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电子商务合同法律辨析

》首页 》 经济论文 》我国电子商务合同法律辨析
作者:无, 字数:15823

   [提要] 我国电子商务行业发展迅速,为人民生活提供了巨大的便利;与此同时,电子商务合同应运而生。电子商务合同是一种历史较短的合同形式,与传统的合同形式相比,各界对电子商务合同的研究并不深入,因此在电子商务合同的有关规定和适用中仍存在不少问题。在合同主体的确定、事后的索赔、内容的编纂以及合同的成立等方面有很多问题需要继续探索。对上述问题进行辨析,需要对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探讨,以期得到比较客观的结果。
   关键词:电子商务;电子商务合同;法律问题
   中图分类号:D9 文献标识码:A
   收录日期:2020年8月11日
   一、电子商务合同发展背景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速发展,电子商务作为一种便利的交易模式融入到我们的生活中。据统计,2019年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为34.81万亿元。可见,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和网银的普及使得人们打破了之前购物的传统方式,网络购物非常的方便。但这种便利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很多问题。电子商务合同又称电子合同,主要是指“数据电文”这一概念。作为合同的一种形式,它以无纸化的方式存在,对买卖双方责任义务进行简单的划分。与传统书面合同相比,电子商务合同的条款相对较少,而签署的时候多为格式条款。因此,消费者很难通过与商家的协商进行合同订立活动,这种方式对于消费者来说是非常不利的。例如,经营者在订立合同前预料到会发生争议的某些情况,为免除或者减轻其自身责任在电子商务合同里添加了不合理的格式条款;或是为保障自身最大利益对索赔进行特别规定而没有明示于消费者,这种情况多出现于本商品不接受七天无理由退换、最终解释权归本店所有等。很多商家因活动力度大、市场价格变动大等原因,对已售出的商品进行自行订单取消,原因就是上述说法。针对这个问题,工商管理部门将对这种商家进行行政处罚。但由于没有规定的标准的合同形式、网络交易大多数交易额不大,在发生争议后裁决较复杂,而且寻求法律途径其诉讼成本高、诉讼程序繁琐等原因,很多消费者不得不选择了损害一部分自身利益的解决方案。
   二、有关电子商务合同主体的问题
   传统合同是通过面对面签约的方式,而电子商务合同往往是以EDI的方式进行的,在签合同的整个过程中,消费者可能不知道实际交货人,商家也不知道消费者是否具有购买的能力,对对方资金状况也无法了解。所以,这种具有虚拟性的签约模式极大地对对方的身份确认造成了困难。
   传统的书面合同经过双方签名后具有法律效力,合同文本作为原始凭证存在。而当消费者在虚拟环境中进行消费时,只能通过选择同意与否进行订单确认,即使事先存在磋商行为,双方达成某种共识,但因电子合同往往都是已经在后台备好的程序化合同,所以无法做到对条款细化。这种合同往往偏向合同的订立者,一定程度上违背了平等原则,对消费者不利。
   传统合同是通过当事人签名来进行真实意思表示,而在《签名法》第二条中肯定了数据电文作为电子签名的合法手段。例如,下单后输入支付密码或者填写发到当前用户手机上的短信验证码进行身份验证,这一行为就可以被认为是对订单的确认。但问题是我们无法明确进行身份验证的主体,冒用者可以通过盗取账户信息、复制手机卡等行为来冒用别人身份信息进行消费。《电子商务示范法》中将可以进行身份识别功能的可靠手段看为签名,但具体什么是可靠手段并未规定,在实际操作中判断已经形成的签名是否可靠成为一大难题,这也对合同效力判断造成麻烦。
   三、主体不清晰影响索赔
   现如今,淘宝、京东、苏宁易购等电子商务平台已然成为人们购物的主要场所,简便的操作为民众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但这种方便也让人们忽略了很多问题。这种购买不同于以往实体销售,我们去实体店铺购买商品可以开发票,会留有收据作为保障,但在电子商务中,消费者的发票并不一定对物品有所保障。2010年5月3日,上海朗智机械设备公司(以下简称朗智公司)在京东商城上购买了笔记本硬盘,当时从商家获取的信息是该硬盘的质保期为三年。2010年5月9日朗智公司收到了所购买的产品以及发票,发票上加盖了上海圆迈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圆迈公司)的印章,内容是办公用品。但这张发票上也有“京东商城”字样。短短不到半年,朗智公司所购买的硬盘发生了损坏,朗智公司通过京东商城进行商品报修,却被以“发票未开明细,自动放弃质保”理由拒絕。在朗智公司下单前,京东商城购买页面中并没有显示圆迈公司的信息,也就是说朗智公司理所应当地以为所购买的硬盘由京东商城售出而不是圆迈公司。朗智公司将京东商城和圆迈公司一起起诉到法院请求退款并由他们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本案最终判决:被告京东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退还原告货款,取回问题硬盘,同时圆迈公司也需要对退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在本案中,交易的主体不单是买卖双方,还包括作为中介的第三方平台。那么,对于这种经营和实际送货相分离的情况,如何辨别相应的责任义务关系,成为了我们应该明确的重要部分之一。本案中没有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且朗智公司事先不知道圆迈公司的存在,但产品是从圆迈公司发出的,构建了客观上的联系。京东商城承担了配送、推广等工作,圆迈公司作为实际交货人完成了实际交货的工作。根据我国《合同法》第三十六条可见主体既包括京东商城也包括圆迈公司。
   很多时候消费者无法掌握足够的产品信息,这会对消费者进行诉讼、维权造成影响和阻碍。本案中京东商城没有提前告知本次交易实质上是圆迈公司在做实际交货工作,如果是由于产品质量问题造成的损失,圆迈公司应该承担相应责任,但朗智公司并不知道实际发货信息,不具有准确定位向谁索赔的判断。类似于本案的这种情况,都可看作是消费者在某种程度上被限制其本身具有的知情权和交易时的选择权,与《合同法》第三条和第六条中所倡导的在诚实信用和平等的条件下从事交易活动的宗旨相违背。随着未来更多完善的法律出台,应该明确细分各个主体在电子合同里应承担的责任,电子商务平台应该将包括实际交货人在内的信息明确传达消费者。    四、未成年人的消费过程难以规制
   传统交易订立合同时,通常是通过面对面的形式。经过多次磋商,当事人已经对彼此有了一定了解,掌握了对方一定的身份信息,但是订立电子商务合同时往往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在这个互联网已经走进千家万户的时代下,未成年人对智能手机的应用能力远超其父母,很多未成年人会用家长的手机进行不符合年纪的消费行为。未成年人处于一种其智力未完全发育、无法对事情做出合理判断的阶段,对他们的监管和保护责任不仅仅只有他们的监护人所承担,更多的应该通过社会和法律对其进行规定和保护,订立电子合同前对消费主体实际情况的确认会大大减少日后引起纠纷的可能性。2019年7月,江苏省镇江市的杨先生九岁的女儿在游戏里充值超过万元。在查看过消费记录后,杨先生发现女儿共为游戏充值16次,每次为648元。因为电子合同特点之一是虚拟性,存在着一些未成年人通过其父母已经绑定的实名信息进行消费的情况,如果这种消费超出其年龄应有的消费能力,需要其监护人进行追认,监护人如果拒绝,在理论上可以请求返还支付的款项。如果不能通过双方协商追回款项,其监护人需要通过诉讼的方式将已经达成的电子商务合同认定为无效合同。根据《电子商务法》第四十八条,判定电子商务合同无效就必须有证据足以推翻实际操作人非本人。比如,本案中杨先生必须证明进行充值的这个行为的实际操作人是其九岁的女儿。
   在这种模式下,提交证据的难度是非常巨大的,一般情况下孩子都是借助于父母已经实名认证过的账户进行消费行为,很难具体证明每笔业务的实际操作人是谁。而正是因为有了父母已经认证过的身份信息,银行账户无法对每笔消费细分,我们无法证明具体的消费者是谁。针对这个问题,商家可以在消费时增加验证难度,例如设置消费额度——单笔金额超过一定数额将采取声音锁或者人脸验证的模式。
   五、做出承诺与合同成立的关系
   在订立电子合同时,以数据电文进入电商系统的时间作为到达时间,我们可理解为将这一时刻作为承诺到达时刻,合同达成时刻。在买卖商品时,如需对已做出的承诺进行撤回,撤回承诺的通知同时或先于承诺通知到达对方视为承诺无效。实际进行电子商务时,表示出购买意愿进行做出承诺后不下单的现象非常常见,所以通常情况下提交购买订单并支付货款后,被视为做出承诺。承诺本身具有可撤回但不可撤销性,所以当受要约人做出承诺后,合同成立,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时生效。但在大多数电子商务交易中都对消费者具有七天无理由退货服务。可见,对于电子商务活动,即使要约生效后也是可以被撤销的,这对消费者是有利的。
   随着电子商务的不斷发展,不断增多的商户使市场出现了供过于求的现象,行业竞争愈发激烈。加之开网店程序较为复杂,需要缴纳一定的担保金,所以微信购物应运而生。首先,微信交易可降低交易成本,不经过电商平台,节省了保证金和附加费用。其次,销售的商品仅以图片和文字的形式进行描述和展示,这减少了经营者在雇佣美工进行平台运营方面的人员成本。此外,电子商务平台对同种产品销量多的商家给予更大推广力度,这是激励商家进行刷单的主要原因。商家通过刷单来对店铺的销售量进行人为更改属于虚假宣传行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这违反了诚实信用的原则。鉴于这些情况,微信交易成为现在人们争相追捧的新型交易模式。
   微信购买的商品区别于电商平台购物,通常为货物售出概不退换,这有违《电子商务法》规定的七天无理由退换。加之早期申请无需身份信息,所以即使没有实名认证也可以进行商品买卖。在C2C这种便捷消费模式下,确定对方的身份确认变得更难,合同效力确认也更加麻烦。C2C模式下是通过向对方转账的方式达成交易,所以聊天、转账记录可作为证据在必要时提供。但是,同时证据的真实性也因科技进步被质疑。
   由于电子商务的交易门槛很低、经营者素质参差不齐、国家缺少专门用于管理相关商业主体的法律、删除记录后无法恢复等问题,直接导致在证据的效力证明方面格外困难,最主要的是在失去了传统电子商务活动所具有的第三方付款保护后,交易风险日趋加大。从2019年开始在《电子商务法》中增加了“其他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子商务经营者”,这将包括微信、网络直播在内的新型消费模式纳入电子商务经营者之内。相信未来伴随着更多法律的出台,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力度会进一步加大。
   六、电子商务合同需要进一步的规范
   电子商务合同作为无纸化合同,身处异地就可以进行签约,虽然形造成了一些便利,但还有很多问题有待解决。例如,合同条款不规范,消费者无法获取真实发货信息导致了索赔对象不正确、索赔难的问题。一般情况下,电子商务合同都是由销售的一方制定,经营者出于利益考虑会削弱电子商务合同对消费者权利的保护。所以,对合同的条款进行标准化规定显得格外重要。加大对电商平台的监管力度、出台管控微商的相关规定,未来应按照完整的法律规范体系签订电子商务合同。
   电子商务的便捷性也同时促成了大量的不理智消费,未成年人在不理智消费的群体中占很大比例。尽管很多法律对未成年人施行庇护,其目的是为了养成他们正确的消费观和价值观,但不乏很多人利用保护未成年人的名义去损害商家的正常利益。对未成年人达成的电子合同效力的鉴别不得一味偏袒,要掌握证据合理对待,不能打破原有的平衡。对于这一问题,应该对不同年龄段的未成年人进行更加严格的规定,例如规定8~10岁、10~12岁的未成年人消费金额范围,在可进行支付的APP上进行监护人身份验证,如声控支付或者人脸扫描支付等。必要的时候商家可要求发起身份验证或存储备份数据至第三方平台,第三方平台设置登录权限,尽可能做到对消费者身份确认无误,尽可能地避免无效合同和效力待定合同的产生。
   七、结语
   经济的快速发展推动居民购买能力的提升,电子商务合同由于其准确度高、签订方便等优势在逐渐替代传统的合同订立形式。但电子商务合同的发展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需要把《合同法》和《电子商务法》作为主要依托,在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发挥电子商务合同的优势。完善电子商务合同的相关问题有助于推动电子商务产业的提升,也为电子商务实践的顺利开战打下坚实的基础。
  主要参考文献:
  [1]王洪亮.电子合同订立新规则的评析与构建[J].法学杂志,2018.39(04).
  [2]梁秋莉.浅析大数据时代电子商务发展与民商法的创新[J].北方经贸,2019(06).
  [3]郑菊芳.电子商务合同纠纷中交易主体的确定[J].汽车维修与保养,2020(04).
  [4]宋建立.电子商务发展中的若干法律问题[J].人民司法(应用),2018(31).
  [5]余爽.关于青年群体微信购物情况的调查报告[J].数字传媒研究,2019.36(06).
  [6]姚志成. C2C微信购物合同订立问题研究[D].河北经贸大学,2019.
  [7]耿竞.电子商务合同缔约制度的缺陷与完善[J].九江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38(03).
  [8]文慧.论未成年人的网络直播打赏行为[J].西部学刊,2019(01).

相关

相关

相关

  • 小学语文教学中如何激发学生的情感

  • 让信息技术在历史课中彰显魅力

  • 小学语文课堂教学氛围营造漫谈

  • 浅议抓好农村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工作的方法

  • 浅谈多种评价方式提高小学生的综合素质

  • “喂”羊与“牧”羊的启示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