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日本古代稻信仰中的女性形象

》首页 》 政治论文 》浅论日本古代稻信仰中的女性形象
作者:无, 字数:10307

  摘要:通过分析日本神话及相关仪式,笔者发现“稻”对于古代日本人而言不仅是一种食物,更是一种信仰:他们坚信稻与神息息相关,并发明了祭祀稻灵等不同仪式。在各种仪式以及日本相关神话中,由女性担任着最主要的角色,发挥着不同的作用。本文将以日本神话和相关仪式为材料,浅析古代日本人的稻信仰特征,试图分析各种稻信仰中的女性形象。
  关键词:神话;稻;女性;生命;光明
  中图分类号:B9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20)23-0084-02  DOI:10.12228/j.issn.1005-5312.2020.23.057
  费尔巴哈(1843年)指出,自然是人认识的第一个对象,当人意识到自身的生存需要完全依靠自然时,即将其视为神并崇拜。从日本古代神话中可以发现,古代日本人坚信“稻”不仅是一种食物,更是一种信仰:他们坚信万物皆蕴含神灵,其中稻与神的关系不可分割。同时,祈祷五谷丰收的稻灵祭祀更是日本古有宗教神道的核心。笔者将这种古代日本人对稻展现出的“执着”归纳为日本人的“稻信仰”。与此同时,无论是稻作仪式还是与之相关的日本神话当中,会发现女性在其中担任着最主要的角色,发挥着“特殊”的作用。笔者将以《古事记》《日本书纪》《风土记》等日本奈良时期的古籍为主要文本,从相关神话中探讨古代日本人的稻信仰特征,并浅析分析其中的女性形象。
  首先,与稻起源相关的部分神话中可窥见稻自“新生”的那一刻开始就不可避免地和死亡“捆绑”在一起。例如关于死体化生型的谷种起源神话,在《古事记》和《日本书纪》中均有记载。
  1.    故、所杀神于身生物者、于头生蚕、于二目生稻种、于二耳生粟、于鼻生小豆、于阴生麦、于尻生大豆。故是神产巢日御祖命、令取兹、成种。(《古事记》上卷3)
  2.    是时、保食神实已死矣、唯有其神之顶化为牛马、颅上生粟、眉上生蠒、眼中生稗、腹中生稻、阴生麦及大小豆。天熊人、悉取持去而奉进之、于时、天照大神喜之曰「是物者、则显见苍生可食而活之也。」乃以粟稗麦豆为陆田种子、以稻为水田种子。又因定天邑君、卽以其稻种、始殖于天狭田及长田。(《日本书纪》)
  第一则神话大致是说,大气津比壳神被杀之后,从其头部,眼睛,耳朵,鼻子,阴部等分别长出了各种谷物,其中眼睛內生成了稻。神产巢日御祖命下令收集这些谷物作为种子。第二则神话则是讲述,保食神被月神的素戋呜斩死之后,其死体身上长出了五谷和蚕,牛以及马,其中稻子从腹中长出,最后由神授意开始种植这些谷物并分发到人间。
  这两则神话都阐述了稻生长自死去的神的躯体中,然后神授意将其作为谷物种植,人们开始食用并从中获取生存下去的力量。可以说,稻的出现这一过程宛如一个向死而生的循环:来自于神的死体的稻给人以生的力量。这体现了古代日本人稻信仰中的“死- 生-死”生命循环特征。
  此外,说起稻便离不开宇迦之御魂神,名字当中的“宇迦”意味着食物,她是一位是谷物之神。根据平安时代的[延喜式]中的祝词可发现,这是一位女性神。在《日本书纪》神诞生的章节中写道,当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感到饥饿无力时,他们创造了宇迦之御魂神,用来满足食欲以生存。同时,上述两则死体化生型的谷种起源神话中,从阴部一词可得知这两位产生稻的神也都为女性神。由此可推测,日本古代稻信仰中女性形象中包含象征生命的循环的一面。
  其次,日本神话中还有以下三则较为类似的传说,都与“光明”有关。
  3.    是时、天照大神、手持宝镜、授天忍穗耳尊、而祝之曰、吾儿视此宝镜、当犹视吾。可与同床共殿、以为斋镜。(《日本书纪》)
  4.    天暗冥昼夜不别。人物失道。物色难别。有土蜘蛛。名曰大小二人奏言。皇孙尊。以尊御手。拔稻千穗为籾。投散四方。必得开晴。于时。如大等所奏。搓千穗稻。为籾投散。即天开晴。日月照光。(日向国《风土记》)
  5.    故、天照大御神出坐之时、高天原及苇原中国、自得照明。(《古事记》)
  6.    乃细开磐户而窥之。是时、天手力雄神、侍磐户侧、则引开之者、日神之光、满于六合。(《日本书纪》)
  前两则神话讲述当天地间混沌黑暗之时,天照大神授予天孙力量,驱除黑暗的场景。其方法是通过将稻粒揉碎后进行抛洒,伴随着稻粒的播撒,光明重返世间。后两则神话则都是讲述天照大神的出现为世间带来了光明。此外,在日本“大尝祭”仪式中还流传着撒米这一行为,也许就是来自古代神话中稻粒能带来光明一说。笔者认为,结合前面稻信仰中稻含有生命的循环以及古代万物都寄住着神灵这一说法,在天孙向大地撒稻粒的过程中,稻粒与稻粒之间相互摩擦,生命力在期间碰撞发生化学反应产生了光也未尝不可为一种解读。从以上三则神话中可发现古代日本人稻信仰中相信,稻不仅作为神赐的食物,而且具有呼唤光明的能力。
  同时,神话中的稻米是由天照大神亲自选定为人的食粮,并由其孙儿播撒至人间,到来光明。根据古代典籍中的描述,天照大神一直是作为女性神的存在,而在《日本书纪》中散发编织的形象也应证了这一说。同时有许多研究表示她就是古代日本的太阳神。后两则神话中,女性神的天照大神每次一出现,世间变得一片光明的景象也侧面反映了与稻息息相关的女性形象中还有召唤光明这一特征。
  最后,从《风土记》中部分传说可发现在古代日本人的稻信仰中,稻还意味着财富与商业的兴隆。
  7.    此野广大土地沃腴开垦之便无比此土昔者郡内百姓居此野多开水田余粮宿亩大奢已富作饼为的于时饼化白鸟发而南飞当年之间百姓死绝水田不造遂以荒废自时以降不宜水田今谓田野。   8.    称伊奈利者。秦中家忌寸等远祖。伊侣具秦公。积稻粱。有富裕。乃用饼为的者。化成白鸟。飞翔居山峯。伊祢奈利生。遂为社名。至其苗裔。悔先过而。拔社之木。殖家祷祭之。今殖其木。苏者得福。殖其木。枯者不福。
  第一则传说讲述的是一位原本富裕的村民偶然将箭射中米饼时,米饼化作白鸟向远方飞走。自此之后,村民的田地颗粒无收,人们生活过得非常困苦。第二则神话对第一则的故事后续进行了补充,当村民顺着白鸟方向追去时,发现白鸟消失的地方变成一棵树。于是当地村民在附近建成神社并进行参拜。神奇的是,自那之后田地耕作好转,村民的生活也变得富裕起来。据传那家神社就是如今供奉谷物之神的伏见稻荷神社,寓意商业繁荣。由此可见,古代日本人的稻信仰中,如果善待稻的话,则会带来好收成和财富。否则,将带来灭顶之灾。同时,在日本的稻作仪式,例如收获祭和田植礼仪中,经常由女性担当巫女主持仪式。据说日本的岛根县每年都会举办屋头祭,必须由男性身着女装进行祈祷。加藤俊秀表示,人类在向神的世界靠近时,不能以人的姿态而必须进行相应的换装。因此换上女装的男性在此刻充当了人间与神界的媒介者。至于为什么不直接让女性直接主持,这点暂时无从考究。但是单从换上女装的这一行为,从侧面显示了古代女性的“媒介性”的特点。此外,在古代日本,民间信仰会认为一到春天,山神会降落在田里保佑稻的生长,而当秋天来临之际则重新返回山中。因此据说主持田植礼仪的早已女需提前在大山里“修行”和“净化”。
  据民俗学研究学家折口信夫表示,田植礼仪中的女祈祷师相当于一座桥梁,连接人界和神界,使仪式得以顺利进行。由此可见,古代日本人的稻信仰当中,女性更是作为一种拥有连接人与神的特性的存在。
  本文以《古事记》《日本书纪》《风土记》等古籍中出现的部分神话和相关仪式为例,试整理出古代日本人的三种稻信仰,它们分别是象征生命的循环,呼唤光明以及象征财富。同时,结合稻信仰浅析了女性形象的一些特征:暗含生命的循环,呼唤光明和作为媒介者连接人与神。
  参考文献:
  [1]安万侣,山口佳纪,神野志隆光.古事记[M].东京:小学馆,1997.
  [2]小岛宪之,直木小次郎,西宫一民,蔵中进,毛利正守.日本书纪[M].东京:小学馆,2007.
  [3]   伊藤干治.瑞穗の国再考[J].成城文艺,1990(09).
  [4]   王奇見.从神话和民间传说看中日两国自然观的差异[D].吉林:吉林大学,2008(04).
  [5]   王聪.日本田植礼仪中“早乙女”的礼仪角色与原因考察——以女性学为观点[J].萍乡学院学报,2016(08).
  [6]   李静.稻魂信仰和祖灵信仰——日本与中国佤族稻作文化比较研究[J].云南民族大学学报,2010(09).
  [7]   陈馨.古代日本人稻信仰探究——以《风土记》为中心[J].烟台大学学报,2013(01。

相关

相关

相关

  • 地方高校生态型教学质量监控体系研究

  • 面向注册工程师制度的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专业教学改革

  • 高职院校辅导员理论素养的研究分析

  • 新形势下服装结构设计中人体工程学的作用与影响分析

  • 浅析计算思维与大学计算机课程改革的基本思路

  • 探析民办高职院校广告设计专业订单式人才培养模式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