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建设的问题与对策

》首页 》 管理论文 》天津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建设的问题与对策
作者:无, 字数:27611

  摘要:随着天津市滨海新区被正式批准为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城市,天津市加快了推进社区文化中心建设的步伐,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并成为社区公共服务供给的重要平台。同时,也存在着文化设施资源缺乏优化和整合、管理缺乏专业化、社区文化服务水平参差不齐以及公民参与程度低等问题。因此,应该进一步整合社区文化中心资源,健全社区综合文化服务体系,规范社区文化管理机制和提高服务质量,从而更好地发挥其作用。
  关键词:天津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公共文化服务;建设现状
  中图分类号:D669.3 文献标识码:A
  近年来,我国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建设已经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随着公众文化消费需求的上升,如何满足公众最基本的文化消费需求成为一个关键问题。社区文化中心作为基层公共文化服务平台成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必然要求。
  天津市加快了推进社区文化中心建设的步伐,并于2017年12月颁布了《天津市村(社区)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与服务规范》,对完善天津市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2018年4月,天津市滨海新区被正式批准为天津市唯一的第四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城市。在此背景下,滨海新区积极探索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新路径,本着开放创新、示范引领的原则,转变服务方式、拓展服务模式,在推进公共文化服务社会化建设方面进行了诸多尝试,其建设现状与成效值得研究。
  1 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建设现状分析
  1.1 硬件设施建设较晚,但发展速度快
  社区是城市的组成单元,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搞好社区文化建设,提高广大社区居民文化素质,就会提高整个城市的文明程度,为发展经济、促进社会和谐做出重要贡献。因此,在对城市进行现代化建设时,应该把城市文化尤其是社区文化建设放在重要位置[1]。2018年,滨海新区改造建设了滨海博物馆、古海岸遗迹博物馆,塘沽体育场、大港体育场,塘沽全民健身活动中心,其中15个街镇文化站、205个村居文化中心实现达标,并建成了百余个社区健身园、10个运动场、2条健身步道。在大港街、古林街、海滨街均设置了街镇级社区服务中心,内设图书室、棋牌室、运动健身场所等,基本满足了居民的文化生活需求。
  在政府的政策引导和财政支持下,社区文化中心的硬件设施建设处于领先水平,并能基本满足群众休闲生活需求。以生态城第二社区服务中心为例,场馆内活动室齐全,场馆外有较大的广场可供居民晨练或晚活动使用。文化中心通过定期举办“生态城建设者关爱计划”“生态奇迹”“快乐英语角”等16项品牌项目打造出了具有自身特色的社区文化;据了解,服务中心设有微信公众号,不仅为本社区文化中心做了宣传,也使居民可以在公众平台上提前了解社区文化活动并参与报名、提出社区建设的可行性建议。了解文化中心发展现状、活动举办成效等成为居民日常生活中足不出户就能完成的事情,提升了居民参与的积极性,增强了居民的家园归属感;除此之外,文化中心创新性采取商业反哺的形式,活动资金问题得到解决的同时发展起一个较有前景的商业圈,居民在提升了文化生活质量的同时也享受了购物的便利。
  总体来说,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的建设虽起步较晚,但发展速度极快,基本设施已全部备齐,部分设施的建设及使用取得很大成效。调研小组通过走访3个滨海新区的社区文化中心及9个大型全民文化活动中心,发现大部分社区文化服务中心设有基本的图书阅览室、棋牌室、舞蹈教室、球类活动室,以及专为老人、儿童开设的活动场所,能极大程度满足各类社区居民日常生活的文化需求。
  1.2 内部管理为文化中心建设提供保障
  滨海新区响应政府号召全力建设社区文化中心以来,各文化中心因地制宜,以国家文件为指导,以居民意愿为依托,为全面满足居民文化生活需求制定了方向大致相同、细节各有特色的内部管理制度,为滨海新区文化中心快速健康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
  1.2.1工作人员类型及其工作内容
  走访调查发现,文化中心基本都安排有前台咨询人员,后台管理人员及专业的文化中心社工。前台咨询人员主要由社区或街道工作者兼职轮流值班,负责为外界人员提供咨询帮助,收集整理上报社区居民意见等工作,是一群具有服务性质的工作人员,同时也是文化中心与外界交流的第一道桥梁。虽然文化中心具有较强的居民自助性,但难免需要工作人员帮助,这时前台工作人员的专业性将很大程度上代表文化中心的专业性。后台管理人员则是随着社会新媒体行业的快速发展,专门负责运营文化中心相关新媒体账号的工作人员,在为文化中心做宣传的同时运用数字网络与大数据时代接軌,方便社区居民随时随地参与其中。
  专业的文化社工则大部分是受过专业培训的工作人员,全面负责文化中心的运营工作,包括活动策划,连接社会各部门等,是文化中心的中流砥柱。定期策划举办特色活动是社区文化中心建设的重要内容,工作人员会因地制宜、因时制宜的策划不同类型的活动,一些尽数沿袭旧例,一些则是创新活动,通过线下和线上两种宣传与报名的途径邀请居民参与其中。活动结束后进行资料整理、活动结果汇报与宣传,并向外界公布,提升自身影响力。总体来看,社区文化中心的工作人员安排与管理能够基本满足国家及政府对文化中心建设的相关要求。除此之外,社区还会定期对各岗位工作人员进行专业知识的培训及考核,提高人员的工作能力。
  1.2.2文化中心采取档案管理模式
  在社区文化中心日常运营及特色活动举办时,会形成大量的档案资料,因此,多数社区文化中心会设有专门的资料档案室,用来存放活动策划案、活动记录、居民心得与相关照片等整理而成的档案资料,这些资料的留存有助于文化中心积累经验,也为各社区参与奖优评比提供依据。此外,社区文化中心也设置有专门的居民意见簿,记录居民对于文化中心建设的意见和建议,相关工作人员会进行相对应的回复,一些问题能够得到及时解决,另一些短期内无法处理的问题也会得到重视,定期公布解决进度。以滨海新区生态城第二社区文化服务中心为例,该服务中心办公室有专门放置材料的档案柜,档案柜中包括社区中心的发展现状及未来方向,会议记录、员工资料、活动策划与资料、居民意见簿,以及该文化中心获得的一些荣誉称号与奖项。这种有规定明确成文,活动及时记录并存档,社工专业管理的档案管理方式,目前是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的总体运营模式。   2 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建设中的问题
  2.1文化设施资源缺乏优化和整合
  公共文化设施是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基础平台,是展示文化建设成果、开展群众文化活动的重要阵地[2]。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和管理水平,直接关系到人民群众基本文化权益的实现和文化发展成果的共享。
  2.1.1设施配置不合理,使用率差异化显著
  文化服务设施包括供居民使用并能基本满足居民需求的室外活动广场、室内活动室、活动器械及辅助器械等。近年来,滨海新区政府投资近亿元提升改造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城市的公共文化服务设施总量不断增大,基本实现了街镇、村居文化设施的全覆盖。但仍然存在着公共文化服务设施未得到充分利用的现象。一方面,已建公共文化设施利用率差异化显著,一部分紧缺,一部分却被闲置;另一方面,公共文化设施资源供给数量、质量与居民需求之间不匹配。调查发现,滨海新区一些社区文化中心使用程度较高的服务设施有室外广场、球类运动室、棋牌室、电子阅览室、图书室;使用程度处于中等水平的有韵律室、儿童绘本馆;使用程度低的有青少年心理健康辅导站、爱心中转站及一些文化科学的普及活动室。服务设施利用程度,如表1所示。
  由此可见,使用频率较高的场所普遍具有涉及门槛低,娱乐性大于专业性的特点,且适用人群更广。为顺应社会需求而建设的心理健康辅导站、爱心中转站、文化科学普及活动室等,在运行过程中因为不能更好的贴合适用人群的时间、意愿、兴趣等要素,实际应用程度较低,光顾的居民极少,有些甚至面临被更替的命运。
  此外,各个文化活动中心因所处地域不同,其规模和影响力以及服务辐射范围各不相同,在公共文化设施资源供给和居民需求之间也存在一定的差异。例如,北塘文体中心规模大、场地广、文化设施资源一应俱全,但因位置偏僻和远离居民区,不能实现物尽其用。相比之下,泰达文体中心虽然占地面积少,居民参与度却极高,为满足居民需要甚至存在一地多用的现象,授课室在空闲时也会充当会议室使用。
  2.1.2设施建设单一,无法满足不同群体需求
  社区文化设施是社区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开展文化工作的载体,应该定位于社区精神文明建设的主要阵地,从规划布局、目标任务、功能项目到各类活动及其组织服务形式等,都要立足于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
  调查发现,社区文化中心的服务对象以附近社区居民为主,包括居住在本地的外来人员。由于社区居民所处的年龄阶段不同、兴趣爱好不同、性别差异、学历不同,使得不同群体之间的文化需求也不尽相同,但是单个社区文化中心所提供的设施却较为单一,无法同时满足不同群体的需求。例如,某社区文化中心拥有室内网球馆、羽毛球馆、游泳馆等多个运动场馆,却未设置图书室等具有文化属性的设施,在满足居民强身健体需求的同时,不能满足其阅读学习需求。
  2.2 对管理政策执行不力,专业人才欠缺
  社区文化管理是政府职能部门和社区组织根据社区的具体情况,遵守文化发展的客观规律,运用思想政治的、经济的、法律的及教育的等各种手段,有意识、有计划、有目的地对社区文化的形成、演化与发展加以有效控制的过程[3]。良性的社区文化管理需要得到多方主体的共同支持,在推动社区文化建设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调查发现,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在管理政策落实方面颇有欠缺。
  2.2.1政策实施缺乏工作人员的支持
  社区文化建设关系到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大局,社区文化建设不仅需要有法律、法规等制度保障,还需要在社区层面将这些政策落实到位,才能取得实际的政策效果。虽然天津市试行的《天津市村(社区)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建设与服务规范》中对综合性文化服务中心的设施建设、内部管理、服务提供、管理机制、服务保障等方面进行了较为具体的规定,但是经调查研究发现,各地仍存在社区文化中心的人员工作无头绪、统计缺依据、考核标准当摆设、职责不明确、推诿责任的现象。在社区文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如果社区文化建设政策实施不能得到工作人员的支持,那么即使政府对社区文化建设的规划和发展战略再完善,也难以发挥其作用。
  2.2.2专业人才欠缺
  社区文化中心的建设需要依靠专业社会工作者的加入。目前在各文化中心内部管理中,最突出的一个问题是缺乏专业干部及文化輔导员,多数文化中心的工作人员身兼多职,没有固定的专职专业人员。经调研发现,所走访的近十个社区文化中心的管理人员均没有社区或管理专业的背景,其中有3个社区文化中心的管理人员是由街道临时安排的1-2个兼职人员来临时协调文化工作。所以,在管理上难免存在条块分割的问题。
  2.3 社区文化服务水平参差不齐
  社区文化是社区建设的灵魂,也是城市文化的基石。丰富多彩的社区文化,对于改善社区居民的生活质量,提升社区居民的精神境界,提高整个城市的创造力、竞争力和软实力都具有重要意义[4]。社区文化服务又是社区文化建设的重要途径,能够满足居民多元化多层次的文化需求。据调查,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在提供服务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2.3.1文化服务队伍素质不高
  目前滨海新区提供的社区文化服务与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多种需求之间还有一定的差距。这种差距主要体现在服务人员未经过职业化培训、受教育水平相对不高、整体素质有待提升等方面,其服务方式还比较落后,服务层次较低。难以满足如今社区居民的多层次、多样化的需求。在调研过程中,多个社区文化中心的服务人员在意见上都提到过工薪问题。服务人员对社区文化工作仅仅停留在做好本职工作、满足自身温饱的层面,对于自身参与的社会文化工作并未体现出强烈的认同感。社区文化人才是社区文化建设的中坚力量。社区文化的普及应该采取多种形式充实人才,如果只是单一的录用服务意识薄弱的人员,而不积极推进志愿者招募、吸收社区文化爱好者及离退休人员的积极参与,社区文化服务水平就难以获得提高。   2.3.2提供的服务流于表面,注重形式
  社区文化建设是为惠及社区居民、推动社区发展而开展的,因此社区文化建设要注重实质的把握,而不是仅仅注重形式。调研中,部分社区文化中心虽然每周定期开展社区文化活动,但因其活动深度不够、花样不多、创意不新、时间不妥,实际居民参与情况并不乐观。甚至部分活动只是作为招牌和噱头,并未以居民的实际需求为导向提供文化服务项目。另外,在访谈中还有居民表示,部分社区文化中心阅览室中所配备的书籍陈旧过时或不符合其阅读需求,造成阅览室几近空置,资源浪费。
  2.4 社區居民参与不足
  社区文化建设中居民参与度是指社区居民依据宪法和法律规定,在社区文化建设中自觉、主动的参与到相关事务的决策、管理及组织等行动中来。[5]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建设过程中,由于意识形态和现实条件等诸多因素,导致其在居民参与方面存在着一些不足。
  2.4.1象征性参与现象广泛
  象征性参与指公众在社区文化建设过程中处于被动接受服务的状态,而非主动参与。目前,滨海新区社区文化中心建设过程中仅有小部分公民会不满足于现有公共服务,通过参与需求调查、满意度调查、居民意见簿等方式对社区文化建设提供自己的想法和建议,即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与社区文化建设者进行互动参与,大多数居民参与停留在被动接受服务阶段,主要是在消费公共文化服务,属于象征性参与。调查问卷数据显示,仍有三分之一的居民对于国家提出的加强社区文化建设缺乏深层次的了解,选择在社区文化中心度过休闲时光的居民仅占总数的29.29%,且多数居民曾明确表示自己是社区文化服务的获得者,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社区文化发展中的权利、义务与责任。另外,社区文化活动的策划和执行主体通常是社区文化中心的工作人员,社区居民并未真正参与其中。这种以被动者、受惠者角色进行的社会参与,会降低社会公众参与的有效性,难以形成社区公众领域和空间。
  2.4.2居民参与持续性不足
  公众参与情况中过半数人的参与目的为陪伴朋友、进行交际或参加特色活动,属于临时参与。调查发现,许多社区文化中心只在节日举办活动,并不能满足居民的日常生活需要,在缺乏日常特色活动的情况下,居民的参与持续性很难提高。另外,社区文化中心开放时间以及活动举办时间也是影响公众参与持续性的重要因素。社区文化中心是居民除家庭和工作之外的第三选择,如果其开放时间不能与居民工作学习时间相协调,势必会减少部分居民的参与,甚至会影响居民关系的亲密度,由此形成恶性循环,出现参与活动的人经常参与,不参与活动的人基本不参与的情况。
  2.4.3参与群体较为单一
  首先社区文化中心的参与群体以老年人居多,其次是青少年和各类备考人群或日常学习人群。多数社区文化中心中配备有桌球室、棋牌室、活动室、读报室、乐器室等可满足老年群体的需求,而图书室、电子阅览室等可满足各类学习人群的需要。但是,社区文化中心整体上吸引中青年人群参与的能力不足,参与人群结构不够优化,需要进一步改进。
  3 推进社区文化中心建设和发展的对策
  加强社区文化建设,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和谐社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文化工作的重要任务。[6]为有效推进社区文化建设,满足公众最基本的文化消费需求,解决上述问题至关重要。
  3.1整合文化资源,健全综合文化服务体系
  3.1.1大型文化中心因地制宜调配资源
  大型文化中心设施设备现代化特征明显,服务较全面综合。但由于对人群需求评估不够完善,导致存在资源调配不均衡、利用率有限等问题。面对该现象,大型文化中心应当因地制宜,依据当地居民需求来调配相关资源。
  首先,对人群需求进行大量调查,准确评估,及时调控设施建设、服务提供的分配。例如,可减少部分非必要的、长期闲置的电子设备供给,并将图书馆的电子阅读浏览器均匀分散配置、分布在各个区域,以求达到最高利用率。其次,完善和规划硬件设施指引。根据人群对资源的偏好程度,在人流量较多的区域投入更多的资源;在文化中心区域内部合理配置引导手册;根据群众反馈、建筑布局等合理安置引导牌,区域地图等标识。再次,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考虑群众需求,及时调控部分备用物品,如雨天配备应急雨伞、夏季增加乒乓球桌的供给、公园配备宠物粪便袋等,以满足人群在各种环境下的需要。最后,检查是否有闲置资源和漏用。由于滨海新区独特的政策扶植,大多数社区文化服务中心都处于刚刚修建完毕,正在投入使用的阶段。由于地理位置较偏僻以及宣传不到位等原因,人流量较少,导致部分资源因需求不足而未得到合理利用,逐渐成为闲置资源。可将这些闲置资源进行重新分配或再利用。
  3.1.2小型文化中心增加公益性服务项目
  小型文化中心大多是利用现有的资源,在原有基础上加以改造或翻新而成的机构,通常利用多种资源(私人或是公共)组合而成。因此,当地政府对其重视力度较弱,存在某些社区文化服务中心的公益性服务较少、收费项目较多的现象。
  调查结果显示,部分街道社区文化服务中心主要以私人管理、政府挂名为常态。由多家私人企业承包其中的各种服务项目,其服务如游泳馆、健身馆等均以收费形式服务公众。针对此种现象,政府可在原有服务基础上添加部分公益性服务项目,如电子阅览室、电影放映室、科普图书馆、乒乓球桌、篮球场地等免费对公众开放。另外,为改变社区文化服务中心部分资源稀缺而部分资源又闲置的状况,小型文化中心需要以当地居民需求为导向,根据社区居民不同的年龄结构、文化氛围、兴趣爱好、文化需求等因素来配置资源、设备。
  3.2完善管理机制,规范社区文化中心管理
  3.2.1完善工作评估标准,健全奖惩机制
  社区文化中心即使拥有完备的硬件设施条件,如果没有合适的管理也难以产生良好的社会效益。因此,应当重视对社区文化中心服务团队的建设,形成社区居民服务工作的专业化。监督主体可通过线上评估与实地考察相结合的模式对文化服务队伍的工作质量进行考察评估,与此同时,建立明确的考核目标和考核标准,落实责任主体,避免出现工作人员责任推诿的情况。线上评估可通过收集居民满意度测评数据、机构服务水平评估报告、监测硬件设施等方式,及时检测文化中心是否落实相关政策,以提供对文化中心整改的方向标。实地考察指监督主体可定期或不定期到社区文化中心进行走访调查。根据检查评估结果,管理者应当对相关工作人员进行相应的奖惩,这就要求文化中心需要建立科学完善的奖惩机制或激励机制,以此提高工作人员的工作积极性,进而提升其服务水平。   3.2.2引进社会力量参与文化中心的管理
  政府虽在社区文化管理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是除政府外,引进其它社会组织或志愿性的机构,如志愿组织、社区互助组织等也是十分重要的,它们可承担传统意义上属于政府的一些责任和职能,能够以更有效的方式提供一些应当由政府提供的服务。此外,也可倡导网络管理体系,通过社区合作網络实现社会治理。总之,不再依靠政府实施单一向度的管理,建立新的治理模式,而是由国家、私营部门、社会组织共同合作,建立伙伴关系。但同时也应当明确各方的权利与职责,做到权责明确,避免管理模糊。
  3.3提高人员素质,提升文化中心服务质量
  3.3.1加强人员培训,提高人员素质水平
  社区文化中心工作人员因其工作的特殊性,不仅应当具备常规能力和心理素质,还需要具备一定的文化素养来引导和丰富社区居民的文化生活。因此,社区文化中心应当完善人员培训方案,加强人员培训力度,对工作人员进行定期全面培训;建立稳定的人员配置,提供专业的人才支撑;提高服务人员的服务质量,提高机构总体的服务水平。另外,政府及机构编制部门要科学合理地配备各级各类公共文化机构人员编制,并根据需要进行动态调整。对免费开放后工作量增加、现有编制难以满足需要的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应当合理增加人员编制,使文化中心达到高利用率、高水平的服务,提高服务质量。
  3.3.2以居民需求为导向提供服务
  社区文化中心可通过每年开展公共文化需求调研来了解并回应居民需求。根据社区居民、未成年人、外来人员、老年人、残疾人等不同群体的需求,提供有针对性的服务,同时兼顾不同文化程度的居民,满足不同层次的文化需求。不同地区的社区文化中心还可挖掘当地具有独特传统历史的文化资源,将其纳入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因地制宜培育当地群众的独特社区文化氛围,举办受当地群众喜欢、外地人员好奇的文化活动,使这些资源焕发现代活力,服务现代生活。
  3.4多举并行提高居民参与度
  3.4.1提高公民参与主动性
  强烈的社区意识是促使社区居民主动参与社区文化建设活动的思想基础。增强居民社区意识的主要途径之一是强化宣传教育,从政府、教育机构、社会宣传部门做起,通过传播知识的方式,持续开展全民社区文化教育宣传活动,系统地塑造关注社区文化、建设社区文化、回馈社区、服务社区的思想。只有社区居民意识步伐与社区文化中心建设的步伐同步,社区文化建设才能进一步稳定、快速发展。
  3.4.2长期、定期举办特色活动
  长期、定期举办特色活动是提高公民参与持续性的有效途径。社区文化中心活动组织人员应当及时听取居民关于活动开展的建议并做出回复,根据居民的时间、意愿举办符合居民要求的特色活动,提高居民的参与积极性。同时,确定可长期、定期举办的活动类型,满足居民的日常生活需求,使居民参与成为常态。
  3.4.3优化参与人群结构
  社区文化中心参与群体不应仅是有空闲时间的老年人和青少年群体,而应当在满足老年人和青少年需求的基础上,采取措施吸引更多的中青年群体及其他群体参与其中。例如,有针对性地开展适合不同群体的服务内容,或者设置娱乐性大于专业性、适用人群更广的服务设施和服务内容。
  参考文献:
  [1]  芮宝宣.社区文化建设在中部城市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及途径[J].经济特区,2008(12):290-292.
  [2]  吕彤彤.昌吉回族自治州:打造新疆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范本[EB/OL].http://www.ndcnc.gov.cn, 2018-08-08.
  [3]  崔智强.伍家岗社区文化建设的对策[EB/OL].  http://www.docin.com,2012-08-12/2019-02-19.
  [4]  陶元竹.攀枝花市社区文化建设情况的调研分析[J].大众文艺,2014(3):10-12.
  [5]  黄炳境,韦朝烈.提升社区居民参与的对策研究[J].探求,2013(2):79-103.
  [6]  杨陶.浅析基层文化建设存在的问题与对策[N].驻马店日报,2017-10-2.

相关

相关

相关

  • 试论职校语文教学现状及教学创新策略

  • 在体育教学中动作示范的作用

  • 让每一堂课都成为师生不可重复的生命体验

  • 如何提高政治教学的有效性

  • 如何提高中学数学作业质量的思考

  • 浅谈小学德育教育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