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现状及发展建议

》首页 》 经济论文 》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现状及发展建议
作者:无, 字数:30459

  [摘 要] 中小学数字教材在我国出现有近二十年历史,但目前其定位仍不明确、标准也不统一,相关政策和管理制度缺失,市场和应用均未能形成像纸质教材那样的机制。2020年初突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对教育事业和出版产业带来严重影响,却凸显了在线教育的价值,把数字教材推到了前台。本文基于“中小学数字教材相关研究”课题的调研结果,对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现状进行分析讨论,并结合教育现代化推进、出版产业新业态打造及教育、出版政策和管理制度等,对中小学数字教材未来发展提出建议。
  [关键词] 中小学数字教材 教育数字出版 教育现代化 新业态
  [中图分类号] G23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5853 (2020) 05-0022-09
  [Abstract] The digital textbooks for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have appeared in China for nearly 20 years. However, the position of digital textbooks is still unclear, the standards for digital textbooks are not unified, the relevant administrative policies and management on digital textbooks are missing. Also the market and application of digital textbooks for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have not formed the mechanism as paper textbooks. The outbreak of New Coronavirus in early 2020 has a serious impact on education and publishing. Nevertheless, this highlights the value of online education and pushes digital textbooks to the stage. Based on the results of survey Research on Digital Textbooks for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digital textbooks in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China. Especially this paper puts forward suggestions on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digital textbooks in combination with require of education modernization, the administrative management of education and publishing, and the new business formats for publishing industry.
  [Key words] Digital textbooks for primary and secondary schools Digital educational publishing Education modernization New business formats for publishing
  我國中小学数字教材的研发探索始于新世纪之初。近年来,随着教育信息化的深入推进[1],特别是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不断深入,从个别学科单品种开发到全学科、全学段的全面开发,从纸质教材数字化(PDF)的简易版到多媒体、交互性、大数据的综合功能版,从最初的个别出版社涉足到多家出版社、科技企业和教研单位参与。与此同时,中小学数字教材也从小范围的个别学校试用、实验,向较大范围和较大规模的应用迈进,涉及数以千万计的中小学师生。
  但不得不指出的是,目前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定位不清晰、开发标准不统一,以及审查与监管机制不完善、相关管理政策滞后等问题日益凸显,严重影响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和应用效果,制约了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健康有序发展。如何进一步做好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与应用工作,顺应教育现代化推进的要求,满足我国中小学信息化教学对数字教材的广泛需求,尽快将中小学数字教材纳入国家教材管理体系,已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重要课题。
  1 调研基本情况
  为了更好地了解当前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的现状,为加强中小学数字教材的相关管理提供依据,从国家层面加快推进数字教材建设和应用,“中小学数字教材相关研究”课题组于2019年10月至11月,组织开展了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的调研,中小学数字教材典型产品调研是其中重点调研内容之一。
  1.1 调研方法
  本调研结合数字产品特点和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特点,采用对数字教材开发单位座谈调研获取第一手资料,以及数字教材典型产品案例研究两种主要的方法。
  座谈调研主要是在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单位召开座谈会的形式,并辅以书面材料提供、网络访谈和电话访谈的方式进行。为了保证座谈调研效果,课题组围绕调研目的设计了统一的调研提纲,并就调研方案和可能涉及的问题进行专家论证,还对部分被调研企业作了预调研,最终形成座谈问题提纲。
  在典型产品案例研究中,课题组通过被调研单位提供的产品登录信息,实际操作所选取的各数字教材产品,以用户的视角体验和应用数字教材产品,了解产品形态,结合产品目标用户和应用场景分析产品结构和功能,在分析和比较中发现产品之间的共性和差异,进而对数字教材的开发状况进行分析。   1.2 调研对象
  我国目前开展教育数字产品研发的企业众多,涉及中小学数字教材的也不在少数。在调研对象的选取方面,为确保在同类产品中的代表性及调研获取信息的客观有效,课题组确定了选择调研对象的三个基本原则:一是从出版角度明确定位和范围,避免将中小学数字教材混同于普通的数字资源类产品或平台性的教学解决方案类产品;二是选取在学科品种上有一定规模的数字教材产品;三是所选取的数字教材在同类产品中有一定的特色和影响力。
  根据上述原则,课题组对我国目前中小学数字教材产品进行认真分析、比较和筛选,确定了7家数字教材开发单位作为本次典型产品的调研对象,分别是:人教数字出版有限公司(人教数字教材),北京京师讯飞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北师数字教材),上海市教育委员会教学研究室(上海数字教材),北京出版集团(京版数字教材),广东省出版集团数字出版有限公司(粤版数字教材),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外研数字教材),及江苏凤凰电子音像出版社(凤凰数字教材)。
  参加调研座谈的人员涉及数字教材开发的产品总监、技术总监、产品部门负责人、资源部门负责人、产品经理、学科编辑,以及单位负责人、数字教材产品分管领导等60余人。
  2 调研主要发现
  2.1 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概况
  虽然目前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单位较多,涉及教材出版社、数字公司、教研机构等,但在开发思路和产品设计上大致相同,基本上都是以课程标准为指导,以纸质教材为蓝本,针对信息化环境中教与学的需求,基于学科课程理念和教材知识体系,配套多媒体资源和学科工具,采用多媒体技术、数字技術等手段进行设计开发。
  在开发品种方面,各版本数字教材差异较大。人教数字教材品种最多,基本上涵盖了小学、初中和高中的所有学科;凤凰数字教材、京版数字教材、粤版数字教材、北师数字教材围绕其所属出版集团的主要教材品种进行开发;上海数字教材以在上海地区使用的沪教版、沪科版教材品种进行开发;外研数字教材仅围绕外研社的英语学科教材品种进行开发。部分版本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品种参见表1。
  在应用环境设计上,人教数字教材考虑的场景比较全面,可以支持PC、移动端、电子白板、一体机等多终端载体,适配Windows、iOS、Android多系统平台;其他数字教材的应用环境则有所差异。比如:京版数字教材主要支持在Windows环境下的使用;北师数字教材以Android移动端为主,兼顾支持PC客户端、iOS移动端;粤版数字教材可以支持PC端、安卓端,暂不支持iOS系统;凤凰数字教材最初以光盘为载体发行,后来改为适用多终端的形式,包括离线PC端(可封装至光盘)、在线PC客户端、安卓手机端、苹果手机端。
  在服务对象上,数字教材基本上都是针对教师和学生使用,也有像凤凰数字教材只把学生作为主要服务对象的情况。
  2.2 内容资源开发
  调研发现,在中小学数字教材内容资源开发方面,各版本的思路比较接近。数字教材的内容资源大多是以纸质版教材内容为基础,配套开发音频、视频、动画、图片等多媒体资源。这些资源能够在信息化环境中以更加丰富多样的形式呈现教学内容,也能够以更加直观、具象的方式帮助学生进行认知、体验或探究。
  比如:人教数字教材、凤凰数字教材、粤版数字教材、京版数字教材、北师数字教材等都是以多学科纸质版教材为基础,配套开发视频、动画、音频、图片四类内容资源。视频资源主要包括实验类视频、讲解类视频、拓展类视频、演示动画类视频等;动画资源主要包括交互动画、交互习题、虚拟实验、动态模型展示等;音频类资源主要包括课文朗读、音乐伴唱范唱、乐曲欣赏、词句标准发音等;图片类素材主要包括图片放大展示、图片画廊及以图片形式展示的教学目标、学习要点、课文注解、参考答案等内容。外研数字教材围绕外研社纸质英语教材内容,配套开发了视频资源(实拍场景类视频、演示动画类视频等)、动画资源(交互动画、交互习题等)、音频资源(听录音、跟读、自读、对话等)。上海数字教材主要基于教材(PDF)提供阅读器功能及学科工具,只针对英语学科配套开发了音频类资源,主要包括课文朗读、词句标准发音等。
  2.3 学科工具开发
  调研发现,数字教材学科工具的开发,大多以学科特点为依据进行设计。比如,人教数字教材、凤凰数字教材针对数学学科的特点提供数学学科工具,外研社数字教材、北师数字教材等针对英语学科的特点提供语音评测等英语学科工具。也有部分版本数字教材尚未提供学科工具,如粤版数字教材、京版数字教材。
  各版本数字教材中,还有许多比较有特色的学科工具。比如:人教数字教材针对小学语文提供识字卡片工具,此工具类似于数字化的生字表,可按册次、拼音首字母进行生字检索,可点击查看字的笔顺演示、结构说明及字义解释;外研数字教材针对英语学科提供语音评测工具,可满足学生对话练习的需求,适用于语音跟读、语音自读、语音对话、背课文等模块,能够针对用户练习情况予以识别、评测打分,并能够产生学习记录;凤凰数字教材针对数学学科提供数学工具,包括直尺、三角板、量角器、圆规、算盘、计算器、钟表等;人教数字教材针对初高中数学还提供了动态模型工具(GeoGebra),可满足平面几何、立体几何、代数等多方面的数学教学需求,并通过动态模型的形式生动地予以表现;北师数字教材基于与科大讯飞合作的语音评测技术优势,提供英语点读、连读、复读,口语评测、随身听、单词学习等功能。
  2.4 应用功能开发
  调研发现,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产品在功能结构上比较类似,基本上都是以阅读器支持数字教材的浏览和使用。数字教材阅读器的功能大体可分为基础功能和拓展功能两类。基础功能通常包括:页面功能,如翻页、单双页显示、放大缩小等;检索功能,如教材内容全文检索、教材目录结构的展示及跳转链接等;教学辅助功能,如画笔、笔记、截图、书签、聚光灯、思维导图、分类卡、黑板、计时器、资源热区开关等;模式切换功能,如工具栏位置切换、页面滚动模式切换、页面颜色模式切换、提示模式和学习模式间的切换;资源功能,如用户资源嵌入、资源下载等。   拓展功能通常包括教学资源库、课件库、备授课系统、虚拟课堂系统,以及依托阅读器外链的工具或系统等。人教数字教材阅读器功能参见图1所示。
  2.5 相关制度规范
  调研发现,为保障数字教材的规范开发和内容质量,各开发单位都比较重视数字教材内容策划、生产加工流程中的管理规范,但具体做法上差距较大。总体来看,各开发单位在内容审核、质量管理、内容安全等方面把关严格,实行三审三校制度;对产品的测试封装和上线后与信息技术平台匹配的复核检验流程等工作也比较重视,能够根据国家相关标准和行业规范,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数字教材开发生产管理制度。
  比如,人教数字公司在数字教材开发过程中,在内容策划、内容生产、内容审核、生产流程管理、产品测试发布等方面,制订了《数字教材内容研发生产流程与管理办法》《数字教材阅读器技术要求》《数字教材版本管理标识规范》《数字教材内容审核管理办法》《数字教材内容编校质量审读管理办法》《数字教材发布管理办法》等一系列相关制度规范。凤凰数字教材的开发生产按照国家《电子出版物出版管理规定》执行,在产品策划设计、内容组织编写、内容审核、质量管理和内容安全等方面建立了相应的企业制度和规范。粤版数字教材的开发,执行本企业所制订的数字教材生产流程、资源制作、视频资源制作、审校规范等制度规范。
  3 问题及讨论
  以上简要呈现了对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情况调研的主要发现。需要补充说明的是:第一,从中小学数字教材品种上看,尽管此次调研的每家出版社或开发单位的数字教材学科品种都不够全,但总体上调研涉及的数字教材品种几乎涵盖了小学、中学、高中所有学科。因此可以说,上述7家数字教材开发单位所开发的中小学数字教材品种,基本能够代表现阶段我国中小學数字教材的全部学科品种现状。第二,目前我国中小学教材(纸质)实行审定制,共有70余家出版单位通过审定并出版中小学教材。此次调研涉及的出版单位数量似乎不多,但实际上涵盖了包括人教版、江苏凤凰版、北师大版等主要的中小学教材,这些版本的教材所占全国中小学教材整体市场比例超过了90%。因此也可以说,上述7家数字教材开发单位的情况,能够代表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的基本状况。当然,通过这次调研,不仅反映出我国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方面的现况,更暴露出与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应用、管理等诸多相关问题。
  从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看,各相关单位在开发思路和产品设计上大致相同,配套的多媒体资源、学科工具和功能设置尽管不同版本有所差异,大体上比较相近,但在数字教材产品开发管理制度建设上差别较大,特别是技术标准体系并不统一。调研发现,当前各版本数字教材的开发、封装、发布等方面采用的技术方案和开发标准不尽相同,不仅造成不同数字教材的彼此不兼容,也难以与各地已经建设的资源和教学应用平台实现有效对接。且不说从出版管理角度,需要针对数字教材制定像对纸质教材那样一些特殊的标准和管理规范;对于师生应用来说,如果多版本的数字教材标准不一、互不兼容,必将给信息化环境下的教学带来诸多不便和困扰,数字教材的普遍化、常态化应用就难以实现。
  从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应用来看,各版本数字教材在不同地区有不同程度的实际应用,除人教数字教材在全国近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都有落地应用的案例外,凤凰数字教材用户群主要集中在江苏省内及省外部分凤凰版教材发行地区,外研社数字教材用户主要集中在天津、山东、四川等地区,粤版数字教材用户群体主要集中在广东省,北师数字教材用户主要是北师大版教材使用的地区,上海数字教材用户群体主要集中在上海地区。乍看起来,数字教材应用的覆盖面似乎还不小,涉及中小学师生数量也不少,实际上大多数情况下的应用缺乏系统组织,并不深入,甚至只是浅尝辄止,整体效果尚未显露出来。从教育教学看,尽管广大中小学师生对使用数字教材充满着热情和期望,但现有的应用并未能从根本上推动传统教学模式、学习方式和评价机制转变。从出版来看,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应用,也未能带来教材出版单位营业收入的实质增长,对整个出版产业增值的作用不大,当然更没能对出版产业格局形成什么样的影响。
  的确,当下中小学数字教材的状况,仅从出版来看比较尴尬,一方面大多数出版人特别是教材出版单位,认为数字教材是未来的方向,应该大力进行研发;另一方面当前阶段中小学数字教材却是投入大、收益少,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数字教材开发的投入远比纸质教材大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数字教材不仅在内容资源制作、技术研发等前期开发方面成本投入大,后续的技术迭代升级,特别是应用服务支持还需要持续投入。然而,目前却是纸质教材支撑着出版业,数字教材的产业作用尚未显现,加之国有企业考核的现实因素等影响,必然导致教材出版单位对数字教材的投入不足。而投入不足又使得中小学数字教材无论在内容资源开发,还是工具功能配套建设上,都不能很好地满足一线教学的客观需求,对用户使用数字教材的积极性及应用效果产生了影响。
  投入不足还使得一些数字教材出版单位不得不舍弃或减少对技术的投入。殊不知数字产品的技术与内容其实已完全不可分离,对技术投入的不足可能导致产品的用户体验和应用效果不尽如意,并最终影响数字教材的发展。这次突发新冠病毒疫情期间,为了应对疫情影响课前到书和不能及时开学的情况,教育部发出“停课不停学”的要求,让中小学教材出版单位各自上传其教材电子版,供师生下载使用。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按说技术压力和服务难度并不大,结果除了人教社之外,其他教材出版单位的网络服务全部瘫痪,说明教材出版单位的技术投入和服务能力,完全不能适应数字教材大规模应用的要求,更别说普遍化、常态化应用。
  影响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的还有一个关键要素,就是相关政策和管理不明朗或缺失。中小学教材并非普通出版物,不仅关系到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实现,也影响着出版产业的稳定和发展。因此,一直以来,无论在教育方面还是出版方面,中小学教材都有一系列相关政策和管理要求。但从中小学数字教材来看,目前国家层面只有个别文件中对数字教材有所提及,并没有专门针对数字教材的政策和管理;河南、广东、上海等省市虽然结合教育信息化推进需要,发布了一些地区性的数字教材相关政策,但尚不成体系,各省市的政策机制也不一致。而且,针对中小学数字教材的管理制度和监管机制没有跟上,数字教材开发缺乏资质认定和准入机制;数字教材的审定、选用没有相关要求;数字教材的定价、分发、相关版权保护没有制度。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缺乏政策和管理下的中小学数字教材,并没有像传统纸质教材那样的财政专项经费保障机制,数字教材的开发、实验、服务等基本上出于市场个别行为,应用难以普遍推广,也难以实现持续发展。   4 几点建议
  2019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2],提出了我国教育现代化推进的总体目标和战略任务。可见,现阶段乃至今后几十年,我国教育的主要任务就是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教育现代化必然要求教学资源的现代化。教材,特别是中小学教材作为基础教育教学的核心资源,如何适应教育现代化的要求?数字教材是必然选择。因此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和应用,不是应该不应该、要不要的问题,而是必须加快推进落实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我国基础教育信息化的深入推进,中小学校数字化校园建设特别是信息化教学设施已基本普及。有关资料显示,目前我国中小学校互联网宽带入校率已达97%,信息化教室(配有白板或一体机)的比例超过90%。当信息化教学设施条件配备并不断完善后,师生更需要的是能适应数字化教与学的新形态资源和产品来改进教学效果、提升教学质量。因此,中小学数字教材作为信息化环境下教学开展的基础性核心资源,有着巨大的应用需求潜力,也具备大规模应用的环境条件。
  为了促进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和应用,使之适应教育现代化推进的要求,满足中小学信息化教学需求,并能够形成出版业未来发展新的引擎和动力,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要进一步提升对中小学数字教材战略意义和价值的认识。从教育发展看,中小学数字教材作为基础教育现代化的核心教学资源,承担着信息化时代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能够准确反映课程标准的要求,满足信息化环境中的教学需求;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应用,可以指导教师在现代课程教学理念下完成教学实践,充分将教学目标、课程内容、教学方式与信息技术深度融合,促进和提升教师的信息素养,提高信息化环境下教学能力;中小学数字教材作为基础资源和基础应用,能够消除地区之间、城乡之间、校际之间因数字化资源不平等带来的“数字鸿沟”,保障信息化时代基础教育公平均衡发展[3]。
  从出版角度看,中小学教材在我国出版业中占据着重要地位,一直以来,中小学教材是出版业服务教育的核心产品,教育出版不仅组织研究编写教材,实现教育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同时还印制教材、发行教材,落实“课前到书,人手一册”的政治任务。中小学教材还是支撑我国出版业的支柱产品,是出版业最重要、最稳定的收入和利润来源,其产值超过图书出版业整体的一半,利润超过三分之二。那么,到了信息化时代,出版业主要靠什么服务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靠什么支撑出版业未来发展?应该还是首先要抓住数字教材这个龙头[4]。换句话说,中小学数字教材未来将成为教育出版发展的新引擎,只有做好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和应用服务,出版业才可能在教育现代化的进程中取得竞争优势,形成新的发展动力。
  二是加快做好数字教材的开发和应用推广工作。中小学数字教材的开发和应用推广是出版企业、特别是教育数字出版企业未来重要的工作。尽管有了一定的基础,但以中小学数字教材大规模、普遍化应用及带动未来出版产业发展要求来看,还存在着诸多问题,任重道远。在提高认识的基础上,要进一步明确中小学数字教材在信息化环境教学中基础资源、基础应用、基础连接、基础服务的定位[5],持续优化提升数字教材的内容资源、工具功能和应用的便利性、有效性、可靠性、服务性。数字教材开发单位不仅提供产品,也要参与数字教材应用的教学模式、学习方式和评价机制的研究,在现阶段注意处理好数字教材应用和现有纸质教材的关系,以及与数字资源、教学平台和其他配套数字产品的关系。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单位还要做好数字教材应用的后续服务支持,包括培训、教学教研支持、技术服务等。
  要明确把数字教材作为出版业未来发展的新引擎和动力,必须加大开发力量和投入,包括资金投入、技术投入和人才投入。尤其要重视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不仅是内容资源方面的人才,还有技术开发、运营推广和应用服务方面的人才。数字教材是信息技术与内容、教学深度融合的新型出版产品,参与中小学数字教材设计、开发和应用服务的编辑、研发人员和中高层管理者,应该具有创新的意识、融合的思维和能力。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人才队伍建设,是出版企业当前一项迫切的任务。
  三是尽快制订统一的中小学数字教材开发和应用相关标准。针对当前中小学数字教材产品开发管理由各单位自行制定,特别是采用的技术标准不一致的情况,为保证数字教材的内容质量及其应用的兼容性和可靠性,建议由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署等政府部门出台统一的数字教材开发指导性规范和相关技术标准要求,尤其要加强数字教材相关标准统一建设工作。尽管目前也有一些标准(主要是新闻出版行业标准),但并未形成体系和统一要求,也不能适应数字教材开发和应用实际。因此,要尽快建立包括数字教材的内容呈现和技术格式规范、封装规范、阅读器技术要求、跨系统的数字教材数据交换标准,以及用于数字教材管理的术语和标识符标准、内容和质量检测标准、教学应用服务标准等一系列标准规范,从而为中小学数字教材有序开发和质量控制,以及实现大规模、普遍化应用提供基本保障。
  四是出台中小学数字教材相关政策和管理制度。尽管数字教材出现已很多年,也有一些应用,近年来中小学数字教材实验应用的规模还在不断扩大,由于并未对现行的核心教学资源及教学模式、评价方式形成冲击,對出版产业增加值的贡献也没有多少影响,因此从政府层面并没有重视、也没有出台数字教材相关政策和管理要求。众所周知,教育出版、特别是中小学教材出版与教育政策和出版政策密切相关,如果没有相应的政策和管理机制,即使有着来自亿万中小学师生信息化环境下对数字教材的强大应用需求,也不可能实现数字教材的大规模和普遍化应用,并由此带来对出版产业增长的贡献。因此,建议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署、国家发改委等政府部门,尽快将中小学数字教材纳入国家教材管理体系,制定出台包括数字教材的审定、选用、定价、分发、应用服务等相关政策和管理要求,并单列专项财政经费予以保障。
  五是以中小学数字教材为核心,打造服务教育新业态。长期以来,出版业以提供内容产品来服务教育,主要包括教材、教辅、教学参考书及相关的教学挂图、学具教具、教育报刊、电子音像产品等,其中教材是核心产品,也是核心竞争力。到了信息化时代,出版要继续满足教育现代化的要求,就不能只停留在内容产品的提供上,而应该扮演“内容+服务”的角色,打造新的产品和服务体系。这个新的产品和服务体系,就是以数字教材为内容核心的教育出版新业态。
  笔者认为,以数字教材为内容核心的教育出版新业态,包含递进的三个层级。第一个层级是以数字教材为核心的优质资源和数字内容产品,主要包括数字教材、与数字教材配套同步丰富多样的教学资源和数字产品,以及基于内容的垂直学科产品、教学应用(App)等。第二个层级是教学服务,即在内容资源和内容产品供给基础上,围绕数字化教学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主要包括服务数字化课堂教学的智慧教学平台,围绕数字化教学的整体解决方案(内容资源、学习平台、教学终端,及相关的应用培训、教学技术支持等),以及学科教研、教学评价、教学管理等的拓展服务和相关教学服务。第三个层级是教育服务,即全方位服务信息化时代的教育需求。这一层级的业务更加广阔,可以包括智慧校园建设,区域教育公共资源服务平台和教育管理平台建设,中小学教师培训和各类教育培训,以及智慧城市中的智慧教育[6]。
  如果能够按照以中小学数字教材为核心,打造“优质内容+教学服务+教育服务”新业态,出版业不仅将在服务教育现代化的能力和市场竞争力方面大大增强,而且会创造出远比传统出版产业规模更大的产业格局,实现出版业在信息化时代新的发展。
  注 释
  [1]教育部. 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R]. 2018-04-13
  [2]中共中央,国务院. 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R]. 2019-02-23
  [3]王志刚,沙沙. 中小学数字教材:基础教育现代化的核心资源[J]. 课程·教材·教法,2019(7):14-20
  [4][5]王志刚. 构建以数字教材为内容核心服务教育新业态[J]. 科技与出版,2019(11): 11-16
  [6]王志刚. 教育出版如何应对信息化挑战[N]. 中华读书报,2019-06-12
  (收稿日期: 2020-04-10)

相关

相关

相关

  • 让信息技术在历史课中彰显魅力

  • 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氛围营造漫谈

  • 浅议抓好农村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的方法

  • 浅谈多种评价方式提高小学生的综合素质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 开展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