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乳喂养婴儿骨密度水平及影响因素

》首页 》 医学论文 》母乳喂养婴儿骨密度水平及影响因素
作者:无, 字数:14382

   【摘要】 目的:了解6月龄内婴儿骨密度水平,探索婴儿和母亲情况对6月龄内婴儿骨密度的影响。方法:由专业人员为婴儿做体格检查和问卷调查,获取婴儿及母亲基本资料、辅助检查资料和骨密度Z值。使用SPSS 21.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结果:127例婴儿骨密度不足检出率为64.57%(82/127),其中3月龄婴儿骨密度不足检出率为70.10%(68/97),6月龄婴儿骨密度不足检出率为46.67%(14/30)。6月龄的婴儿比3月龄的婴儿骨密度值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身长的婴儿的骨密度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两比较结果显示,<60 cm组与≥60 cm且<65 cm组、≥65 cm且<70 cm、≥70 cm组婴儿的骨密度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其余两组之间婴儿的骨密度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母亲产后经常摄入豆制品的婴儿骨密度高于非经常摄入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婴儿月龄、身长和母亲豆制品摄入对婴儿骨密度有影响。
   【关键词】 婴儿 母亲 骨密度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bone mineral density (BMD) level of infants within 6 months of age and explore the influence of infants and mothers on BMD of infants within 6 months. Method: Physical examination and questionnaire survey were conducted for infants by professionals to obtain basic information, auxiliary examination data and BMD Z value of infants and lactating mothers. SPSS 21.0 statistical software was used to analyze the data. Result: The detection rate of BMD deficiency in 127 infants was 64.57% (82/127). The detection rate of BMD deficiency in 3-month-old infants was 70.10% (68/97) and that in 6-month-old infants was 46.67% (14/30). The BMD of 6-month-old infants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3-month-old infants,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BMD of infants of different lengths is not the same,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results of pairwise comparison showed that the BMD of < 60 cm group was different from those of ≥60 cm and < 65 cm group, ≥65 cm and < 70 cm group and ≥ 70 cm group,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BMD between the other two groups (P>0.05).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BMD of infants with regular intake of soy products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non regular intake,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bone mineral density of infants was affected by the age of infants, the length of infants and the intake of milk products.
   [Key words] Infants Mothers Bone mineral density
   First-author’s address: Shunyi District Maternal and Child Health Hospital of Beijing, Beijing 101311, China
   doi:10.3969/j.issn.1674-4985.2020.26.030
   骨骼礦物质密度(bone mineral density, BMD)是反映骨强度的一个重要指标,简称骨密度,是评估儿童骨营养状态、分析影响儿童生长发育以及制订针对个体营养补充方案和运动计划的重要指标[1]。婴幼儿时期是骨骼成长的关键时期[2-4],婴幼儿的骨骼发育是成人骨骼强度的基础,在此期间骨迅速增长,骨量积累,可关系到个体一生骨量峰值[5]。关注儿童时期骨骼增长发育情况,了解儿童骨骼发育规律及影响因素对儿童成长和成年后骨相关疾病的预防具有重要意义[6]。本研究通过对顺义区6月龄内婴幼儿骨密度水平及影响因素进行分析,以期为今后临床保健工作提供一定的理论基础。现报道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选取2018年6月-2019年3月于本院儿童早期综合发展服务中心就诊的127例婴儿为研究对象,其中3月龄婴儿97例,6月龄婴儿30例。纳入标准:纯母乳喂养婴儿。排除标准:婴儿产时或产后有骨折外伤史;婴儿有代谢性疾病。婴儿家属知情同意并签订知情同意书,本研究经过本院伦理委员会审核通过。
  1.2 方法 由经过培训的专业人员收集以下三方面的资料:婴儿体格检查资料,婴儿及母亲基本资料,辅助检查资料。由专业人员给婴儿测量并记录身长、体重、头围,完善体格检查。婴儿及母亲基本资料内容包括一般人口学特征(月龄、性别、分娩方式、出生体重等)和生活行为因素(户外活动情况、维生素D和钙补充剂情况、母亲孕期及孕后膳食情况等)。采用Omnisene 7000P骨密度测量仪分别对婴儿右侧胫骨中段、母亲右侧桡骨远端进行骨密度值测定,结果包括超声速度(speed of sound, SOS)、骨密度Z值。骨密度Z值是指受检儿童骨密度值与标准中国儿童数据库中同年龄同性别骨密度平均值的比较值。Z值<-1为骨密度不足。调查及各项检查由研究对象监护人和专业人员协助完成。
  1.3 观察指标 观察比较婴儿月龄、性别、分娩方式、出生情况、身长、主要抚养人、户外活动时间、补充钙剂和维生素D情况等对骨密度的影响;观察比较母亲骨密度,孕期及产后规律补充钙剂和维生素D情况,孕期及产后摄入奶制品、豆制品和碳酸饮料情况等对婴儿骨密度的影响。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1.0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字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基本情况 127例婴儿骨密度不足检出率为64.57%(82/127),其中3月龄婴儿骨密度不足检出率为70.10%(68/97),6月龄婴儿骨密度不足检出率为46.67%(14/30)。3月龄婴儿身长、体重、头围分别为(62.8±4.5)cm、6.8(6.2,7.3)kg、(40.7±1.5)cm;6月齡婴儿身长、体重、头围分别为(68.8±2.1)cm、(8.5±0.7)kg、(43.6±1.3)cm。127例婴儿43.31%(55/127)为剖宫产,56.69%(72/127)为顺产;82.68%(105/127)为足月生产,17.32%(22/127)为早产儿;98.43%(125/127)为单胎,1.57%(2/127)为双胎;88.98%(113/127)的婴儿主要抚养人为父母,11.02%(14/127)为(外)祖父母。
  2.2 不同婴儿情况的骨密度Z值比较 6月龄的婴儿比3月龄的婴儿骨密度值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身长的婴儿骨密度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两比较结果显示,<60 cm组与≥60 cm且<65 cm组、≥65 cm且<70 cm、≥70 cm组婴儿的骨密度均不同,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t=2.025、2.234、3.971,P=0.049、0.025、0.005),其余两组之间婴儿的骨密度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3 母亲情况对婴儿骨密度的影响 母亲骨密度,母亲孕期及产后是否规律补钙和补维生素D,母亲孕期及产后是否经常摄入奶制品和碳酸饮料以及母亲孕期是否经常摄入豆制品对婴儿骨密度的影响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母亲产后经常摄入豆制品的婴儿骨密度高于非经常摄入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婴幼儿时期是人体生长发育的重要时期,婴幼儿时期的骨密度将直接影响成年后理想的骨密度峰值[7],婴幼儿时期的骨健康可以预防佝偻病及骨质疏松等疾病。近年来,国内对于婴幼儿骨密度测定及影响因素进行了大量研究,国外对于骨密度研究主要围绕患病儿童开展,而对于健康儿童骨密度方面研究较少,且研究对象大多集中在学龄期及青春期儿童。本研究对顺义区6月龄内婴儿骨密度水平进行分析,弥补之前顺义区关于婴儿骨密度水平研究的空白。本研究发现,6月龄内婴儿骨密度不足检出率为64.57%,提示本区婴儿骨健康的状况不容乐观。有研究证实,母亲孕期营养、喂养方式、户外活动的量及睡眠质量等是影响儿童骨密度的主要因素[8]。通过分析本区婴儿骨密度不足的影响因素,采取针对性的保健措施,对于促进儿童骨健康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本研究发现,婴儿的骨密度随着月龄的增加而增加,与其他研究结果相近[9-12]。本研究结果提示,3月龄婴儿骨健康的防治是临床保健的重中之重,定期检测其骨密度水平显得尤为重要。Kalkwarf等[13]指出在快速生长期,体重增加、身长增长可刺激骨吸收,提高骨密度。对不同身长婴儿的Z值进行分析,结果显示随着身长的增加,Z值显著增加。该结果与文献[10,14]研究的结果一致。本研究中,未能观察到母亲骨密度的差异对婴儿的影响。但是,胎儿时期骨骼的形成和正常发育会受到孕妇母体自身情况等一些相关因素的影响[15],孕妇从胚胎开始到胎儿出生后生命的早期骨量情况对于以后自身的生长发育及系统完善具有很大的影响[16]。这些研究结果提示监测孕妇骨密度情况对于改善婴儿骨密度或有潜在影响。
   许多研究指出,随着生长发育,维生素D、钙的添加,以及户外活动适当的增多可促进骨密度的增加,有利于刺激骨形成,提高骨强度[17-18]。然而,在本研究中未能观察到骨密度与婴儿补充维生素D、钙、户外活动时间的关联。这可能与维生素D摄入剂量、户外活动的方式强度有关,也可能是本研究的样本量不足导致,有待扩大样本量、收集更加详尽资料以进一步研究。本研究中,母亲产后经常摄入豆制品的婴儿骨密度高于非经常摄入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邢存乔等[19]的研究中也指出豆制品的摄入是骨密度的影响因素。以上结果表明,合理膳食,增加豆制品的摄入有助于维持骨健康。本研究所选取的婴儿均为母乳喂养。目前,关于喂养方式对影响很多,但结果并不统一,有研究指出母乳喂养组和人工喂养组儿童骨密度正常率高于混合喂养组[20]。提示关于喂养方式对婴儿生长发育的影响有待于进一步研究。    综上所述,顺义区6月龄内婴儿骨密度异常率较高,虽然婴儿基本情况、喂养方式、生活方式等对儿童骨密度的影响有待进一步研究,但是还应积极的给予相应的喂养建议,并定期进行健康监测,早预防早治疗,减少儿童骨密度不足的发生。
  参考文献
  [1]黎燕.超声骨密度在儿童保健科的应用分析[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6,24(1):125-126.
  [2]邢艳菲,林穗方,郭勇,等.509名婴儿生长发育速度对骨密度的影响[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27):4657-4659.
  [3]赵德春,徐能潮,王军.配方营养素对母乳喂养婴儿骨密度和免疫球蛋白水平的影响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5,18(22):2684-2687.
  [4]朱海琴,严双琴,曹慧,等.马鞍山城区6月龄婴儿骨密度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5,30(18):2964-2966.
  [5]谭振朝.婴幼儿骨密度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2,27(25):3931-3932.
  [6]张萍萍,杨丽芬,李晓峰,等.广州地区2450例儿童超声骨密度测定与分析[J].中国热带医学,2015,15(9):1098-1101.
  [7]卢斌,伊添虹,谢晖.济南市230例3个月~2岁儿童超声骨密度检测结果分析[J].中国医学创新,2015,12(1):82-84.
  [8]刘莉,郑峥.北方地区不同年龄儿童超声骨密度不足比例的比较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3,28(14):2221-2225.
  [9]李彩霞.7863例婴幼儿骨密度结果分析[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3,21(1):113-114.
  [10]刘燕,符丽,周帆.0~3岁婴幼儿骨密度与体格发育指标相关性分析[J].湖南师范大学学报(医学版),2017,14(1):78-80.
  [11]闫晋仙.婴幼儿骨密度测定结果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民间疗法,2015,23(9):84-85.
  [12]沈志英.太原市婴幼儿骨密度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基层医学论坛,2012,16(S1):20-21.
  [13] Kalkwarf H J,Zemel B S,Yolton K,et al.Bone mineral content and density of the lumbar spine of infants and toddlers: influence of age, sex, race, growth, and human milk feeding[J].J Bone Miner Res,2013,28(1):206-212.
  [14]黄桂芳,李海飞,刘一心.小儿骨密度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4,29(23):3762-3764.
  [15]李黎,刘晓红,红京,等.277例孕产妇体格状况、营养状况调查及其超声骨密度的测定[J].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09,15(12):885-890.
  [16] Feigenberg T,Ben-Shushan A,Daka K,et al.Ultrasound-diagnosed puerperal osteopenia in young primiparas[J].J Reprod Med,2008,53(4):287-293.
  [17]韩素玲,郭卫芳.837例婴幼儿骨密度检测结果分析[J].江苏卫生保健,2014,16(5):55-56.
  [18]徐小晶,张雪玉,倪钰飞,等.南通市0~12月龄婴儿骨密度值影响因素的研究分析[J].中国处方药,2017,15(2):130-131.
  [19]邢存乔,陈海琼,曾广萍.学龄前儿童骨密度与血清25-(OH)D水平的相关性[J].中国医药导报,2019,16(17):63-67.
  [20]于伟平,何晓燕,孙玉叶.42 d婴儿胫骨超声骨密度值与体格发育、喂养方式关系调查分析[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0,18(12):979-981.
  (收稿日期:2019-12-24) (本文編辑:姬思雨)

相关

相关

相关

  • 让信息技术在历史课中彰显魅力

  • 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氛围营造漫谈

  • 浅议抓好农村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的方法

  • 浅谈多种评价方式提高小学生的综合素质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 开展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