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饰演“刘秀”的一点感悟

》首页 》 政治论文 》论饰演“刘秀”的一点感悟
作者:无, 字数:6190

  摘要:福建泉州的提线木偶戏古称“悬丝傀儡”。在民间又谓为“嘉礼”我国最早的具有表演功能的戏剧就是傀儡戏,它的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中国古代一种重要的戏剧形式,是我们中华民族极为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关键词:傀儡意念;表演
  中图分类号:J8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20)30-0138-01 DOI:10.12228/j.issn.1005-5312.2020.30.093
  谈及泉州提线木偶戏的表演,笔者深有体悟与感触。作为一名偶戏演员对所操纵的偶形角色人物要有深刻理解与分析才能把人物较好地体现出来。把握住人物的个性和他的内心世界,即人物思想个性的主要特色。从人物在情节展开的每个事件里他做些什么和怎样做的行动中去探求。琢磨人物的每一句话,透过字里行间探索人物性格,理解人物的思想感情,才是塑造鲜明形象的先决条件。而在表演当中要十分注重表演的外在形式,必须通过各种细腻。优美的唱、做、念、打等各种戏剧表现程序,把人物内心形象地表现出来,这需要演员要有扎实的基本功和高超的表演技巧,才能较为完整的诠释出所需表现的艺术形象。
  传统清抄本《光武中兴·刘秀走》中汉光武帝刘秀这个人物的角色创作体会以及线技勾牌的设计让我受益良多。叙西汉末年,王莽纂位,皇族刘秀赴考,武举场试中,欲于考场上谋弑王莽,不意拽折官弓,事端败露。获罪逃捕,一路仓惶奔命的情景。“追声阵阵风雨急,昏天黑地落难人”锣鼓声中刘秀出场的起势着重于双手开合,两脚弓步,一起一落,踉踉跄跄。急冲冲,奔忙忙,足线紧叠。头线倾前,双手一字大开呈高低状,起伏有度,突显人物英雄末路时的情境。一路奔逃,一路潜行。黑夜茫茫,风雨交加,后有追兵,前途漫漫,此情此景,心力交瘁,一曲《步步娇》:唱出刘秀自古男人不流泪,不轻洒出脆弱伤痛的一面,“才脱天罗共地网,厄运遭虎狼。“”我本一心想舒长抱负,诛杀奸佞,扭转乾坤、统兵转战天下、绝胜千里。谁想现在满天愁云,封锁我人生之道路。四连线,三连线的创新技法的变换运用对于阐释角色行路奔逃时的各种内心思想状态及情感情绪起到了人物至关重要表演作用。以这两种线规的变化转换来彰显刘秀走路的这一动态表演,走路是日常生活里最常见的一个动态,这个最常见的动态它是如何被用来塑造人物并呈现剧情场情的,这就要靠演者娴熟的线技以及对角色的把控了,食指勾出傀儡左右手腕线配以左右双足线,使人物两脚自然平衡垂直,双手交叉辅以双肘线。头姿固定,身驱前倾,左右开步,左右举足。两条手线交叉双足线以表现角色走路时的姿态,把刘秀心急火燎,躲避追捕,一路风雨,一路艰辛的内心情态展现无疑。所以在表演当中不时以线技巧妙变化交替,找到了这些线技之间的转折点,演员就可设计“铺垫”和“强调”结构布局,找到应该突出什么,应该达到什么效果。
  众所周知,由于傀儡本身是通过演者操纵丝线而动作起来的一种表现形式,它的局限在于,不能完全仿照人的动作而动作,因而在设计高难度动作的同时要以演者本身与偶的互动为基调。演者直接与偶做零距离接触,少了丝线的羁绊,与偶做相同的动作来演绎此时角色所要承担时间场景所需要表达的情感因素。以达到人偶合一的完美呈现。这就是在特定情节中寻求的演者与偶之间的互为交流的一种变化,也就是变中求奇,这里所说的“变”是指情节突变,引发角色情感的变化。在这些变化中,要表现出人物新的发展,新的面貌。而奇就是在于演者与偶的真情交流。左手执勾牌,右手直接作用与偶的头姿,连继甩发,演者半膝跪地。与偶两两相视,此情此景,人偶合一。感情的抒发,流露出的是人与偶之间最为真挚的情感交融,偶的手与足并拢,手线轻抖,头姿兼容,眼神与演者相互凝望,不知不觉当中,头钉线与手指线的配合是那么的自然和谐,随着感觉慢慢地深入,没有很特意地去做有痕迹的表演,而是自然而然地由心及指,由指及线,由线及偶地融入到角色当中去。简单的动作却没有丝毫感觉丝线与偶之间涩滞的隔阂。与木偶之间仿若有了生命的联系,心动偶行,圆润如意,通过木偶简洁干净的动作来体现演者与偶之间独特的相依联系,人动,偶即行。这一折的表演,无论唱腔如何凄戚哀怨,剧情如何繁重,作为演者必要牢记:“心里有思,偶才有感”;即所谓“情动于衷而形于外“。演员一身艺,千古一剧情,既是操演者,又是戏中人,戏里戏外,亦真亦假。这些精辟的论述道出了表演艺术的实质。
  因此,悬丝傀儡表演艺术是体验和表现结合与统一及相辅相成的关系。作为一名偶戏演员就要对偶有种“傀儡意念“。所谓”傀儡意念“就是通过以舞台语言艺术及操偶技法的表达方式为特征,以正确把握偶戏自身规律为依据的一种独特的创作思维方式,而恰恰通过刘秀这一角色的表演体悟,形象制做,与操弄技巧等实质的表现手段来强化演者与偶在造型语言与动作语言的舞台表达功能,所以刘秀走这一折戏的表演技法上可以归根于在傳统“基本线规”的基础上强化提练成的“当代革新线规”。才有了传统唯美风格的表演程序,才有了形神兼备具有艺术性,逼真性为主要特征的表演过程,这样就使刘秀这一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更具可塑性,趣味性及人物的真实感和艺术魅力。

相关

相关

相关

  • 面向卓越计划的电子工艺教学模式的探索

  • 案例式PBL教学法在影像实践教学中的应用分析

  • 高职《建设工程监理》微课程开发设计研究

  • 应用型本科院校建筑设计基础课程教学改革探索

  • 课程结构调整与大学生就业问题研究

  • 特色专业建设对我校安全工程专业发展的作用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