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夫毁掉的网红

》首页 》 政治论文 》被前夫毁掉的网红
作者:无, 字数:8388

   网红拉姆被前夫唐龙纵火烧伤后,有超过10万人涌入她的抖音账号,围观她事发前的生活。
   她的第一条动态发布于2018年5月,画面里是她的两个孩子,十多岁的哥哥怀里抱着还没学会走路的弟弟,拉姆说,这是自己的“两个心肝宝贝”。
   画面里没有出现孩子父亲的身影,在拉姆此后的219条动态里,那个男人也从未露面。
   有时候,粉丝误以为她单身,向她告白时,她才会告诉人家,自己已经结婚了。
   她的姐姐小卓玛告诉记者,拉姆和唐龙第一次结婚至今已经超过13年,其间,因为唐龙有家暴恶习,拉姆曾跟他离过一次婚,但后来又因为舍不得孩子,复婚了。
   直到今年5月,唐龙再一次把拉姆打伤,差点将她掐死,拉姆才决定第二次离婚。
   没想到的是,当生活看似一点点步向正轨的时候,9月14日,唐龙闯进拉姆的家,将汽油泼到她身上,点燃了那把火,造成拉姆全身85%的面积烧伤。
   四川阿坝州金川县公安局发布的通报显示,9月14日20时50分许,金川县观音桥镇麦斯卡村村民阿某某(拉姆全名为阿木初)在家中被前夫唐某烧伤。目前,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前夫来了
   拉姆的视频多数拍摄于阿坝州金川县,她是大山的女儿,靠采药维生。
   春天的时候,她要找羊肚菌,满山跋涉,还要去挖虫草。9月,在海拔四千米高山的大雪来临之前,羌活成熟,要抓紧采集。到了10月底,她挖药材就只能盘桓在海拔三千米上,她在视频里分享那些朴素的经验,说这个海拔高度的羌活“根部很短”,而且“颜色偏黑”,和四千米海拔上的羌活区别很大。
   拉姆上山一待就是十多天,她那辆五菱车只能开到半山腰,剩下的大多数道路都靠脚力去走。
   她的早餐通常是用外皮漆黑的水壶烧上酥油茶,舀一瓢糌粑,浇上热茶,洗净手把它揉成团就能往嘴里送。就着咸菜和老干妈,拉姆边吃边笑,说这顿饭“味道杠杠的”。
   拉姆会用水泥敷墙,敷累了就把抹泥板一丢,跳起舞来,扫落叶,扫着扫着又跳起来。她遇见牧民的牦牛,就给牛跳舞,也给它们唱歌,高山空谷,她的歌声又响亮又清越,唱着“高高雪山,茫茫草原,好蓝天”。看过她视频的网友对这些场景都印象深刻。
   事发那天是9月14日,此前一个月,拉姆几乎每天都更新视频动态,她出事以后,有网友循迹而去,把她的视频从头看到尾。越临近9月14日,人的心就揪得越紧,有人留言说:“前夫来了,快跑。”
   9月1日,拉姆再次上山采药,一待就是十多天。山上寂寞,想家的时候,她就坐在山体凸出的一小块岩石上,往家的方向望。
   9月6日到10日,她的前夫唐龙开始在抖音上更新动态,画面里是他们的两个孩子。父子三人在一起睡觉,在一起跳舞,玩得很开心。9月10日,那个男人的动态里没有孩子的身影,他配文写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一切命中注定。”
   9月13日,拉姆下山的日子,她把好几根粗壮的树枝绑成一块担子,驮上药材,往山下运送。快要回家了,她看起来很高兴。
   9月14日,回到家的第一天,她换上服饰,把长发编成麻花辫,画了眉,涂上口红,准备开始直播。
   直到晚上8点50分左右,唐龙闯进家中,朝她泼上汽油,点上火。
  
   嫉妒
   拉姆的姐姐小卓玛向记者回忆,事发那天晚上,她们的父亲和小卓玛的丈夫都在拉姆家,但唐龙闯进家里的时候,他们已经回屋睡觉了,在听到拉姆呼救后,二人才反应过来。
   他们看到拉姆的时候,她已经被泼上了汽油,唐龙挟持她,一手用刀比着她的脖子,一手举着打火机,“他没多久就点火了”。
   小卓玛说,拉姆和唐龙第一次结婚是在13年前,唐龙一直有家庭暴力倾向,因此他们曾离过一次婚。在此之后,唐龙说,自己以后会改,不再打她,拉姆也舍不得两个孩子,也就同意复婚。但复婚十几天后,家暴又开始了。
   今年5月份,唐龙又一次把拉姆打傷,小卓玛说,那一次,唐龙就差点把拉姆掐死。
   在220条抖音动态里,拉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开心的,她唱歌,跳舞,露出笑容,只有在今年5月10日,她发布了一条思念母亲的视频,她红着眼睛,一直流眼泪。拉姆说:“自从您离开了我之后,我的好多委屈都憋在心里,好想找您诉说。”
   或许是感到危险已经近在眼前,再一次地,她到法院起诉离婚,但没能立马等到判决。此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她躲到了亲戚家住。
   唐龙找不到她,就找到小卓玛家去,把小卓玛打到眼眶骨折,“我现在也(被)打毁容了,恢复期是6个月,现在都没好。”
   亲人们仿佛已经习惯了那个人的暴力,每一次拉姆躲起来最终被前夫找到,都是因为唐龙会拿孩子威胁她,拿刀子比画着说要杀小孩。
   6月,拉姆成功离婚,在6月28日更新的动态里,她写道:“往后余生,两兄弟相依为命,妈妈会背后支撑。”
   但她最终还是与厄运狭路相逢。
   另一位亲属告诉记者,唐龙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嫉妒。“因为妹妹(指拉姆)比较开朗嘛,现在过得比较好了,他看别人过得好,自己过得不好,心里面嫉妒。”
  
   保命
   9月17日,一封求助信在四川阿坝州当地人的朋友圈内迅速传播,求助人是拉姆的父亲三郎甲,“很抱歉今天以这种方式出现在大家的朋友圈,也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看我的这封求助信”。
   他介绍说自己今年55岁,是四川省阿坝州金川县观音镇麦斯卡村二组村民,2014年以来一直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女儿阿木初(小名拉姆)承担了全家养家糊口的重担,日常靠挖药材为生,9月14日晚被前夫用大火焚烧,造成全身大面积烧伤,生命垂危。
   他贴出了拉姆事发前的照片,一同被发出来的还有事发后的照片——她躺在病床上,周身被白色纱布包裹,污浊的黄色药水渍满半身,面部皮肤被燎得漆黑,用胶布护住了双眼。
   94位亲朋好友为拉姆证实伤情,包括她所在村庄的支部书记甲干和村主任罗尔机。老乡们为她声援,留言说:“姐姐是位能吃苦耐劳,积极向上的一个人。”
   她曾在抖音账号首页介绍自己,说她并不是不喜欢城市生活,但是为了陪在爸爸身边,才选择靠山挣钱。
   父亲三郎甲是唯一出现在她的视频中的男性,虽然才55岁,但三郎甲已然显得十分老态,常常弓着腰,拄着一根木棍做拐杖。但拉姆孝顺,有时候带着三郎甲一起跳舞,有时候天气晴好,就给他洗头理发。
   她几乎天天都通过视频在展示自己的生活,粉丝们很容易相信她生活得很好,有时候她上山捡柴,三郎甲都会去接她回家,她说:“在父亲眼中我永远都是小孩,真幸福。”
   只有眼尖的网友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比如在今年3月18日的动态里,她虽然仍然是笑着,但左边眼眶下隐约有一块瘀青。
   求助信被大量转发后,三郎甲凑够了100万元,作为拉姆的手术费用。后来,她从阿坝州人民医院转至四川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她的姐姐小卓玛说,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把她的命保住”。
   但是,最终,拉姆还是带着遗憾与不甘离开了人世
   (文中唐龙、小卓玛为化名)

相关

相关

相关

  • 特色专业建设对我校安全工程专业发展的作用

  • 地方高校生态型教学质量监控体系研究

  • 面向注册工程师制度的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专业教学改革

  • 高职院校辅导员理论素养的研究分析

  • 新形势下服装结构设计中人体工程学的作用与影响分析

  • 浅析计算思维与大学计算机课程改革的基本思路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