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对企业商誉的影响规律研究

》首页 》 管理论文 》安全对企业商誉的影响规律研究
作者:无, 字数:15001

  摘要:随着我国二、三产业不断蓬勃发展,企业商誉逐渐走进人们视野中,但商誉需要依托良好的基础条件。当安全投入不足时,企业发生事故或质量问题会直接损害企业商誉,而在企业商誉受损后会损失大量核心客户,口碑受到严重伤害,从而进一步损害企业利益。若安全投入过多导致资金占用,也会使商誉其他要素受到影响。因此在保障企业商誉的同时设置合理的安全投入显得尤为重要。
  关键词:企业商誉;安全事故;投入产出比;商誉损值
  中图分类号:F276 文献标识码:A
  0 引言
  当下社会,随着互联网的不断普及与发展,企业的信誉和名声正在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对企业的招商引资、招聘员工、上市等都有着极大的影响,一旦企业流失了目标客户的信任,将极大地伤害企业短期效益和发展前景,造成难以挽回的长远影响,因此,现如今大部分有远见的企业开始重视自身商誉的维护,甚至通过做公益、积极参与社会建设的形式,有意识地树立起企业的良好口碑。
  1 企业商誉概述
  企业商誉可以大致分为狭义商誉与广义商誉,从狭义的角度看商誉指合作伙伴对于该企业的好感度,而在广义的角度,除了考虑到经济往来的合作方,还包含了企业特色化、差异化的运作模式带来的“好评”舆论力量。其要素可分为独特的地理区块优势带来的便捷性、较长时间的良好运转带来的企业信用、独特的科技水平或是组织管理能力带来的高效率、保密排他性。良好的商誉可以使企业用最少的资源达到最好的收益结果,提高客户忠诚度,加强供应商承诺,增加投资者信心。超额盈利使企业在生产、销售、运营等环节都拥有了较大的优势。
  虽然商誉作为一种较为隐形的资产没有实物形态,较难精准计算它对于企业利润的作用大小,但出资、评估等实际问题都切实推动建成体系化的商誉计量流程。较为传统的主流方法有超额收益法和割差法两种,超额收益法是指将企业收益与行业平均收益的差额确定为企业商誉的评估值,割差法是指将企业整体评估值(即收购总成本)减去单项有形资产评估值与可确指无形资产评估值[1]。同时这两种方法也可以计算得到突发事故对企业商誉的影响。
  2 安全事故对企业商誉的伤害
  2.1安全生产对企业的意义
  安全的基本功能在于“免受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是企业进行生产活动的客观需要,但其重要性和必要性不仅仅是由于它是职工最基础、最底层的需求,更体现在安全也是一种生产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看做是一种由企业提供,由职工消费的公共产品。安全生产不仅是职工与社会的美好希望,也是企业能稳步发展的重要基石。职工是重要的內部利益相关者,与公司的成功有着共同的利益。因此满足他们的期望对于长期可持续增长至关重要,企业应该认识安全事故对职工士气和商誉的负面影响,保障基本的生产安全[2]。
  对于企业自身,要主动做好安全文化建设,建立完善的人员设置和安全责任制,积极落实职工定期体检和工伤保险,在生产过程中增设安全监测设备,控制并减少职业危害因素,确保劳动场所的设备稳定运转、职工和周边人群的安全健康,做好一个对职工负责的“好卖家”,积极承担起社会责任。
  2.2事故对商誉的伤害
  商誉可以粗略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基本固定的、几乎无法改变的要素,比如企业所处的区块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和便利的交通方式等,第二类是可以通过合理的手段进行优化的要素,比如建立稳定长期的客户群体并培养起良好的信用,创新先进的科学技术、管理体系等。安全事故的发生对第二类产生极大的影响,并有可能瞬间打破已经建立起的商誉优势。
  以化工企业举例,化工事故具有破坏大、伤亡多、控制扑救难、损失惨重的特点,事故常常会引发爆炸、毒气蔓延、危化品泄露,如果对周边环境造成一定的污染并影响到周围居民的正常生活,可能会引发民众强烈不满,引起社会纠纷,给消费者和投资人留下了生产力水平低下,配套设施不完善,管理监督制度缺失,应急处理水平不足的恶劣印象,导致企业公信力下降,严重损害商誉[3]。
  3 企业商誉对经济效益的影响
  在企业商誉为正值时,企业可以利用商誉达到效益最大化,达到用最少的本金换取需要的原材料、生产装备和劳动力,大大降低生产、储存、运输成本,获得更加优化的现金流管理,从而使企业拥有更多的抗风险能力。或是使企业获得更多的招投标机会,帮助企业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中取得极大优势。另外,准确地估值企业的商誉价值对于并购、吸收等金融操作也十分重要,如果估值错误或是估值报告弄虚作假、掺杂水分,对于收购企业无疑是重大打击,因此为达到双方共赢的局面,实现利益最大化,必须要戳破企业商誉泡沫,防止系统性经济危机。
  当企业发生突发情况或安全事故,造成大量经济损失,其中多数由肇事者、受害者个人和企业承担,其余部分由社会承担,因此可能会对社会经济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影响社会稳定,同时企业的商誉也会出现负增长,企业形象与公众关系受损,最终价值下降影响长远效益。
  4 企业维护安全投入与企业商誉平衡的途径
  4.1把握安全投资与事故损失的关系
  安全投资可以按照时间不同分为事前投入、事中投入、事后投入,在预防和减少事故损失时的作用从最大逐步降低,在事故发生前进行投资可以有效预防事故的发生,降低事故发生后的经济损失和人员伤亡,在事故发生时在保护用品、救援等方面投入资金可以最大限度地使事故的损失降低,但无法减少事故的数量。只有充分认识到安全投资的特性,在事故发生前做好一定程度的安全投资,才能改善安全生产环境,提高工作效率,最终实现零事故损失,维护企业的商誉。另外,安全投资可以分为主动投入和被动投入,主动性投入相较于被动性投入从运营过程中的安全目的出发,更具有前瞻性、积极性、主动性[4]。但在一定情况下,主动与被动会相互转换,比如在预防性投入过少时就会发生事故,不仅要承受事故损失还要被迫投入资金,转换为被动性投入。若在事故后意识到安全的重要性,积极主动做好安全投资,那就由被动转化为主动。   4.2掌握安全投入的量变与质变
  企业安全投入的变化可以导致安全效益、安全状态、事故频率三者的变化,但这种变化并不是始终保持匀速变化的,根据安全投入的主要特性,只有在安全投入到一定值并维持一定时期后,安全效益才可以达到正值,而安全状态也由开始的缓慢增长到了临界值后才开始高速增长。这一个临界值意味着企业安全投入的红线,只有高于这个临界值安全收益才能为正值,安全投入对于安全状态才是有效的,若企业安全投入低于该临界值,投入产出比极低,并且发生事故周期减小,事故频率增大。当企业达到红线后在安全方面继续投资时,量变积累到一定水平实现了质变,安全效益和安全状态进入高速增长阶段,但是高速增长并不是没有边界的,投资数量达到较高水平时安全效益和安全状态近乎饱和,事故发生频率已经下降到近似于零的水平,继续投入资金只会使安全状态极缓慢地增长,安全效益甚至因投入过多出现了下降趋势。这两个临界值分别代表了投入产出比两次的质变和三种状态。
  每个企业的临界值都不尽相同,需要企业实事求是地了解自身情况,制定年度安全管理目标并估算合理的安全投入,保障该目标和投入的科学性、先进性,把控好安全投入的量变与质变,从上至下共同完成该目标,维护好企业商誉[5]。
  根据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在企业生产技术水平、经营管理水平和服务水平没有显著提升时,可以得到安全资本投入产出比率[6]。
  原式中Y为安全总产值,At为企业综合实力,L、K为安全人力投入和安全资金投入(分析时默认企业人力投入恒定),α、β为安全人力投入产出系数和安全资金投入产出系数,μ为干扰值,通常是小于1的值。
  5 基于模型分析安全事故对商誉减值的影响
  5.1运用模糊层次分析法计算安全事故造成的商誉减损
  商誉由企业内部、外部两方面构成,对于不同类型的企业,安全事故对商誉各个组成部分的影响作用大不相同,对二、三产业以及一些依靠名声、口碑的新兴产业来说,安全事故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企业外部商誉,即老客户、潜在用户、投资人和社会评价,但对企业内部的商务影响较小。而对互联网依赖较小的传统重工业来说,安全事故对内部员工情绪和产值稳定性等商誉组成起到较大的影响作用。通过分析各层各要素之间的逻辑关系[7],可以大致估算安全事故造成的企业商誉受损数值。
  根据成对比较阵标度表,选用1-9标度系统中的标度值,见表1。
  以下计算以某重工业企业安全事故事发前后的安全事故为例。将企业内部商誉受损大致分为财务受损、内部结构变化,其中包括现金流减少、非流动资产处理损失、职工人心不稳等损失。企业外部商誉受损包括市场受损、对外关系受损,包括原料供应商、下游客户、政府等多方的信任流失,见表2。
  利用模糊层次综合评价法可以得到立下列因素论域集:
  u1={u11 u12};u2={u21 u22}
  现假设公司管理层及有关专家对企业财务、内部结构、市场以及对外关系综合对比,建立准则层对目标层的正互反矩阵[8]。
  利用Matlab软件求出矩阵B的最大特征值λ =4.2216,然后由随机一致性指标进行一致性检验,得0.0739,RI=0.90,因此一致性比例0.0821,通过一致性检验,最后进行归一化处理,得标准化的权向量W =( 0. 0825 0. 2895 0. 4357 0. 1923),即对于该传统重工业企业而言,财务、市场、内部结构和与外部关系这4个影响因素对本企业商誉价值的贡献度分别为8. 25%、28. 95%、43. 57%、19.23%。
  5.2对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多次安全事故进行分析
  2017—2019年三年的时间里,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和隶属于神火集团的煤矿发生了多起安全事故。2017年5月15日,薛湖煤矿发生煤与瓦斯突出事故,造成3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346.66万元。2018年4月12日,河南神火集团有限公司薛湖煤矿29020中巷底抽巷溜煤眼发生一起坠落事故,造成2人死亡、3人重伤,直接经济损失279.7万元。2019年5月26日,神火工业园中一电解槽发生侧部漏炉,高温液铝流入电解槽下部,引发火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72.17万元,见表3、图1,对比分析营业外支出。
  近三年来的安全事故高发使该上市公司面临赔偿事故罚款、后期修复、工期损失等诸多问题,对其招商引资、商业运作也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分析该公司历年财报可以发现神火股份的营业外支出在2017年、2018年中骤增,其中赔偿金、罚款以及非正常损失合计分别高达2.85亿元、1.19亿元,这两年其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3.06亿元、-6394.4万元,该部分占净利润比重分别达92.8%、-185.6%。根据该公司年报披露,2017年的商誉估值为1.00亿,2018年的商誉估值为0.24亿,同比下降75%,见表4、图2,生产、销售等人员的数量分析,其中安全事故对商誉减损的影响是极大的,而其中对企业内部的商誉组成损伤尤为突出。
  由于安全事故频发,企业人才大幅流失,使企业在事故后的安全投入压力剧增,同时事故对于企业安全文化氛围影响了该企业骨干团队的形成,同时在当下传统重工业纷纷寻求科技升级转型的大趋势下,该企业在研发人员的投入方面并不重视,在2015年该企业有543位研发人员,约占员工总量的1.84%,而到2019年只剩420位研发人员,占员工总数的1.6%。根据该公司年报所述,对于研发人员的投入减少,是因为煤炭开采技术和电解铝冶炼技术比较成熟,所需研发支出相对较少,大部分研发投入用于环保、安全等领域。但是从该企业事故频发的事实来看,该企业应当是错误估计了安全投入与商誉之间的关系,安全投入和高端研发人员不足,这才造成了事故频发,商誉受損的后果。
  参考文献:
  [1]  蔡志敏.商誉评估及其理论研究[D].广州:广东工业大学,2002.
  [2]  Ja Eun Koo, Eun Sun Ki.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Employee Safety: Evidence from Korea. 2020, 12(7).
  [3]  李志勇,毕明皓,李俊荣.企业安全文化与HSE管理体系[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03(1):9-14,84.
  [4]  黄盛仁,陆万雨,张建虎.安全生产投入产出理论及模型研究[J].江苏地质,2001(2):122-125.
  [5]  王盛夏.企业安全投资决策的经济学研究及其系统的开发[D].长沙:中南大学,2011.
  [6]  纪明波.当前我国安全管理存在的问题分析及对策探讨[J].中国安全科学学报,2003(6):1-6.
  [7]  王文立,邵党恩,张乐.对某中小型危化企业安全投资——效益关系模型的研究[J].化工管理,2020(7):185-187.
  [8]  肖业强,熊青琳.模糊层次综合评价在中小企业商誉等级评估中的运用[J].常州工学院学报,2017,30(1):60-67.

相关

相关

相关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 开展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 “0”的困惑

  • 照耀留守儿童的阳光

  • 让生活元素在初中语文教学中遍地生花

  • 药物里的美丽误会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