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复经颅磁刺激降低抑郁症患者尼古丁渴求的效果研究

》首页 》 医学论文 》重复经颅磁刺激降低抑郁症患者尼古丁渴求的效果研究
作者:无, 字数:16344

   【摘要】 目的:探讨重复经颅磁刺激在降低抑郁症患者焦虑抑郁症状及尼古丁渴求中的应用效果。方法:选择2018年12月-2019年6月于赣州市某三级甲等医院门诊和住院治疗的抑郁症患者60例。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每组30例。研究组采取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对照组则采取假性刺激治疗,疗程4周,随访16周。比较两组焦虑抑郁程度、尼古丁依赖程度及吸烟渴求程度。结果:治疗前,两组汉密顿焦虑量表(HAMA)、汉密顿抑郁量表(HAMD-17)、尼古丁依赖严重程度检验量表(FTND)、吸烟渴求视觉模拟量表(VAS)、失眠严重指数量表(ISI)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HAMA、HAMD-17、FTND、VAS、ISI评分均低于治疗前,且研究组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抑郁症患者采取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效果显著,能够改善患者焦虑抑郁程度,减轻尼古丁渴求度,改善患者睡眠质量。
   【关键词】 抑郁症 重复经颅磁刺激 焦虑抑郁 尼古丁渴求 睡眠质量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application effect of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in reducing anxiety and depression symptoms and nicotine craving in patients with depression. Method: A total of 60 patients with depression were selected from the outpatient and inpatient treatment in tertiary class A hospital of Ganzhou City from December 2018 to June 2019. They were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study group by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 30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study group was treated with repeated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while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sham stimulation, the course of treatment was 4 weeks, followed up for 16 weeks. The levels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nicotine dependence and cigarette craving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 Before treatment, there were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Hamilton anxiety scale (HAMA), 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 (HAMD-17), fagerstrom test of nicotine dependence (FTND), 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 for smoking craving, and insomnia severity index (ISI)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After treatment, HAMA, HAMD-17, FTND, VAS, ISI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lower than those before treatment, and those of the study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The effect of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on depression is remarkable, it can improve the degree of anxiety and depression, reduce nicotine craving and improve sleep quality.
   [Key words] Depression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Anxiety and depression Nicotine craving Sleep quality
   First-author’s address: The Third People’s Hospital of Ganzhou City, Ganzhou 341000, China
   doi:10.3969/j.issn.1674-4985.2020.26.040
   抑郁癥是心境障碍主要类型,以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特征,每次症状持续至少数周,长者甚至数年,轻者情绪消沉,重者甚至有自杀意识或行为倾向,并伴有不同程度的失眠,持续发展还会导致思维迟缓、躯体症状及认知功能损害[1]。研究发现,吸烟在精神疾病患者中较为常见,且抑郁症患者吸烟率及吸烟量远高于其他疾病患者及一般人群。烟草中包含的尼古丁不仅会对大脑功能造成影响,还会增加呼吸系统疾病、血管性疾病等发生风险,危害抑郁症患者生理健康[2]。因此,临床在治疗抑郁症时需注意改善抑郁症患者尼古丁渴求程度,以减轻疾病对患者的影响。重复经颅磁刺激是一种无创的磁刺激疗法,在精神疾病及尼古丁依赖治疗中均有一定应用价值[3-4]。基于此,本研究在抑郁症伴尼古丁依赖患者中采取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旨在探讨其对患者焦虑抑郁症状、尼古丁渴求度及睡眠质量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2018年12月-2019年6月于赣州市某三级甲等医院门诊和住院治疗的抑郁症患者60例。(1)纳入标准:①符合《国际疾病与相关问题统计分类第10版(ICD-10)》中抑郁障碍诊断标准[5];②年龄18~65岁;③为首发抑郁症或复发性抑郁,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D-17)评分均不低于17分;④烟龄>1年,吸烟量>10支/d,尼古丁依赖量表评定≥5分。(2)排除标准:①合并严重心脑血管疾病、癫痫、青光眼等躯体疾病;②依从性差,无法配合研究;③体内有心脏起搏器植入或金属植入物。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患者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每组30例。患者均知情同意且自愿参与本研究,研究获得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
  1.2 方法 研究组采取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使用YRD CCY-Ⅱ型磁场刺激仪(武汉依瑞德医疗设备新技术有限公司),左侧额叶背外侧区为治疗部位,刺激线圈正面与头皮相切,线圈刺激频率设置为10 Hz,每秒发射脉冲10次,连续刺激4 s,单次刺激次数40次,间隔时间26 s,设定刺激强度为110%运动阈值,治疗时间为20 min/次,共计完成4 000次刺激。每周治疗5 d,之后间隔2 d,连续治疗4周,随访16周。对照组则进行假性刺激治疗:采用YRD CCY-Ⅱ型磁场刺激仪(武汉依瑞德医疗设备新技术有限公司)进行假性刺激治疗,左侧额叶背外侧区为治疗部位,刺激线圈正面与头皮相切,线圈刺激频率设置为0 Hz,其他具体操作同研究组,连续治疗4周,随访16周。在此期间两组均常规服用抗抑郁症药物治疗。
  1.3 观察指标与评价标准 观察两组治疗前后焦虑抑郁程度、尼古丁依赖程度、吸烟渴求程度及睡眠质量变化情况。(1)采用汉密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 HAMA)评估患者焦虑程度[6],共计14个条目,采用0~4分的5级评分法,<7分代表没有焦虑症,评分越高则说明焦虑程度越严重。(2)汉密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17, HAMD-17)[7],包括焦虑/躯体化、认知障碍、体重、昼夜变化、阻滞、睡眠障碍、绝望感7个因子,共计17个项目,其中10项采用5级评分(0~4分),7项采用3级评分(0~2分),评分范围0~54分,总分<7分代表正常,≥17分代表肯定有抑郁,得分越高说明抑郁症状越严重。(3)采用尼古丁依赖严重程度检验量表(fagerstrom test of nicotine dependence, FTND),共计6个条目,评分范围0~10分,0~2分代表依赖度极低,3~4分代表依赖度低,5分表示中度依赖,6~7分为重度依赖,8~10分代表极重度依赖[8]。(4)吸烟渴求视觉模拟量表(visual analog scale, VAS),在纸上面划一条10 cm横线,一端为0,表示无渴求,另一端为10,代表渴求最强烈,让患者根据自我感觉在横线上横线上画记号,表示吸烟渴求程度[9]。(5)采用失眠严重指数量表(the insomnia severity index, ISI),包括入睡困难、睡眠维持、早醒、睡眠模式满意度、日常功能影响度、生活质量影响度、睡眠问题担心度7项,采用5级评分法(0~4分)评估,评分越低则睡眠质量越好[10]。
  1.4 统计学处理 将所有数据录入Excel表格,经双人核对无误后,采用SPSS 23.0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组内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字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一般资料比较 对照组女3例,男27例;年龄26~64岁,平均(44.07±8.59)岁;病程4~25个月,平均(13.68±3.92)个月;烟龄2~22年,平均(11.89±4.47)年;吸烟量16~42支/d,平均(29.37±6.21)支/d。研究组女4例,男26例;年龄25~64岁,平均(44.02±8.63)岁;病程4~26个月,平均(13.71±3.88)个月;烟龄2~23年,平均(11.92±4.45)年;吸烟量17~42支/d,平均(29.41±6.25)支/d。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2.2 两组焦虑抑郁程度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HAMA 、HAMD-17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HAMA、HAMD-17评分均低于治疗前,且研究组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3 两组尼古丁依赖和吸烟渴求程度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FTND、VAS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FTND、VAS评分均低于治疗前,且研究组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4 两组睡眠质量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ISI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ISI评分均低于治疗前,且研究组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統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尼古丁是烟草的主要成分,能够作用于烟碱乙酰胆碱受体,促使多巴胺增加,导致大脑空虚感,而通过吸烟提高尼古丁浓度后能够缓解尼古丁快速代谢导致的空虚感,达到精神放松效果,持续发展易导致尼古丁依赖,造成吸烟渴求度增高[11-12]。但尼古丁会刺激末梢血管收缩,导致血压上升、呼吸加快等,增加心脑血管疾病发生风险,且烟草还含有一氧化碳、焦油等有害物质,大量吸烟不仅会损害呼吸系统,还会增加致癌风险[13]。
   抗精神病药物治疗虽可促使多巴胺水平升高,达到放松精神、缓解抑郁情绪作用。但在长期摄入尼古丁期间,大脑神经系统对尼古丁刺激产生依赖,戒烟时因身体突然缺失尼古丁,易引起内分泌、内循环失衡,致使多巴胺活性作用降低,单纯药物治疗在改善患者尼古丁渴求中的作用并不明显。同时,戒烟会引起明显的戒断反应,主要表现为情绪焦躁、睡眠异常等,不利于疾病控制。本研究结果显示,研究组治疗后HAMA、HAMD-17、FTND、VAS、ISI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表明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抑郁症效果确切,能够减轻患者焦虑抑郁程度,缓解尼古丁渴求程度,改善患睡眠质量。重复经颅磁刺激是一种无创治疗方法,磁信号可穿透颅骨刺激大脑神经,使刺激处细胞发生兴奋性突触后电位总和,减少抑制性突触后电位的发生,从而恢复大脑皮质与整体神经网络正常功能,减轻抑郁症患者焦虑抑郁程度[14-16]。同时,高频磁信号能够诱导尾状核释放多巴胺,使多巴胺释放增加,最终达到兴奋的效果,从而利用物理作用改变大脑的奖赏机制,使其降低对尼古丁的依赖[17]。重复经颅磁刺激还可有效刺激大脑中枢,调节与睡眠相关皮质功能区,促进多巴胺、去甲肾上腺素等释放,改善神经内分娩活动,促使患者快速入睡,改善患者睡眠质量[18-19]。黄婉立等[20]研究发现,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采取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不仅能够改善精神症状,还可减轻烟草依赖,降低吸烟量。此结果进一步证明重复经颅磁刺激在精神疾病合并尼古丁渴求治疗患者中的应用价值。但本研究对重复经颅磁刺激在改善抑郁症患者尼古丁渴求中的具体机制研究不够深入,且目前针对重复经颅磁刺激在戒烟中的研究较少,缺乏大量资料的支持,临床还需进一步深入研究,以期探寻减少抑郁症患者吸烟行为的安全、有效的干预方法,以减轻患者烟草依赖及睡眠障碍,改善患者身心健康状况。    综上所述,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抑郁症效果显著,能够改善患者焦虑抑郁程度,减轻尼古丁依赖及烟草渴求度,改善患者睡眠质量,具有较高的临床价值。
  参考文献
  [1]祝峰,但堂群,曹文滔.重复经颅磁刺激对抑郁症患者的疗效观察[J].神经损伤与功能重建,2019,14(1):45-46,50.
  [2]顾培,仇玉莹,李晓征.重复经颅磁刺激辅助治疗老年抑郁症的疗效观察[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7,25(3):588-590.
  [3]程红,陈湛,胡立娜,等.中枢谷氨酸增多可能是抑郁与吸烟成瘾伴发的原因[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9,27(7):1115-1120.
  [4]张国富,诸春明,王军.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抑郁症负性认知及情绪的疗效观察[J].中国神经精神疾病杂志,2018,44(7):397-401.
  [5]季建林.中国抑郁障碍防治指南修订与抑郁障碍的规范治疗[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5,24(4):292-293.
  [6]张宇翔,郭蓉娟,耿东.基于关联规则和熵聚类算法的抑郁症肝郁脾虚证患者汉密尔顿抑郁/焦虑量表研究[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8,41(9):781-786.
  [7]黃伟,张艳梅,王骞,等.艾司西酞普兰与西酞普兰对抑郁症患者HAMD评分和CGI评分的影响比较[J].湖南师范大学学报(医学版),2019,16(3):24-27.
  [8]李赋,李毅,郭怡阳,等.尼古丁依赖检测量表在男性吸烟精神分裂症住院患者中的试测[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7,31(8):630-634.
  [9]曹延筠,孙洪强,陈大方,等.视觉模拟标尺评估吸烟者尼古丁渴求强度的能力初探[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9,18(3):220-223.
  [10]白春杰,纪代红,陈丽霞,等.失眠严重程度指数量表在临床失眠患者评估中的信效度研究[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8,34(28):2182-2186.
  [11]李峙玉,汪沁,李博,等.尼古丁成瘾戒断对心理依赖和躯体依赖的差异性影响[J].中国临床药理学与治疗学,2019,24(9):969-976.
  [12]齐向欣,许丹阳,张琳,等.吸烟及尼古丁依赖对腹腔镜手术后疼痛的影响[J].中国医师进修杂志,2017,40(3):222-226.
  [13]时园园,张勇,程敬亮,等.基于结构协变网络评价尼古丁依赖者脑结构损伤机制[J].中华医学杂志,2019,99(9):669-674.
  [14]杨栋,谌益华,彭红莉,等.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首发抑郁症疗效和认知功能研究[J].精神医学杂志,2017,30(1):56-58.
  [15]田海佳,朱程,刘林晶,等.低频重复经颅磁刺激对抑郁症患者BDNF及认知功能的影响[J].浙江临床医学,2019,21(8):1063-1065.
  [16]朱蓓英,尹肖雯.重复经颅磁刺激联合运动疗法对抑郁症患者认知功能和血清炎症细胞因子水平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19,29(22):113-117.
  [17]刘海霞,李西荣,李晓靖,等.重复经颅磁刺激治疗吸烟的临床研究进展[J].中华精神科杂志,2019,52(4):279-282.
  [18]朱宁,赵伟丽,朱洪山,等.重复经颅磁刺激联合盐酸帕罗西汀对卒中后抑郁症患者治疗效果观察[J].安徽医药,2018,22(12):2431-2434.
  [19]余正和,杨永芬,王晟东,等.低频重复经颅磁刺激联合唑吡坦治疗原发性失眠的疗效评价[J].中华精神科杂志,2017,50(1):31-34.
  [20]黄婉立,沈芳,张江涛,等.重复经颅磁刺激对住院精神分裂症患者吸烟数量的影响[J].上海精神医学,2016,28(6):309-317.
  (收稿日期:2020-02-04) (本文编辑:姬思雨)

相关

相关

相关

  • “0”的困惑

  • 照耀留守儿童的阳光

  • 让生活元素在初中语文教学中遍地生花

  • 药物里的美丽误会

  • 老年人理财稳为先

  • 小事培养大情商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