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对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首页 》 医学论文 》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对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的影响
作者:无, 字数:15176

   【摘要】 目的:探討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对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的影响。方法:选取2018年3月-2019年10月本院收治的78例精神分裂症患者,按随机数字表法分为对照组与观察组,各39例。对照组采用利培酮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采取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比较两组治疗前与治疗8周后的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质量量表(schizophrenia quality of life scale,SQLS)和自我效能量表(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GSES)评分。结果:治疗8周后,两组SDS与SAS评分均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组均低于对照组(P<0.05)。治疗8周后,两组SQLS各维度评分及总分均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组均低于对照组(P<0.05)。治疗8周后,两组GSES评分高于治疗前,且观察组高于对照组(P<0.05)。结论: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可有效改善精神分裂症患者抑郁、焦虑的负性情绪,同时提高患者的自我效能感以及生活质量,具有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
   【关键词】 正念认知疗法 运动疗法 精神分裂症
   [Abstract] Objective: To explore the effect of mindfulness cognitive therapy combined with exercise therapy on negative emotion and quality of life in patients with schizophrenia. Method: A total of 78 schizophrenic patients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March 2018 to October 2019 were selected. They were divided into control group and observation group by random number table method, with 39 patients in each group. The control group was treated with Risperidone, and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treated with mindfulness cognitive therapy combined with exercise therapy on the basis of the control group. The scores of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 (SAS),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 schizophrenia quality of life scale (SQLS) and 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GSES)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before and 8 weeks after treatment. Result: After 8 weeks of treatment, SDS and SAS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lower than those before treatment, and those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ose of the control group (P<0.05). After 8 weeks of treatment, the all dimension and total scores of SQLS in the two groups were lower than those before treatment, and those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low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P<0.05). After 8 weeks of treatment, the GSES score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higher than those before treatment, and that of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of the control group (P<0.05). Conclusion: Mindfulness cognitive therapy combined with exercise therapy can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negative emotions of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schizophrenia patients, and improve the self-efficacy and quality of life of patients, which has important clinical application value.
   [Key words] Mindfulness cognitive therapy Exercise therapy Schizophrenia
   First-author’s address: Mental Hospital of Guangzhou Civil Affairs Bureau, Guangzhou 510430, China    doi:10.3969/j.issn.1674-4985.2020.26.027
   精神分裂症属于精神病中的常见疾病,多起病于青壮年,具有病程长、易反复的特点[1]。症状主要表现为感知、思维、情感、行为等多方面的障碍和精神活动的不协调,通常会伴随抑郁、恐惧、愤怒等负性情绪,严重者甚至会自残或自杀[2]。目前,精神分裂症尚无法治愈,药物治疗是该疾病的首选方式,但药物只能控制患者的病情,并不能达到改善认知功能,消除负性情绪的效果。有研究提出,药物治疗与康复治疗相结合的多元化治疗方案更有利于精神分裂症患者的症状缓解[3]。基于此,本研究观察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对精神分裂症患者对负性情绪及生活质量的影响,为探索治疗精神分裂症的新方案提供借鉴,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8年3月-2019年10月在本院接受治疗的78例精神分裂症患者。纳入标准:(1)符合《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标准,包括反复出现言语性幻听、原发性妄想、明显的意志减退或缺乏等[4];(2)初中及以上文化,能够配合治疗;(3)病程≥1年,年龄>18岁。排除标准:(1)难治性精神分裂症;(2)合并脑器质性疾病;(3)癫痫病史;(4)近3个月内曾服用可能影响认知功能的药物;(5)既往有酒精、药物依赖及滥用史;(6)严重的躯体疾病或自杀倾向;(7)妊娠期妇女。均获得法定监护人的知情同意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已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
  1.2 方法 对照组采用利培酮胶囊(生产厂家:宁波大红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批准文号:国药准字H20060697,规格:1 mg)治疗,起始剂量为1 mg/次,2次/d,根据病情调整用药剂量,调整时间间隔不可低于1周,最大有效日剂量不应超过8 mg。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进行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正念认知疗法:患者每周进行2 h的正念认知训练,共8周。训练内容从第1周至第8周分别为(1)呼吸觉察、正念吃葡萄干;(2)身体扫描冥想;(3)正念运动瑜伽,正念呼吸;(4)情绪冥想;(5)声音禅修;(6)面对困境练习;(7)慈心禅练习、3 min休息;(8)规划一个充满正念的未来。运动疗法:根据患者的特长爱好制定中等强度的有氧运动(慢跑、坡路骑自行车、滑冰、跳绳、健身操等),每天训练时间大于30 min,每周训练5次,训练过程中根据患者训练情况及时调整方式和运动量,共8周。
  1.3 观察指标与判定标准 (1)比较两组治疗前与治疗8周后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与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评分。SDS和SAS分别包含20条题目,每题对应4个选项即没有或很少时间,小部分时间,相当多时间,绝大部分或全部时间,正向计分题为1~4分,反向计分题为4~1分。总分乘以1.25,四舍五入取整数,分别得到SDS和SAS评分。SDS评定的分界值为53分,SAS评定的分界值为50分,分值越高抑郁、焦虑程度越严重[5-6]。(2)比较两组治疗前与治疗8周后精神分裂症患者生活质量量表(SQLS)评分。SQLS包含心理社会(15个条目),精力或动机(7个条目),副反应(8个条目),共30条目,每个条目对应5个选项,从来没有,计0分;偶尔,计1分;有时,计2分;经常,计3分;总是如此,计4分[7]。总计120分,分值越低生活质量越好。(3)比较两组治疗前与治疗8周后自我效能量表(GSES)评分,共10个项目,每个项目4个选项,1~4分,满分40分,分值越高自我效能感越好[7]。
  1.4 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20.0软件对所得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用(x±s)表示,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组内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比较采用字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一般资料比较 对照组男18例,女21例;年龄20~47岁,平均(32.44±7.72)岁;病程1~6年,平均(4.10±1.52)年,受教育时间9~12年,平均(10.56±1.03)年。观察组男19例,女20例;年龄22~44岁,平均(32.64±6.24)岁,病程2~6年,平均(4.21±1.28)年;受教育时间8~12年,平均(10.51±1.22)年。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2.2 两组治疗前与治疗8周后SDS和SAS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SDS与SAS评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8周后,两组SDS与SAS评分均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组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3 两组治疗前与治疗8周后SQLS评分比
  较 治疗前,两组心理社会、精力或动机、副反应及SQLS总分比较,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8周后,两组心理社会、精力或动机、副反应及SQLS总分均低于治疗前,且观察組均低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4 两组治疗前与治疗8周后GSES评分比较 治疗前,两组GSES评分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8周后,两组GSES评分均高于治疗前,且观察组高于对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精神分裂症是一种迁延性精神疾病,易复发,严重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及社会功能,也对其家庭造成严重的经济和精神负担[8-9]。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的精神分裂症患病人数已由1990年的1 310万增至2019年的2 100万,成为全球重要的公共卫生问题[10]。有研究提出,精神分裂症患者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焦虑、抑郁情绪,严重者会出现轻生、伤人等过激的行为[11]。目前,坚持用药可在一定程度上改善精神分裂症患者的临床症状,但针对提高患者心理健康、社会功能等方面仍欠佳[12]。    正念认知疗法是正念和认知疗法的结合,其是在正念理论与实践的基础下,进行呼吸、正念行走、正念工作和正念生活等训练,以利于患者的正念觉知能力提高[13-14]。尤其是对自身的负性自动思维及其深层核心信念的自主觉知,与贝克和埃利斯的认知疗法相比较,正念认知疗法尝试改变人与认知的关系,而非认知本身[15]。患者通过正念认知训练,能够初步应用正念练习的方法,获得较好的自我觉察、情绪管理能力和在困境中保持内在稳定的能力[16]。另外有研究提出,运动治疗使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注意力从内心转向外部世界,不但可以改善抑郁、焦虑情绪,还可以改善其病情[17]。本研究结果显示,治疗8周后,观察组SDS与SA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治疗8周后,观察组GSES评分优于对照组(P<0.05),提示使用正念认知训练可以有效提升患者的自我效能感,提高患者的自信心,对患者情绪控制、自我行为管理、角色功能、临床症状控制、医患沟通等各方面都有积极有效的帮助。
   此外,准确评价患者的生活质量为防治精神分裂症的重要部分[18]。本研究发现,治疗8周后,观察组心理社会、精力或动机、副反应及SQLS总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提示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可明显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运动疗法调动了患者参与治疗的积极性,并通过运动提高了心脏的机能,从而消除患者的不适感[19]。同时,正念认知疗法通过纠正患者的偏差感知和改善惯性思维模式,帮助患者培养成就感和自信心,最终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20]。
   综上所述,在按时服用药物治疗的基础上,采用正念认知疗法联合运动疗法可以改善精神分裂症患者抑郁、焦虑的负性情绪,提高患者的自我效能感和生活质量,具有重要的临床应用价值。
  参考文献
  [1]潘惠.丁螺环酮辅助治疗慢性精神分裂症阴性症状的临床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17.
  [2]张欣.精神分裂症患者对面部情绪表情识别的特征[D].沈阳:中国医科大学,2013.
  [3]王会秋,李群,徐桂娟,等.首发精神分裂症患者康复治疗现状[J].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8,26(11):1756-1760,封3.
  [4]孙志刚.齐拉西酮对首发精神分裂症患者眼动功能和执行功能的影响[D].石家庄:河北医科大学,2015.
  [5]王爽.药物联合认知行为疗法对精神分裂症患者负性情绪及自我效能的影响[J].中国医学工程,2019,27(10):81-83.
  [6]王敬斋,张树荣.Zung焦虑抑郁自评量表对消化内科门诊患者焦虑抑郁的测评[J].临床消化病杂志,2016,28(3):150-153.
  [7]张秀英,刘玲,赖华,等.精神分裂症患者一般自我效能感和应对方式与父母教养方式的相关研究[J].华西医学,2017,32(12):1882-1885.
  [8]王锋锐,李鹏辉,王丽辉,等.社区个体服务计划对惠州市精神分裂症患者康复的影响[J].中国医药导报,2017,14(30):172-175.
  [9]张萍,栗克清,司天梅.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家庭负担及其与服药依从性的关系[J].大连医科大学学报,2016,38(2):129-133.
  [10]王江波.首发精神分裂症患者认知功能影响因素探究[D].太原:山西医科大学,2019.
  [11]李平,祁正斌.心理护理对精神分裂症患者不良情绪的影响分析[J].中外医学研究,2017,15(6):64-66.
  [12]潘贵春,刘梅,陶以珊,等.优质护理在精神分裂症患者中的应用[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5,12(11):44-45.
  [13]魏巍,刘春梅,王英,等.正念认知在老年糖尿病治疗领域的研究现状[J].中国急救复苏与灾害医学杂志,2018,13(10):1021-1022.
  [14]石乔,代娟,冯冬梅.改良型正念认知疗法联合放松训练对产后抑郁患者自我效能与抑郁状态的影响[J].中国医学创新,2018,15(15):100-102.
  [15]王卓贤.基于解释风格的正念认知训练对大学生抑郁情绪的影响[D].湖南:湖南师范大学,2017.
  [16]何孔亮.精神分裂症患者自我怜悯与病耻感的相关性及正念认知治疗作用探索[D].安徽:安徽医科大学,2018.
  [17]潘巧淑,磨麗莉,周芳珍.运动治疗及心理护理在精神分裂症康复中的应用[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8,31(16):2397-2399.
  [18]曾秀丽,黄仕善,陆秀萍,等.“关爱随访”在首发精神分裂症患者院外护理中的应用效果评价[J].中国临床新医学,2016,9(1):67-69.
  [19]钟晓燕,彭生辉,汪孝红,等.镜像视觉反馈疗法对脑卒中后上肢功能康复的研究进展[J].实用医学杂志,2018,34(8):1383-1386.
  [20]郭圣兰,苏爱云.个案管理护理模式对抑郁症患者应对方式及自我效能感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2019,25(24):87-89.
  (收稿日期:2020-02-06) (本文编辑:田婧)

相关

相关

相关

  • 让信息技术在历史课中彰显魅力

  • 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氛围营造漫谈

  • 浅议抓好农村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的方法

  • 浅谈多种评价方式提高小学生的综合素质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 开展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