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长篇叙事秧歌的艺术特色

》首页 》 政治论文 》浅谈长篇叙事秧歌的艺术特色
作者:无, 字数:13094

  摘要:长篇叙事秧歌,即“鑼鼓秧歌”,是跟随稻田劳动而产生的。本文撷取几段代表性的段落,从长篇叙事秧歌的作用、内容、情境描写、人物刻画、以及语言风格上作了分析探讨,说明长篇叙事秧歌具有独特的艺术特色和地方特色。同时,期待有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进来,从多方向多角度对金湖秧歌进行研究和挖掘,闪现出更多的亮点来,让这一民间瑰宝魅力永存。
  关键词:长篇;叙事秧歌;艺术特色
  中图分类号:J7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20)26-0009-02  DOI:10.12228/j.issn.1005-5312.2020.26.007
  金湖秧歌是国家级非遗项目,许多专家学者对金湖秧歌进行了多方位的研究,出了较多的研究成果。鲜少有学者单从长篇叙事秧歌入手研究,本文就从此入手,选取几段具有代表性且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实例作粗浅探讨,说明长篇叙事秧歌独特的艺术和地方特色。金湖县位于淮河下游,属里下河地区,境内水网纵横,物产丰富,素有“鱼米之乡”的美称。金湖秧歌是农民们在水田插秧时,一边劳动一边演唱的民歌。2014年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金湖秧歌风格独特,内容丰富。从体裁上可分为短歌和长歌两大类,而长篇叙事秧歌(以下简称长歌)其演唱方式和表现手法与短歌相比都有很大区别。本文对长歌的艺术特色进行研究,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一、长歌的作用
  大凡是水稻种植地区都有秧歌演唱,与生产劳动有着密切的关系。锣鼓秧歌即是由专业锣鼓师傅来演唱的长篇叙事秧歌。主家雇请他们专门为秧工演唱助兴,在田间演唱时,两人配合,一个人打鼓一个人敲锣,常用来作过门或伴奏。跟说相声类似,一人主唱,一人帮腔,互为轮换。他们演唱的内容绝大部分都是长歌,只有在开工、转趟、收工时才插入一些短歌,作为临时节目来衬场。插秧时节,赶时间赶进度,插秧工和锣鼓师傅往往要在田间工作十几个小时,由此才产生了具有较强叙事性和趣味性的长歌。锣鼓师傅长时间的演唱,使单调的劳动不再枯燥无味,秧工们以愉悦的心情投入劳作,从而保证秧苗按时保质保量栽入水田。不经意间,金湖秧歌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与外来的山歌、时调、戏曲、宝卷、唱本等其他艺术互为交融并产生变异,逐渐形成自己的特点,还带动并发展和影响了部分当地外地曲调和艺术表现方式。
  二、长歌的内容
  长歌唱本较多,其主要内容大致为爱情、相思、调情、偷情等,只不过侧重点有所不同。比如,《打芦叶》、《小红娘》侧重于爱情,《姐思情》侧重于相思,《栀子花》侧重于调情,《大红娘》、《衣架姐》侧重于偷情。另有《采桑姐》、《求签姐》、《配药硝》、《红娘子》、《告娥姣》、《照丝罗》等二十多部,情节都大同小异,唯有《趱工忙》属于劳动生活长歌,没有爱情描写。
  爱情题材是长歌的最佳表现方式,也是最主要的表现方式。间以相思、调情、偷情等题材,有雅有俗,“荤素搭配”,满足从文人到布衣不同阶层的欣赏层次。
  三、长歌的情境描写
  之所以称为长篇叙事秧歌,是因为它有较强的故事情节,而故事情节又离不开细腻的情境描写。长歌正是通过细腻的情境描写体现了生活的真实,从而吸引听众。比如:
  象牙梳子拿在手,打开青丝梳起来,
  前头彩凤展双翅,后头青龙把尾摆。
  左边别个碧玉簪,右边又插紫金钗,
  珠环一副耳边挂,绒花两朵头上戴。
  这是一段“四句头”,出自《小红娘》。描写小红娘梳妆打扮时的情景,细致入微、形象生动。
  大街上见多少稀奇古怪,有两个大胡子白皮黄毛。大烟馆赌钱场到处都是,妓女院美姑娘身穿旗袍。校场上耍猴子敲锣打鼓,玩杂技唱小曲人海如潮。
  这是《配药硝》一段“串十字”,描写旧时南京城街市热闹的场景:有外国人、大烟馆、赌场、耍猴、杂技、唱小曲的,如临其境。
  在《姐思情》唱本中,情姐对情郎的思念用一年十二个月来表现。每个月又以其具体节日、景物、事件来进行描述,情感真挚,感人至深。情姐思念情郎,无以相见,用漂流瓶的方式向情郎传递信息。情郎得信后赶回家乡,谁知情姐已故,悲恸万分之下撞碑而死,为其殉情。情郎灵魂游至地府向阎罗告状,要求索回情姐,最终得以在阴间团圆。
  小郎跪下忙求告,阎罗大人活阎王:
  不求阳世过百岁,但求阴间能成双。
  阎王一听笑嚷嚷,佩服小郎有胆量,
  准你们阴间成婚配,生生死死配成双。
  二人谢过五阎王,手搀手儿出庙堂,
  一路恩爱说不尽,活不成双死成双!
  《姐思情》以如此大胆想象、传奇浪漫的情节设计,奇妙绝伦,感天动地之情可歌可泣!是长歌的一大特色。
  另外,长歌中还常常使用数字来进行描述,如:
  一程出了家栏西,二程走过小桥外,
  三程来到田埂上,脱去鞋袜下田来。
  根据需要,长歌会使用“一到三”、“一到十”的数字运用。另有“十爱”、“十想”、“十送”等,它能将事情说得有条理、有顺序,给听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四、长歌的人物刻画
  故事情节离不开人物,而人物刻画对于故事的铺陈至关重要。长歌中所描述的主人翁个个性格突出,情感丰富,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比如《打芦叶》中的一段“五句半”对唱:
  没有银钱不要紧,没有媒人我担承。
  我家有个小二妹,年方二九十八春,
  干哥哥,我给你做媒可放心?
  你做媒人我放心,只怕人家嫌我贫。
  屋顶没有瓦一片,缸里没有米半升。
  干妹妹,我是长工苦出身。
  两个苦瓜一根藤,她与你同是苦命人。
  她不嫌你长工苦,你莫嫌她苦出身,   干哥哥,只要你愿意一定成。
  我一人愿意沒得用,要问人家肯不肯。
  青菜萝卜还有价,谁肯白白送上门?
  干妹妹,莫要耍弄我老实人。
  不是耍弄你老实人,她自己情愿送上门。
  此人就在你面前站,不知你可曾看得清?
  干哥哥,看清了今晚就成婚。
  干哥哥一听发了楞,滩头只有两个人。
  干妹妹拿话打动我,原来自己做媒人。
  干妹妹,世上最数你有情!
  童养媳王二姐大胆泼辣,追求婚姻自由;长工王大成忠厚诚实,而带有点木讷的性格,被表达得淋漓尽致。再比如《串十字》一段:
  蒙主家请一班贪玩的朋友,
  敲锣鼓唱秧歌赶来帮忙。
  张邋遢李邋遢提锣挂鼓,
  刘癞子毛癞子一齐开腔。
  胖姐姐一听得主家锣响,
  走一步扭一扭摇摇晃晃。
  瘦姐姐一听得主家锣响,
  巧梳头纲打扮急急忙忙。
  高个子姐一听得主家锣响,
  卷裤腿下秧田活像个青桩。
  矮个子姐一听得主家锣响,
  脱花鞋下秧田水漫裤裆。
  挑秧哥万不要偷工捱懒,
  你多出力多攒钱供养爹娘。
  秧工姐加把劲快赶上趟,
  栽黄秧抢季节莫误时光。
  廖廖数笔,诙谐,写意,各种人物形象跃然纸上。
  五、长歌的语言风格
  长歌所表达的内容包罗万象,较为全面地涵盖了当地几百年来农村生活的微缩景观。长歌歌词是由文人骚客和锣鼓师傅共同完成演绎的。歌词普遍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意识形态、文化、律法、风俗、生产和生活状况,当地语言特点和表达方式。往往是文人写文词,锣鼓师傅用“土话”演唱。在数百年来的流传和磨和过程中,不断日臻完善,渐渐形成清新朴实、言简意赅、生动形象、琅琅上口的艺术风格。
  两个苦瓜一根藤,她与你同是苦命人。
  这是“五句半”,出自《打芦叶》。采用借代手法,将王二姐与张大成比作两个苦瓜,一根藤(同病相怜)牵着他们,都是一样的苦命人。前面“苦”字是名词,后而“苦”字是形容词,运用贴切。长歌中还常常使用一些农村方言土语,不自觉中,充分地体
  现乡土特色和原生状态。如“把”,是给的意思;“哙呆”,闲聊的意思;“刮锅子”,指布谷鸟“;害伢子”,指怀孕;“搭闲”,主动跟人聊天、搭话;“烂坯坯(pai)”,路面泥泞。“好交稍”,是好结果、好结局的意思。来源于民间,来源于生活的语言,编进歌词,显得格外亲切和自然,便于记忆,便于传诵。
  例:你看我生得好白手如玉,十指头长又细胜似香葱;
  例:情郎就像鸡头刺,越是戳手越难丢;
  这两段歌词使用了比喻手法,前例描绘女子双手白而纤长;后例描述情郎有些“坏”,但仍吸引女子。
  小牛郎与织女鹊桥相会,七仙女这董永私下凡尘。
  小龙女爱上了书生柳毅,花魁女爱上了卖油郎君。
  出自《小红娘》“串十字”一段,采用引用手法。表达了小红娘与打鼓郎的爱情也像他们一样,苦尽甘来,结局美好而隽永。
  绣韭菜窜了薹叶子老了,绣菱角开白花烂在水上。
  绣石榴裂开皮豁了红嘴,绣栀子弯下头叶落花黄。
  这是《姐思情》中“串十字”一段,运用“借代”手法。用农村中经常能见到的过季作物形象,来表现想郎的迫切、焦渴心理。
  朝上看看不见星斗日月,朝下看看不见河海湖江。
  朝前看看不见宽敞大道,朝后看看不见我的家乡。
  朝左看看不见山林树木,朝右看看不见住宅庄房。
  这一段,既用了方位词,又运用了排比。描绘小郎到了阴间,什么也没有,什么也看不见的阴森场景,颇有身临其境之感。
  麻布洗脸粗(初)相会,烧饼粘牙面(面)又生。
  平日与你无来往,问长问短是何因?
  这段歌词运用谐音,麻布的“粗”糙与初次的“初”、做烧饼的“面”和见面的“面”,使用一语双关手法,较短篇幅就表现了红娘泼辣诙谐的性格特征。
  长歌的演绎行云流畅,原生自然,各种修辞手法的运用恰到好处。如:比喻、排比、借代、拈连、夸张等手法,另有数字、空间方位词的运用,使得语言更加准确鲜明、精练含蓄、生动形象、朴实诙谐,从而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
  长歌,是先人为插秧劳动而创作的,是伴随着劳动而产生的。是金湖秧歌的主要表现形式,也是金湖秧歌的重要源头。在内容上有较强的叙事性,语言上更具鲜明的地方特色和文学特色。是金湖秧歌中最具特点和代表性的文学体裁。她融入了多种艺术形式,如外地引入的山歌、时调、戏曲、宝卷、忏词、唱本等;还集演唱、文学、曲调和锣鼓伴奏为一体,具有较强的观赏性、趣味性和艺术感染力。
  金湖秧歌是集历史、文学、音乐、稻作、民俗之大成者,可谓包罗万象。要研究和探讨的方向非常广,本文仅从长歌的艺术特色作了粗浅探讨,管窥蠡测。希望有更多的专家学者参与进来,携手保护和传承,发扬和推广中国民族民间文学、民间音乐,让这些民间瑰宝永放光芒,魅力永存!
  参考文献:
  [1]戴之尧.金湖秧歌集粹[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
  [2]王彦蘅.金湖秧歌中长歌的语言艺术与演唱特点[J].艺术百家,2001,6.
  作者简介:陈刚(1971-),男,汉族,江苏金湖人,大学本科,馆员,从事群众文化工作,研究方向:非遗。

相关

相关

相关

  • 地方高校生态型教学质量监控体系研究

  • 面向注册工程师制度的给排水科学与工程专业教学改革

  • 高职院校辅导员理论素养的研究分析

  • 新形势下服装结构设计中人体工程学的作用与影响分析

  • 浅析计算思维与大学计算机课程改革的基本思路

  • 探析民办高职院校广告设计专业订单式人才培养模式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