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对生存获益的影响

》首页 》 医学论文 》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对生存获益的影响
作者:无, 字数:15798

   【摘要】 目的:探讨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对生存获益的影响。方法:选取2012年2月-2016年2月本院收治的肺转移肿瘤患者50例。根据是否手术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每组25例。对照组只给予患者化疗和放疗等内科治疗,研究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使用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比较两组一般资料、无瘤间期、患病时间、转移后存活时间及治疗后情况。结果:对照组无瘤间期中DFI-1为(43.9±3.4)个月,与研究组的(43.3±3.0)个月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患病时间、转移后存活时间均长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并发症发生率、疼痛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在对肺转移肿瘤患者进行治疗过程当中,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加化疗等综合治疗的效果较单纯内科治疗理想。如果转移肿瘤能够完整切除就应该积极手术治疗,这样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获益。
   【关键词】 肺转移肿瘤 手术切除 生存获益 疼痛评分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effect of surgical resection of lung metastases on survival benefit. Method: Fifty patients with lung metastatic tumor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February 2012 to February 2016 were selected. They were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study group according to whether the operation was performed, 25 cases in each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was only given 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on the basis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study group used surgical resection of lung metastases. The general information, tumor free interval, disease time, survival time after metastasis and treatment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Result: The tumor-free interphase DFI-1 in the control group was (43.9±3.4) months, compared with (43.3±3.0) months in the study group, the difference was not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disease duration and survival time after metastasis in the study group were long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The complication rate and pain score of the study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differences were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In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lung metastases, the effect of comprehensive treatment such as surgical resection and chemotherapy is better than that of simple medical treatment. If the metastatic tumor can be completely removed, surgical treatment should be actively carried out, which can improve the survival benefits of patients.
   [Key words] Lung metastases Surgical resection Survival benefit Pain score
   First-author’s address: Kaiping Central Hospital, Kaiping 529300, China
   doi:10.3969/j.issn.1674-4985.2020.23.037
   在惡性肿瘤中,肺脏属于常见的转移部位,研究显示,患者感觉不适就医时已经处于肿瘤晚期,通常认为手术意义不大或无法手术。所以临床中会应用化疗或者靶向治疗甚至放疗等综合治疗,但是大多数针对肺转移肿瘤的治疗效果并不理想,也有部分患者不能长期忍耐放疗和化疗,所以导致保守治疗对该部分患者的效果不尽人意[1]。近年来发现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治疗有一定的优势,研究显示,如果只是针对肺转移肿瘤患者,并且身体中无其他的转移可以实施外科干预[2]。为了更好地探究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的效果,本次研究将2012年2月-2016年2月本院收治的肺转移肿瘤患者50例,分成手术组和非手术组,比较两组患者的生存获益,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2年2月-2016年2月本院收治的肺转移肿瘤患者50例。(1)纳入标准:①使用正电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CT、头颅磁共振成像、腹部CT进行检查,结果显示并没有肺部之外的转移;②临床症状为乏力、发热、气短、痰血、刺激性咳嗽、胸背部疼痛、胸闷、咳痰等;③实施肝肾功能、血常规、肺功能、凝血功能、心电图等检测,患者耐受度较好,心肺功能良好,并且没有其他伴发疾病会影响手术;④使用胸部计算机断层扫描检测显示,肺部的肿瘤可以完全切除(原发肿瘤已经切除)。(2)排除标准:①原发肿瘤;②依从性较差;③有手术禁忌者。根据是否手术分为对照组和研究组,每组25例。对照组为非手术患者,研究组为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组。患者均知晓本研究且自愿参与,此次研究经过本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方法
  1.2.1 对照组 只给予患者化疗和放疗等内科治疗。本次研究使用的药物为:吉西他滨(生产厂家:辰欣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113371,规格:0.2 g)1 g/m2;顺铂(生产厂家:贵州汉方制药有限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020272,规格:100 mL∶顺铂100 mg与氯化钠900 mg)60 mg/m2。根据原发肿瘤选择相应化疗药物。
  1.2.2 研究组 在对照组的基础上使用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手术器械使用的是Ethicon Surgery,胸腔镜系统使用的是Olympus,撑开胸腔使用的是某医科大学研究小组生产的一种名为小切口单叶挡板固定式胸腔手术撑开器。双腔气管插管联合静脉麻醉,实施侧卧位,健侧通气,将腰部抬高,经过第7根肋骨的间隙制作1.2 cm切口,放入胸腔镜,观察胸腔和肺部肿瘤的情况,并在第5肋腋前线的位置制作一个5.5 cm左右的小切口,使用小切口胸腔撑开器将肋骨撑开,并实施相关的手术切除,对所有的肿块组织进行速冻和切片,如果是恶性肿瘤,根据情况需要做肺楔形切除或肺叶切除术。
  1.3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1)比较两组一般资料,包括器官功能状态、年龄、原发肿瘤、性别、其他肿瘤病史、首次胸部发病位置、转移、吸烟。(2)比较两组无瘤间期(disease free interval, DFI),DFI-1:诊断为原发腺癌以及首次出现肺部转移之间的无病期[3-4]。(3)比较两组患病时间、转移后存活时间。患病时间:首次检查出肿瘤一直到死亡或者最后一次随访之间的时间[5-6]。转移后存活时间:根据第一次转移,直到手术后其他原因死亡或者因为肿瘤死亡或者最终一次随访的时间。(4)比较两组治疗后情况[7]。包括并发症发生情况和疼痛评分。疼痛采用VAS评分,以0~10分评估,得分越高表明疼痛越严重。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8.0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比较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字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一般资料比较 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1。
  2.2 两组无瘤间期比较 对照组无瘤间期中DFI-1为(43.9±3.4)个月,与研究组的(43.3±3.0)个月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t=1.699,P>0.05)。
  2.3 两组患病时间、转移后存活时间比较 研究组患病时间、转移后存活时间均长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4 两组治疗后情况比较 研究组并发症发生率、疼痛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身体中血液实施气体交换的位置为肺部,并且该部位包含较多的毛细血管网,可以将身体中的血液进行过滤,如果肿瘤恶化程度较大,处于不断散播的阶段时,肺部的肿瘤就会形成转移瘤[8]。转移肿瘤发生在肺部的概率较大,同时肺部也是第一个远处转移的位置。因为只发生在肺部和原发灶中,所以给予手术切除治疗会有一定的效果,手术方式将两个病灶完全切除后,可抑制肿瘤的继续发展,同时还可以抑制肿瘤扩散的能力[9]。
   肺转移瘤是机体中的恶性肿瘤通过转移的方式进入到肺部形成肺肿瘤,一旦形成就属于晚期阶段[10]。本次研究中使用的是肺转移肿瘤非手术治疗和手术切除治疗,比较两组的效果。切除手术起始年代为20世纪90年代初,在1992年实施第一例手术。在这近30年的时间中,这项手术被更多的医生所使用,同时也被美国NCCN肺癌治疗指南邀请写入。因此可以证明该技术较为成熟,可以更好地治疗肺转移肿瘤[11]。
   针对肺转移瘤的特点:从解剖学来说,肺部中具有两套血液供应系统,(1)营养性的支气管动静脉系统;(2)功能性肺动静脉系统,血液需要从肺部进行循环过滤等[12]。肺循环属于低压系统,在此经过的血液流速都比较慢,凝固的纤维活性比较高,促使肿瘤更好的着床和停滞,所以肺部是肿瘤发生转移的主要器官。部分学者研究后发现,内皮细胞和肿瘤细胞有黏附现象,产生出固定连接和对接连接的说法,在被肿瘤侵袭的这个过程就是宿主细胞和介导瘤细胞互相反应的过程[13]。也有研究显示组织肉瘤、肾肿瘤、乳腺癌、直肠癌所致肺转移肿瘤均可通过肺转移切除手术达到效果[14]。手术切除是治疗肿瘤的首选手段,优势在于可以将病灶全部切除,防止发生其他的转移,研究结果可以证实:研究组并发症发生率、疼痛评分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同时也证明手术的效果较好。
   治疗肺转移瘤使用切除手术的优势主要为:(1)手术过程中可以更直观地看到病变位置,减少患者并发症的发生[15]。在治疗过程中可能会发生胸腔积液、肺部漏气、肺部感染、呼吸困难等,但是在经过精细的治疗后均可恢复,并且在手术过程中没有出现死亡现象[16]。(2)適合此类手术的患者较多[17]。(3)如果患者的双肺均出现转移瘤,可以立即实施切除手术[18]。有学者认为使用肿瘤手术切除能更加全面地看到肿瘤的位置,将其切除后更好的降低了复发率,所以在转移肿瘤可以完整切除的情况下,可以将其作为肺转移肿瘤的主要治疗方式[19-20]。在手术后较多患者的生存时间较长,研究结果显示:对照组无瘤间期中DFI-1为(43.9±3.4)个月,与研究组的(43.3±3.0)个月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原发肿瘤已经切除,DFI-1是诊断为原发腺癌以及首次出现肺部转移之间的无病期,所以无对比性。研究组患病时间、转移后存活时间均长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可以说明肺转移肿瘤手术切术对患者来说具有延长生命的意义。    综上所述,在对肺转移肿瘤患者进行治疗的过程中,肺转移肿瘤手术切除加化疗等综合治疗的效果比较理想,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获益,但是这也只适合于肺转移肿瘤能够达到彻底切除的患者,所以,对于能够达到彻底切除的肺转移肿瘤患者还是应该积极手术治疗。
  参考文献
  [1]张阳阳,刘耀升,祝宝让,等.动脉栓塞联合后路环形减压术治疗肺癌脊柱转移瘤压迫症[J].中国矫形外科杂志,2019,167(13):1153-1158.
  [2] Pasqualetti F,Montrone S,Vivaldi C,et al.Stereotactic Body Radi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Lung Oligometastases from Colorectal Cancer[J].Anticancer Research,2017,37(1):315-320.
  [3]周荣升,张翼翔,王月新,等.61例肺转移瘤的外科治疗与预后因素分析[J].大连医科大学学报,2018,40(6):529-532.
  [4] Boppart S A,Brown J Q,Farah C S,et al.Label-free optical imaging technologies for rapid translation and use during intraoperative surgical and tumor margin assessment[J].Journal of Biomedical Optics,2017,23(2):1-10.
  [5]常春,姚婉贞,方天舒.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死因构成及其生存时间的影响因素[J].中华医学杂志,2011,91(12):824-827.
  [6] Zhang Y,Wang X Q,Liu H,et al.A multicenter, large-sample,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on improving the median survival time of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by combination of Ginseng Rg3 and chemotherapy[J].Zhonghua Zhong Liu Za Zhi,2018,40(4):295-299.
  [7]叶依依,刘胜,孙霃平,等.乳移平调控前转移微环境抑制乳腺癌肺转移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37(1):86-93.
  [8] Dore-Savard L,Chen Z,Jr P T W,et al.Delayed Progression of Lung Metastases Following Delivery of a Prodrug-activating Enzyme[J].Anticancer Research,2017,37(5):2195-2200.
  [9]李甲振,杨永亮,张岩,等.Gab2、BMI1在骨肉瘤原发病变和配对肺转移标本中的差异性表达及其临床意义[J].中华实验外科杂志,2019,36(1):47-50.
  [10] Celik E,Semrau R,Baues C,et al.Robot-assisted Extracranial Stereotactic Radiotherapy of Adrenal Metastases in Oligometastatic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J].Anticancer Research,2017,37(9):5285-5291.
  [11]夏慧,刘首明,夏清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常见致病菌及耐药性分析[J].中国医学创新,2017,14(24):103-105.
  [12]程煜,马凤华,王星然,等.胸部CT平扫在妊娠滋养细胞肿瘤肺转移中的临床应用[J].中华妇产科杂志,2018,53(6):384-389.
  [13]陈善明,平安松,刘鸿,等.整合素αvβ3和αvβ5在发生肺转移的骨肉瘤组织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J].中华实验外科杂志,2018,35(2):350-352.
  [14]陈玲,朱有志,郑珂,等.BRAFV600E/端粒酶反转录酶在甲状腺乳头状癌肺转移中的表达及其临床意义[J].中华实验外科杂志,2019,36(8):1455-1458.
  [15]朱卫平,贺西淦,赵一鸣,等.M2型肿瘤相关巨噬细胞中单酰基甘油酯酶不同表达对MHCC97H肝癌细胞肺转移的影响[J].中华实验外科杂志,2019,36(5):827-829.
  [16]支天,张伟令,黄东生,等.儿童晚期肝母细胞瘤伴肺转移56例的治疗及预后分析[J].中华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18,33(3):217-220.
  [17]朱杨壮壮,邹纯朴,陈晓,等.小鼠肿瘤肺转移模型及其应用进展[J].中國实验方剂学杂志,2019(14):25-31.
  [18]刘伯元,张然,金晓毛,等.131I治疗分化型甲状腺癌伴肺转移的疗效及影响因素分析[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17,52(2):252-255.
  [19]李超,王晖,李元明,等.胃癌肝转移和肺转移长期生存一例[J].中华老年医学杂志,2018,37(5):584-586.
  [20]方一,徐唱,李大伟,等.肿瘤源性血管内皮生长因子A促进鼻咽癌肺转移的实验研究[J].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2018,53(1):27-33.
  (收稿日期:2019-12-30) (本文编辑:姬思雨)

相关

相关

相关

  • 让信息技术在历史课中彰显魅力

  • 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氛围营造漫谈

  • 浅议抓好农村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的方法

  • 浅谈多种评价方式提高小学生的综合素质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 开展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