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红利与环境质量

》首页 》 经济论文 》环境红利与环境质量
作者:无, 字数:20540

  摘 要:为了对环境红利导致环境污染水平上升的内在机理进行探究,构建了一个环境红利导致环境污染集聚的理论框架。研究表明,首先,从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角度分析,污染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均会促使环境要素使用量增加而引致污染集聚;其次,财富竞争效应会使企业进一步增加环境要素使用数量,导致污染集聚程度更甚;再次,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联合引致了更富弹性的环境要素需求曲线,使得因环境要素价格下降所导致的污染集聚程度更高。得到的结论的政策含义是:为了避免环境红利被过度使用,应加大对污染密集型产业的抑制力度。
  关键词:环境红利;污染集聚;纯价格效应;财富竞争效应
  中图分类号:F12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20)26-0083-04
  引言
  为了对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现象进行解释,经济学界提出了环境生产要素理论。Sibert(1974)[1]认为,环境实际上是一种生产要素,一国如果环境禀赋较高,就意味着该国提供环境生产要素的潜能相对较强;反之,如果环境禀赋较低,则意味着该国提供环境生产要素的潜能相对较弱。Baumol and Oates(1989)[2]进一步指出,一国如果环境禀赋丰裕,则该国会出口污染密集型产品,进而使该国变成世界污染的集中地。因此,如何抑制环境生产要素被过度使用、避免本国成为世界污染的集中地又成为理论界关注的热点。第一种理论认为,由于污染是环境要素被过度利用所致,故必须建立完善的产权保护机制、市场交易机制和严厉的环境标准,才能阻止环境不断恶化(Tahvonen & Kuuluvainen,1993[3];Lopez,1994[4];Thampapillai,1995[5])。第二种理论认为,环境要素丰裕的国家会生产污染密集型产品,发达国家会将污染密集型产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从而避免使本国成为污染集中地(Copeland and Taylor,1995)[6]。
  从上述综述可以看出,环境生产要素理论对环境红利过度使用后的不利影响以及如何抑制环境红利进行了较具价值的探究。然而,环境红利作为环境生产要素的一种比较优势,其导致污染水平上升的内在机理到底是什么?显然,以往研究对此着墨不多,有待后续研究对之进行补充。有鉴于此,笔者构建了一个环境红利导致污染集聚的理论框架,认为在一个环境要素低廉的国家,环境红利会因其纯价格效应与财富竞争效应而导致环境污染集聚。
  一、环境红利导致污染集聚的机理
  (一)纯价格效应视角下的污染集聚
  1.环境要素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
  环境污染作为企业的一种生产要素,它具备了与资本、劳动力等其他生产要素一样的经济属性,成本效应与替代效应就是其基本经济属性之一。环境替代效应是指由于环境要素价格相对低廉,企业会尽可能多用环境要素而少用其他价格相对昂贵的生产要素,于是造成了环境要素对其他要素的替代。环境成本效应是指由于环境要素价格相对低廉,企业购买生产要素的成本减少,于是企业能够购买更多数量的生产要素,包括环境要素。因此,环境替代效应是在总成本不变的条件下,用环境要素替代资本、劳动力等其他生产要素;环境成本效应是在保持环境和其它生产要素比例不变的条件下,增加对环境要素的使用。显然,环境成本效应不仅使环境要素使用数量增加,而且其他要素的使用数量也会增加;而环境替代效应虽然使环境要素使用数量增加,但其他要素的使用减少了。因此,从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角度分析,由于环境污染是一种生产要素,故环境污染与其它生产要素一样具有成本效應与替代效应,当环境要素价格下降而被当成红利使用时,环境替代效应会使环境要素替代其它生产要素而使污染增强,环境成本效应会使企业资金实力增强而多购买环境要素,两者均会促使环境要素使用数量增加而带来污染集聚。
  2.污染集聚
  当企业得到了低廉的环境要素后,其资金实力就会增强,因而会扩大生产,这会带来两种形式的污染集聚。一种是单个企业扩大生产所带来的污染,我们称之为污染的企业集聚;另一种是,环境要素低廉使得污染密集型产业利润丰厚,从而吸引大量企业进入污染密集型产业,这些污染密集型企业集聚到某个地区,形成污染的地区集聚。如图1所示,图中的纵轴表示环境要素价格,横轴度量了企业对环境要素的需求量或者企业的排污数量。之所以把企业对环境要素的需求量与其排污数量均用横轴表示,是因为以下原因:由于本文把环境当做生产要素对待,而污染是由企业排放的结果,故企业环境要素使用量实际上就是其污染排放量,二者虽经济含义不同,但实为同一物质,故可以将二者用一条相同的射线对之进行表征。对A企业来说,当环境要素价格为P1时,其在MA点生产,相应的排污数量为Q1;如果企业得到了环境红利,环境要素价格下降为P2,它会选择在NA点生产,相应的排污数量为Q2,线段Q1Q2长度即为污染的企业集聚。与此同时,由于A企业得到了环境红利,B企业和C企业为得到环境红利也会加入到A企业所在的污染密集型产业进行生产,由此形成了环境要素的总需求曲线D,该曲线由各企业的需求曲线DA、DB和DC等横向加总而得。图1显示,当环境要素价格为P1时,整个地区会选择在MD点生产,其相应排污数量为Q3;如果环境要素价格下降为P2(此时行业内所有企业均得到了环境红利),整个地区会选择在ND点生产,相应的排污数量为Q4,线段Q3Q4长度即为污染的地区集聚。很显然,由于环境要素的总需求曲线为各企业污染需求曲线加总所得,故污染地区集聚的破外力比污染企业积聚破外力要大很多。
  (二)财富竞争效应视角下的污染集聚
  1.财富竞争效应与企业环境要素需求曲线
  前述分析表明,环境成本效应与替代效应导致了污染的企业集聚与地区集聚。由于污染地区集聚系由污染企业集聚横向加总而成,故污染地区集聚带来的破外力比污染企业集聚大很多。然而,前面的分析暗含了一个假定,即假定影响企业污染集聚的因素仅仅是价格原因,即由于环境要素价格下降,环境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促成了污染企业集聚与地区集聚。实际上,除了环境要素的纯价格效应会使环境要素使用量增加外,企业的财富竞争效应也会使环境要素使用量增加,从而使污染集聚程度提高。   所谓财富竞争效应,是指企业为了在财富上战胜竞争对手而改变生产与投资的经济行为。一般来说,企业为了在财富上战胜竞争对手,可以采取诸如扩大生产、增加技术投入、加强管理等经济行为。对于环境红利所引致的财富竞争效应而言,企业往往会采取增加环境要素使用的经济行为,而较少采取增加技术投入、加强管理等其它经济生产方式。这主要是因为增加技术投入等经济行为会增加企业成本,而当企业能够把环境当作红利使用时,其增加环境要素使用的成本相对较小,故摒弃技术、管理等生产要素而增加环境要素使用是企业的理性选择。企业的这一理性选择实际上是由环境要素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引起的,即一方面是由于能把污染当做红利而造成了环境要素对技术与管理等要素的替代(环境要素的替代效应),另一方面则由于环境红利减少了企业成本而使企业具有了购买更多环境要素的能力(环境要素的成本效应),为企业进行财富竞争、增加要素使用量提供了物质基础。故环境红利的财富竞争效应是在环境红利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基础上形成的。
  图2显示了环境红利视角下的财富竞争效应。假设A企业与B企业互为竞争对手(至于二者的生产要素使用选择,为了研究方便,本文参照Sibert(1974)[1]的研究标准,即两个企业均以污染作为唯一生产要素),当A企业认为B企业只购买了Q1数量的环境要素时,如果A觉得Q1数量不大,A就会得出B企业所赚利润相对较小这个结论,A会缺乏动力去购买更多环境要素。假设在这种情况下A企业对环境要素的需求由曲线D1表示。当环境要素价格下降为P2时,假设A企业现在认为B企业购买了Q2数量的环境要素(其中,Q2>Q1),A企业认为B企业可能获得更多利润,出于竞争需要,A企业开始购买更多环境要素,其对环境要素的需求曲线变为D2,D2在D1右边。依此类推,当环境要素价格为P3时,A企业环境要素需求曲线为D3;当环境要素价格为P4时,其环境要素需求曲线为D4。通过连接对应于数量Q1、Q2、Q3、Q4的D1、D2、D3、D4曲线上的点就可以确定A企业的环境要素市场需求曲线DA。很显然,相对于A企业原来的环境要素需求曲线D1而言,其变化后的环境要素需求曲线DA较为平坦。那么,DA曲线比D1曲线平坦的原因何在?财富竞争效应对企业污染集聚的机理与曲线D1和D4到底具有怎样的关系?对这两个问题的回答即可揭示财富竞争效应促使企业污染集聚的机理所在。
  2.财富竞争效应促使企业污染集聚的机理
  首先,当不存在财富竞争效应时,企业由环境要素价格下降所带来的污染集聚即由纯价格效应所引致。这主要是因为如果没有财富竞争效应,A企业对环境要素的市场需求曲线为D1,故A企业对环境要素的需求会沿着D1曲线变化。图2显示,当环境要素价格为P1时,A企业会选择在A1点生产,其排污数量为Q1;当环境要素价格下降到P4时,由于没有财富竞争效应,A企业会选择在A0点生产,其排污数量为Q0。故当没有财富竞争效应时,如果环境要素价格从P1下降到P4,A企业排污数量会从Q1增加至Q0,增加的排污数量仅为Q1Q0。这种因不存在财富竞争效应而引起的污染集聚我们称之为纯价格效应集聚。很显然,如前所分析,纯价格效应所带来的企业污染集聚是由环境要素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所引致的。
  其次,当存在财富竞争效应时,企业由环境要素价格下降所带来的污染集聚由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联合引致。这主要是因为当存在财富竞争效应时,A企业对环境要素的市场需求曲线由D1变成了DA,故A企业对环境要素的需求会沿着DA曲线变化。从图2可以看到,当环境要素价格为P1时,A企业会选择在A1点生产,其排污数量为Q1;当环境要素价格下降到P4时,A企业会选择在A4点生产,其排污数量为Q4,故A企业增加的排污数量为Q1Q4。很显然,Q1Q4由Q1Q0和Q0Q4兩段组成,前者为具有纯价格效应性质的污染集聚,表示在环境要素价格发生变化的条件下,没有财富竞争效应而仅由环境要素价格变化而导致的企业排污数量变化;后者为具有财富竞争效应性质的污染集聚,表示在环境要素价格发生变化的条件下因财富竞争效应而引致的企业排污数量变化。
  由此可见,A企业对环境要素的市场需求曲线DA由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两部分组成,而原来的环境要素需求曲线D1仅由纯价格效应组成,故A企业变化后的市场需求曲线DA比原来的市场需求曲线D1更平坦、更富弹性。这种更富弹性的曲线为企业排污带来如下影响。首先,该曲线带来了两个方面的污染集聚,即由纯价格效应引致的污染集聚和财富竞争效应引致的污染集聚。其次,由于环境要素需求曲线变得更具弹性,使该曲线对价格的变化更为敏感,使得因环境要素价格下降所导致的污染集聚程度更高,故财富竞争效应强化了污染集聚对于环境要素价格变化的反应。
  3.污染的财富竞争效应对污染地区集聚的影响
  由于污染的企业集聚由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二者联合所致,而污染的地区集聚又由污染企业集聚加总而成,故财富竞争效应会加大污染的地区集聚。如图3所示,我们假设DA1为没有财富竞争效应的企业环境要素需求曲线,DA2为存在财富竞争效应的企业环境要素需求曲线;假设DB1为没有财富竞争效应的地区环境要素需求曲线,它由没有财富竞争效应的企业环境要素需求曲线横向加总而成,DB2为存在财富竞争效应的地区环境要素需求曲线,它由具有财富竞争效应的地区环境要素需求曲线横向加总而成。图3显示,就污染的企业集聚视角考察,当没有财富竞争效应时,如果环境要素价格从P1下降到P2,QA1QA2为由纯价格效应所引致的企业污染集聚;当存在财富竞争效应时,QA1QA3段为企业污染集聚。显然,相对于原来的企业污染集聚QA1QA2而言,QA1QA3因财富竞争效应而比QA1QA2增加了QA2QA3,QA2QA3即为由财富竞争效应所引致的企业污染集聚。就污染的地区集聚而言,如图3所示,当没有财富竞争效应时,此时地区环境要素需求曲线为DB1,如果环境要素价格从P1下降到P2,污染的地区集聚为QB1QB2,该段亦为由纯价格效应所引致的地区污染集聚;当存在财富竞争效应时,如果环境要素价格从P1下降到P2,此时地区环境要素需求从QB1增加到QB3,显然,QB1QB3因财富竞争效应而比QB1QB2增加了QB2QB3,QB2QB3即为由财富竞争效应所引致的地区污染集聚。由此可见,由于地区污染集聚是企业污染集聚加总而成,故由财富竞争效应所带来的企业污染集聚增长会更大幅度地促进地区污染集聚增加。   二、进一步的讨论
  (一)环境红利导致污染集聚的机理
  综上所述,环境红利之所以导致污染集聚,是由于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与财富竞争效应的共同作用。(1)从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角度分析,由于环境是一种生产要素,故环境与其它生产要素一样具有成本效应与替代效应,环境的替代效应会使环境要素替代其它生产要素而使污染增强,环境的成本效应会使企业资金实力增强而多购买环境要素,两者均会促使污染的企业集聚;同时,环境要素低廉会吸引大量企业进入污染密集型产业,形成污染的地区集聚。(2)从环境要素的财富竞争效应视角观察,企业为了在财富上战胜竞争对手会增加生产要素使用数量,由于环境红利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使得企业所采取的选择是增加环境要素使用数量而不是增加技术、管理等其他生产要素的使用数量,这会进一步导致污染集聚。(3)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联合引致了更富弹性的环境要素需求曲线,使得因环境要素价格下降所导致的污染集聚程度更高。(4)由于污染的企业集聚由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二者联合引致,而污染的地区集聚又由污染企业集聚加总而成,故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与财富竞争效应联合引致了污染的地区集聚,其引致机理蕴含于图4之中。
  (二)两种污染集聚机理的联系
  上述分析表明,环境红利促使污染集聚的机理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表现为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诱导机制,另一方面表现为环境要素的财富竞争效应诱导机制。两者的联系表现在以下方面:首先,两者的原始动力相同,均由环境要素价格下降诱导所致。其次,两机理的最终结果相同,均带来了污染集聚。再次,两机理的发生均以环境要素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为基础。如前所述,正是由于环境要素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使得环境要素价格下降时企业多用环境要素而导致污染集聚,这是污染集聚的纯价格效应。也正是由于环境要素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使得企业因财富竞争而扩大生产时所采取的选择是增加环境要素使用而不是增加技术、管理等其他生产要素的使用,这一方面是因为环境红利的替代效应造成了环境要素对技术与管理等生产要素的替代所致,另一方面是由于环境红利减少了企业成本而使企业具有了购买更多环境要素的能力。故环境红利的替代效应与成本效应使得污染视角下的财富竞争效应具有如下特征:企业不是通过采用技术与管理等先进生产要素投入来增加财富,而是通过对环境要素使用量的增加来增加财富。由此说明,环境要素的成本效应与替代效用不仅是推动污染纯价格效应的引擎,也是污染财富竞争效应赖以发生作用的基础。
  三、结论
  为了對环境红利导致污染水平上升的内在机理进行探究,本文构建了一个环境红利导致污染集聚的理论框架。研究表明,环境红利之所以导致污染集聚正是由于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与财富竞争效应联合引致。
  首先,从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角度分析,环境替代效应会使环境要素替代其他生产要素而使污染增强,环境成本效应会使企业因资金实力增强而多购买环境要素,两者均会促使污染的企业集聚;同时,环境要素低廉会吸引大量企业进入污染密集型产业,形成污染的地区集聚。其次,从环境要素的财富竞争效应视角观察,企业为了在财富上战胜竞争对手会增加环境要素使用数量,从而进一步导致污染集聚。再次,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联合引致了更富弹性的环境要素需求曲线,使得因环境要素价格下降所导致的污染集聚程度更高。最后,由于污染的企业集聚由纯价格效应和财富竞争效应二者联合引致,而污染的地区集聚又由污染企业集聚加总而成,故环境红利的纯价格效应与财富竞争效应联合引致了污染的地区集聚。
  本文的研究表明,为了避免环境生产要素被过度使用、使污染被当作红利使用的经济现象不再存在,我们应加大对污染密集型产业的抑制力度。
  参考文献:
  [1]  Siebert,H.“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International Specialization.”Weltwirts chaftliches Archio,1974,110(3):494-508.
  [2]  Baumol,W.J.and W.E.Oates.The Theory of Environmental Policy.Cambridge,Massachusett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89.
  [3]  Tahvonen,Kuuluvainen.Economic Growth,Pollution and Renewable Resources[J].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1993,(24):101-118.
  [4]  Lopez R.The Environment as a Factor of Production:The Effects of Economic Growth and Trade Liberalization[J].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Economics and Management,1994,(27):84-163.
  [5]  Thampapillai et al.The Environmental Kuznets Curve Effect and the Scarcity of Natural Resources:A Simple Case Study of Australia1.Invited Paper presented to Australian Agricultural Resource Economics Society,2003,(24):28-45.
  [6]  CoPeland,B.P.North-South Trade and the Environment[J].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1994,(5):86-108.

相关

相关

相关

  • 小学语文教学中如何激发学生的情感

  • 让信息技术在历史课中彰显魅力

  • 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氛围营造漫谈

  • 浅议抓好农村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的方法

  • 浅谈多种评价方式提高小学生的综合素质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