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支持的数字学术生态及服务构建研究

》首页 》 管理论文 》图书馆支持的数字学术生态及服务构建研究
作者:无, 字数:15079

  摘要:数字学术在冲击图书馆传统功能的同时,也为其提供了新的发展机遇。图书馆创客空间的兴起、文献信息资源量的积累,以及馆员在数字化存取、研究数据管理、学术发现和访问、版权研究等领域的专业优势,为图书馆开展数字学术服务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促进了研究者—馆员新型科研合作模式形成,使馆员在科研流程链各环节发挥作用。
  关键词:图书馆;数字学术;学术生态;服务构建
  中图分类号:G250 文献标识码:A
  数字时代,信息产生、传播、交换和储存方式发生的深刻变革重塑着学术活动,网络环境下终端用户对信息的需求导致数字学术的出现。目前对数字学术还没有统一的界定。维基百科定义数字学术是利用数字证据、数字询证方法、数字研究、数字出版和保存达到学术研究目标。弗吉尼亚大学学术交流研究所将数字学术定义为“使用数字证据与方法、数字创作、数字出版、数字内容管理与保存以及学术的数字利用与再利用”[1]。数字学术既是一种数字技术,又是一种新的学术交流模式,还可以是数字化的学术产品本身。
  数字学术所表征的数字技术环境、数字服务环境、开放学术交流环境、跨学科研究环境共同构成了数字化、网络化、新媒体时代的数字学术生态环境[2]。而数字学术生态环境下信息资源数字化、网络化、开放化,以及基于社交网络等的非正式学术交流正进一步动摇着图书馆信息中心的地位。“当所有的信息都能在网上得到时,我们是否还需要图书馆?”这类对图书馆存在必要性的质疑屡见不鲜。而数字学术对图书馆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它在弱化图书馆信息存储和传播等传统功能的同时,也为图书馆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图书馆需重新审视自身的核心价值,开展服务转型变革以适应新环境。
  1 数字学术生态
  杨移贻对学术生态的系统学解释有助于更好的理解数字学术生态,他认为学术生态是指由学术、人和环境共同构成的与外界不断进行能量、物质和信息交换的自组织结构系统,学术是系统的生态功能即追求的目标[3]。数字学术生态是数字学术环境下以学术创新为目的,由学术、人、环境构成的动态系统。与传统学术生态系统相比,数字学术生态系统中各因子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作用也更为广泛。学术生态系统由学术人、学术载体和学术环境三大因子构成,每个因子又包含多个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子成分,子成分的多样性及其相互之间的广泛联系造成了系统的复杂性。数字学术环境下,学术载体包含课堂教学、实验、科研等与学术相关的各类活动,这些活动与新技术、新方法、新工具相融合而呈现出多样化的形式;学术人除了传统学术环境下的学术个体、科研团体及其组织机构外,还包括因某一学术载体而形成的跨区域跨学科、临时性、非正式的学术小组;政策环境、法律环境、技术环境、社会环境等学术环境对学术人和学术载体的影响不断扩大。
  2 圖书馆支持的数字学术生态
  为用户服务是高校图书馆的重要使命。在新环境下,这项使命重申了高校图书馆支持创造精神和数字学术的价值。高校图书馆的角色正在经历一种转变,从为被动消费知识提供文献资源转变为利用包含数字媒体在内的各种媒体培养知识创造的能力[4]。图书馆不应仅是一个围绕图书和信息服务的数字仓库,还应围绕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提供服务支持。
  2.1空间和工具支持
  传统观念认为图书馆是藏有大量书籍和文献以供学术研究的地方,然而现在的学术研究已经不再仅仅局限于图书和期刊,还扩展到诸如三维建模、3D打印和虚拟现实等创新技术领域。学术研究方法与高端技术发展的不断融合促进高校图书馆的空间变革,图书馆被进一步定义为是为知识创造和学习提供支持的空间。
  创客运动的兴起对图书馆提供创新资源提出了挑战,成为近年来推动图书馆空间发展的首要推动因素,创客空间成为图书馆新一轮空间改造的方向,也成为图书馆在数字学术领域的一种强大的资源,它所提供的开放学术交流、跨学科研究环境与数字学术生态相一致。创客空间扩大了数字学术虚拟和物理合作空间,拓宽了研究途径并提供知识创造基础设施,为知识创新提供空间和工具支持。创客空间允许不同学科的研究者使用领先的技术,如3d打印机、无人机、微控制器、卡片式电脑等实现创造发明,并进行互动交流。这些技术不再局限于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还可用于人文、社会科学和美术工艺等[5]。
  2.2文献信息支持
  文献资源是图书馆的第一要素,是图书馆服务的源泉。在图书馆长期的发展过程中,文献信息资源建设一直以来都是图书馆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图书馆工作的第一使命。柯平教授认为,图书馆文献资源建设将促进或改变文献信息生产和出版发行行业的某些方面,将间接影响文献资源的生产和传播渠道的变革。在数字学术生态系统下,图书馆文献信息资源建设所产生的效应将与其他图书馆要素相互作用,共同推动数字学术的发展。
  受社会和技术环境影响,图书馆的功能在不断深化和拓展的同时,部分传统功能出现逐渐弱化的趋势,但馆藏文献仍是图书馆各项服务的基石,提供文献信息的职能仍然是图书馆各项用户服务延伸的核心。任何学术研究活动都是在已有学术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开展的,学术期刊仍然是科技工作者获取学术信息的主要渠道。网络与数字化时代到来之前,社会总体信息量小,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和方式单一,学术交流的范围也非常有限。数字化时代到来后,学术交流的途径和方式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图书馆的文献信息服务形式和途径也发生了变化,传统的学术交流在互联网的参与下更为便捷。
  2.3馆员智力支持
  图书馆员拥有相关领域的专业知识,如版权研究、数据收集和管理、信息架构、数字化存取、学术发现和访问等,这些知识是数字学术生产实践的核心。在数字学术活动中,馆员不仅能凭借个人对数据库平台的了解,将研究的概念和主题转换成为搜索策略,提高检索质量和效率,还能有效地传播学术研究成果。
  图书馆员在支持学术活动时一直扮演着服务提供者而非合作伙伴的角色,要成为学术研究的重要参与者和推动者,图书馆员不仅需要帮助研究人员成功地完成和传播其研究,而且还要利用其所拥有的专业知识和技能为实际的知识创造做出贡献。图书馆员可将专业知识与数字学术相关技术相结合,利用创客空间的资源集合优势,将创客空间进一步发展成为馆员参与创造新的学术生产模式的自然切入点,使图书馆在整个科研生命周期中发挥作用[6]。   3 数字学术生态下图书馆数字学术服务构建路径
  第一,定义用户需求,构建数字学术服务体系。服务标准化是实现服务可持续、可扩展的有效方法,Jennifer Vinopal和Monica McCormick在对纽约大学学者需求和美国14所大学图书馆数字学术服务开展情况调研的基础上,结合对14所大学图书馆员访谈的结果,建立了金字塔式数字学术服务模型。该模型展示了数字学术服务的四个层次,从低到高依次是基础学术工具服务、标准型研究服务、加强型研究服务和应用研究与发展[7]。基础学术工具服务是数字学术服务的基础,主要满足用户的学术管理和计算需求,而非研究需求,如学习管理系统、个人及共享文件的存储以及虚拟计算机实验室等服务;标准型研究服务是专门支持学术研究的,该层次服务提供固定的服务模板,用户可选择最能满足其需求的服务格式;加强型研究服务为研究者提供超出标准型研究服务的个性化服务内容,如与研究者在某一项目上开展短期或长期的项目咨询;第四层次应用研究与发展,致力于将前三个层次的服务成果,如产品、方法或工具加以集成,并应用到数字学术服务的改进中,使其成为二级或三级服务以满足新兴研究的需要。该模型对图书馆构建数字学术服务体系有一定的参考作用。
  数字学术涵盖了学术创造到传播的各个阶段,数字学术服务也应融入学术创造到传播的各个过程。但是,对图书馆而言,参与数字学术服务这个新服务领域意味着对图书馆现有资源的重新整合。全面的数字学术服务体系的构建不仅需要有一支专业馆员队伍作为支撑,还可能涉及组织机构的变革。因此,在设计服务体系之前,图书馆应充分了解服务群体的需求,识别馆员具备的关键知识和技能,根据需求和服务能力定制服务项目和内容,并在阐明服务战略远景、确定优先服务项目、处理新服务与已有服务之间关系的基础上,促进组织内横向和纵向间沟通和协作,建立一个可持续、可扩展的数字学术服务体系。
  第二,以服务能力为核心竞争力,构建馆员新型服务能力体系。数字学术生态环境下,图书馆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用户对图书馆新型服务的需求与图书馆服务能力不足之间的矛盾。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初景利教授在2018年4月安徽滁州举办的图书馆会议上指出,用户是否需要图书馆及图书馆是否将边缘化甚至最终消亡取决于图书馆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具备什么样的能力。数字学术环境下信息环境、信息技术、出版领域等的变化改变着用户的需求和行为,用户对图书馆的需求正在从资源走向服务,这为图书馆员呈现了更多的角色,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随着编码、动作捕捉和三维建模技能的应用,数字人文领域的研究者可以跨越传统的研究界限,通过引入技术解决该领域的问题;图书馆员同样需要学习数字人文等学科中的新技术来支持数字学术研究。传统学术理念背景下图书馆员服务能力,如文献借阅、参考咨询、文献检索与传递、阅读推广、信息素质教育等,已无法完全适应数字学术发展的需求。图书馆迫切需要重新布局,构建包含出版服务、智库服务、数据服务、学科服务及情报服务等新型数字学术服务内容的服务体系,并相应的培养知识组织、知识咨询、情报分析、知识发现、创新素质教育等新型馆员服务能力。
  第三,携手构建数字学术联盟,建立跨学科跨部门跨区域的合作机制。建立跨学科跨部门跨区域的合作机制对促进数字学术创新实践至关重要。加拿大研究知识网络(Canadian Research Knowledge Network,CRKN)是加拿大全国性的图书馆联盟,共有75所高校图书馆加入,它致力于获取学术研究方面的電子资料,为图书馆学术研究提供基础服务[8]。在其2013-2016战略计划中,CRKN提出了构建综合性数字学术生态系统(Integrated Digital Scholarship Ecosystem,IDSE),合作促进数字学术发展。IDSE包括专业协会、企业、资金资助机构、出版社、科研协会等其他机构。作为IDSE项目的参与者和主导者,加拿大各高校图书馆在学术资源和数据基础设施建设、学术内容的无缝访问和永久获取、数据和文本挖掘方法等方面发挥了自身的作用,极大地促进了与系统内其他成员的合作交流[9]。
  图书馆在学术交流、版权、开放获取、馆藏开发与保护、研究数据管理等领域的专业优势使其成为数字学术联盟的核心。国内各级图书馆学会应充分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推进开放获取战略,扩大数字学术资源的获取,成立数字学术联盟并寻求与其他机构在数字学术发展上的合作与共享。与学术单位合作举办讲习班、研讨会或专题讨论会,重点探索学术实践的研究方法或要素;与服务单位或行政部门合作,研发教育资源或学术研究软件;与教师和学生群体合作开发数字项目,如文献材料的数字化、技术开发的咨询以及项目的托管和维护。此外,图书馆创客空间也为数字学术联盟提供了一个自然的集合空间,在这种工作环境中,学术研究者、图书馆员、技术人员可以通过数字技术和工具,共同创造、发现、发布和推广新的学术表达形式。
  参考文献:
  [1]  Abby Smith Rumsey. New-Model Scholarly Communication: Road Map for Change[EB/OL].[2018-06-03].http://www.uvas-ci.org/institutes-2003-2011/SCI-9-Road-Map-for-Change.pdf.
  [2]  刘兹恒,涂志芳.数字学术环境下学术图书馆发展新形态研究——以空间、资源和服务“三要素”为视角[J].图书情报工作,2017(16):15-23.
  [3]  杨移贻.知识经济时代的学术生态[J].教育发展研究,1999(S2):13-16.
  [4]  Janet L. Balas, Do Makerspaces Add Value to Libraries? [J].Computers in Libraries.2012,32(9): 33.
  [5]   Jennifer Nichols, Marijel Melo, Jason Dewland. Unifying Space and Service for Makers, Entrepreneurs, and Digital Scholars[J].Libraries and the Academy.2017,17 (2):363-374.
  [6] Rebecca Dowson. Research Commons: Site of Innovation, Experimentation, and Collaboration in Academic Libraries[J].Scholarly and Research Communication. 2016,7(2):1-9.
  [7]   Jennifer Vinopal, Monica McCormick. Supporting Digital Scholarship in Research Libraries: Scalability and Sustainability [J]. Journal of Library Administration.2013,53(1):27–42.
  [8]  About CRKN[EB/OL].[2019-01-14].https://www.crkn-rcdr.ca/en/about-crkn.
  [9] Silk, Kimberly. Ink on Our Hands: Mapping the Integrated Digital Scholarship Ecosystem [J].Scholarly and Research Communication.2016,7(2):1-8.

相关

相关

相关

  • 如何提高政治教学的有效性

  • 如何提高中学数学作业质量的思考

  • 浅谈小学德育教育

  • 体育教学中多媒体课件的运用

  • 浅析中学语文“学案教学法”操作步骤与改进

  • 在初中英语教学中如何实施素质教育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