默认陈述句为降调,疑问句为升调。但也存在特殊情况,句子类型和语调类型间的关系并非绝对。
  升调和降调与句法、语义、语用等相关联,是比较复杂的研究系统。Cruttenden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不同类型的升调与降调进行分析。如高降与低降都指调核音高从高到低的运动趋势,但高降体现出说话人调核音域较宽,展示出对所描述事件的热情度较高,而低降体现出说话人调核音域较窄,展示出说话人对所描述事件兴趣度一般。具体语调的语音特征体现出什么意义,还应根据说话情境与调核前语音特征共同判定。虽说语调是一复杂现象,但了解泛式的语调语音特征,定能更清楚地理解语调意义,从而提高表达过程中的准确率。
  二、语调的信息功能
  1.信息结构
  布拉格学派提出的主位(theme)、述位(rheme)、交际动力(Communicative Dynamism)等观点为话语信息结构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Halliday进一步指出,信息可分为新信息(new information)与旧信息(old information)[6]。句子不同部分通常携带着不同的信息角色,如话题(topic)和焦点(focus),这种语法编码信息结构的方式也被称为“信息包装”(information packaging)[7]。Clark和Haviland认为,已知信息是说话人认为听话人已经知道并且接收的信息,而新信息指说话人认为听话人不知道的信息[8]。一般情况下,新信息是句子的焦点,是说话人想要强调的部分,包含信息更多,交际功能更强;旧信息则相反。信息结构中不同的部分,语调表现形式也是具有差异性的,其中凸显与焦点的关系尤为紧密。   2.话语中的凸显与焦点
  语调不只是话语的装饰,也能够对话语的语义产生影响。英语中词的重音位置不同,词义或者词性可能会不同。如black bird,如果重音在前面的词('black bird),就表示乌鸫,一种类型的鸟;如果重音在后面的词(black 'bird),则表示黑色的鸟,无关鸟的种类。话语的语调高低不同,同样也会对语义产生影响。无论是英国传统调型理论,还是美国的音阶理论,语调中都存在凸显特征。Ladd[9]与Hockett[10]都指出句子的重读常常和语调的曲线的凸显相重合。凸显的音节或词组常常为句子的焦点(focus)。根据其范围大小,可将焦点分为宽式焦点(broad focus)与窄式焦点(narrow focus)。宽式焦点旨在强调整个句子,此时重音一般落于句子最右边的词。而窄式焦点强调句子的某个部分,凸显的特征即落于说话人所强调的部分。焦点可能是句子的主语,也可能是句子的宾语,甚至是整个句子。如下,提问方式不同导致回答句中的焦点也就不同,语调凸显的位置也就存在差异。a中的焦点为主语,b中的焦点为宾语,而c的焦点为整个句子。
  Who broke the window?
  [Jim]F broke the window.
  What did Jim break?
  He broke [the window]F.
  What happened?
  [Jim broke the window]F.
  从语气来看,凸显可分为信息表达凸显(expressive prominence)、对比凸显(contrastive prominence)、与强调凸显(emphatic prominence)。信息表达凸显指对信息的强调。对比性凸显能改变句子的焦点位置,是不可预测的。如下,a中的焦点是Jim,b中的焦点是Jack,由此可知“想吃冰激凌”是背景信息,b中的为了凸显想吃冰激凌的主体,Jack与Jim形成对比,这属于对比性凸显。
  [Jim]F wants to eat ice-cream?
  No,[Jack]F wants to eat ice-cream.
  强调凸显也与对比性凸显相关联,加强句子的某个部分可能是为了纠正说话人的某个观点,或为了突出事物的独特性,和说话人的陈述形成对比。如下,a中陈述Jim喜欢吃冰激凌,b中为了强调Jim喜欢冰激凌程度之深,凸显了句末加强程度的“a lot”,以表达Jim对冰激凌的痴迷程度。这种凸显为强调凸显,有暗含的对比性。
  Jim likes ice-cream.
  Jim likes ice-cream [a lot]F.
  此外,焦点能够改变句子的语义。如下,a中的焦点为Mary,表示只有找Mary,而不是其他人解释这件事,也就是说只有Mary才能解释这件事。而b中的焦点为“to explain the thing”,重点是找一个能解释这件事情的人,并不一定必须为Mary。两个话语的句法结构完全相同,但是由于音高重音的位置不同,导致语义的差异。
  You have to call [Mary]F to explain the thing.
  You have to call Mary [to explain the thing]F.
  简而言之,话语中的焦点能够增强相应词、短语的音高重音,产生凸显特征,已达到说话人强调该内容的目标。而已知信息则不会表现出凸显特征,因为这部分信息是说话人与听话人都知道并且接收的信息。
  在汉语中,人们潜意识里也会通过增加强度、时长等特征,对新信息,或者想要突出的信息加以强调。汉语的语调特征也会对汉语母语的英语学习者产生影响,在语义强调方面也会有潜在的影响。因此,英语语音教学者在教学的过程中应引导学生在表达语义时,对新信息或者重点信息进行适当重读,以更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意图。学习者在陈述时,不应平铺直叙,产生的语调没有任何起伏。與话语中的已知信息相比,新信息与自身所想强调的信息为音高重音,要产生起伏度。
  三、语调学习问题与策略
  语言语调包含语音表征,音系规则及语义体现等,全面地掌握目标语语调必然要从这三个方面入手。此外,也应该考虑到母语的语调对英语语调的掌握产生影响,发现潜在问题并解决。
  1.语调结构掌握的问题与策略
  调群中包含不同的成分,一个调群可以表示一个意群[11],因此调群的划分对语言意义的理解有很大帮助。语调学习者在掌握目标语语调的过程中,可能存在调群切分不准确的问题。导致调群切分不准确的原因有两种,第一个原因是对调群结构不够了解,不熟悉划分调群的边界特征。第二个原因是对英语发音规则掌握不足,如在连读的地方没有连读,或者对某个单词发音不熟悉而产生了不必要的停顿。
  为解决第一个问题,首先应从语调教学者出发。语调教学者首先要提高自身语调知识的储备。李景娜与陈桦对英语教师语调知识储备进行调查,发现许多国内大型英语口语考试的评分员语调知识掌握不够系统与全面,能通过意群来划分调群,但对于重音词及调群中调核位置掌握不足[12]。只有教师更系统地掌握语调知识,学生才能准确地学习语调知识。针对第二个问题,重心更应该放在学习者身上。语音知识学习及传授较为普遍,存在的问题比语调知识少。因此,学习者要对英语发音进行自主反复练习,不断重复,加强对英语单词发音的熟悉度及连读规则掌握等。教师也应针对学生存在的发音问题进行反复纠正,双向改善调群切分中所存在的问题。
  2.语调调型掌握的问题与策略
  调型不仅能够体现出语言的韵律美,还能反映出说话人对所描述事件的态度及语气。卜友红通过对英语学习者语调掌握情况的研究,指出英语学习者常常用降调代替升调或者降升调,调形单一平缓。汉语语调相对英语语调更平缓,以降调为主[13]。郭嘉和石锋也发现英语语音由于轻重交替的特点与音高起伏的影响,起伏度要大于汉语起伏度[14]。此外,汉语为声调语言,字调的小波浪叠加在大波浪之下[15],因此汉语句调种类不及英语句调丰富。英语学习者受到汉语母语语调的影响,对英语降调与升调的区别敏感度不足,容易出现调型错用的现象。   为改善这一现象,学习者应该掌握相应的理论知识,了解每种调型对应的意义。如降调表示对所描述事件的肯定,话语结束的标志。高降比低降的态度更热情,兴趣度更浓烈,升降能够表示对某件事情惊讶的态度。除此之外,学习者要能根据具体情境用适当的调型表达自己的态度。如陈述句中出现的升调表示质疑或申辩,降升表示对某件事情的惊讶,但所描述的事情与实际情况相反的话,则可以表达说话人讽刺的态度。在复杂句中,降调表达主要信息,而升调表达附属信息。此外,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可以尝试采用类似关心语的方式进行教学,如降低速度使发音更清晰,停顿的地方时间更长,语调起伏更明显等。这样能让学习者更好地感知到英语语调特征,敏感的感知力也能提高对语调的掌握程度。
  3.语调凸显与信息关系掌握的问题与策略
  语调凸显的位置与信息结构有关。旧信息及交际能力弱的地方,凸显性相对较弱。而新信息,也就是交际能力强的地方,凸显性则相对更强一些。学习者在掌握调型意义的同时,要注重特定情况下话语中凸显的位置。若句子为宽焦点,凸显的位置常常最右端的实词上,窄式焦点的凸显则在说话人想强调的位置上。学习者在作为听话人时,若不了解句子凸显的位置是说话人所想要强调信息的理论,就会抓不到句子的重点,难以正确理解说话人的意图。
  因此,英语学习者首先要明确,若说话人在表示对比或者强调信息时,一般会凸显相应的信息。此外,可以和同伴一起设计句法结构相同、凸显位置不同的话语,尝试更好地理解该类句子的语义,以达到熟悉的程度。
  四、结语
  语调习得研究既要扎根于理论,也要应用于实际教学中。要了解英语语调内部结构特征,英语语调调型及调型所表达的意义,更要清楚特定语境下话语凸显与语义之间的关系。从这三方面理论知识入手,探究学习者在学习过程中容易出现的错误,针对具体错误给出相应的意见与建议,如在英语教学中增加语调调型意义的讲解,或教师在课堂上可将语调特征显著化,提升学生对语调的感知力及敏感度。全面理解语调知识,对目前英语语调教学存在的问题有很大的改善作用。
  参考文献:
  [1]Pamler,H.English Intonation with Systemic Exercise[M].Cambridge:Heffer&Sons Ltd,1922.
  [2]Cruttenden,A.Intonation [M].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7.
  [3]陈桦.英语语调模式及其声学实现[J].外语研究,2006(5):9-18.
  [4]Halliday,M.A.K.Course in Spoken English:Intonation[M].London:OUP,1970.
  [5]Pierrehumbert,J.The Phonology and Phonetics of English Intonation[D]. Cambridge:MIT,1980.
  [6]Halliday,M.A.K.“Language Structure and Language Function.” In Lyons,J. (ed). New Horizons in Linguistics [M]. Harmondsworth: Penguin,1970:140-165.
  [7]Chafe,Wallace L.Givenness,contrastiveness,Definiteness,Subjects,Copics,and Point of View[A]//In Li,Charles N.(ed.)Subject and Topic [C].New York:Academic Press,1976.
  [8]Clark,Herbert H.and Susan E.Haviland.Comprehension and the Given-new Contract.In Freedle,R.O.(ed.)Discourse Processes:Advances in Research and Theory[C].Norwood,NJ:Ablex,1977.
  [9]Ladd,R.D.The Structure of Intonational Meaning:Evidence from English [M].Bloomington and London: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80.
  [10]Hockett,C.F.A Course in Modern Linguistics[M].NY:Macmillan.1958.
  [11]Halliday,M.A.K.Intonation and Grammar in British English[M].Mouton:The Hague,1967.
  [12]李景娜,陈桦.英语教师语调知识储备情况调查:以国内大型口试评分员为例[J].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2019(3):83-89.
  [13]卜友红.中国英语学习者语调习得问题研究[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6(4): 569-582+641.
  [14]郭嘉,石锋.英漢陈述句和疑问句语调实验对比研究[J].当代外语研究,2011(9):5-11+60.
  [15]赵元任.国语语调[A].赵元任语言学论文集[C]. 北京:商务印书馆,2002.
  责任编辑:景辰

相关

相关

相关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 开展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 “0”的困惑

  • 照耀留守儿童的阳光

  • 让生活元素在初中语文教学中遍地生花

  • 药物里的美丽误会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