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余炭炮制历史沿革及研究进展

》首页 》 政治论文 》血余炭炮制历史沿革及研究进展
作者:无, 字数:20385

  【摘 要】 血余炭是人的头发经炮制加工而得,自古以来血余多制炭后入药,临床上广泛用于治疗出血诸症,效果确切。为进一步开发利用血余炭,文章通过整理分析历代本草、现代专著、文献等资料,对血余炭的炮制历史沿革进行考证,厘清了血余炭的炮制发展,并从化学成分、药理作用、临床应用等方面作了全面综述。
  【关键词】 血余炭;炮制历史沿革;化学成分;药理作用;临床应用
  【中图分类号】R283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1007-8517(2020)17-0063-05
  Abstract:Charred human hair is obtained from the processing of human hair.Human hair is used as a drug after making charcoal from ancient times to the present.It has been widely used clinically to treat hemorrhage.In order to further develop and use the Charred human hair, the article researched the history of the processing of Charred human hair, and clarified the processing and development of it by analyzing ancientherbal books, monographs, andliterature.And the paper gives a comprehensive review of chemical composition, pharmacology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
  Key words:Charred Human Hair; Processing Methods History;Chemical Composition;Pharmacological Effects; Clinical Application
  头发的荣枯与血气盛衰有密切关系,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人部乱发项下记述:“发乃血余” [1],故呼发为血余。健康人的头发一般不生用,经炮制加工成碳化物即得血余炭(如图1所示)。血余炭其药性苦,微温,无毒,治血病,补阴,疗惊痫,去心窍之血[1]。《中国药典》记载血余炭:“收敛止血,化瘀,利尿。用于吐血、衄血、咯血、血淋、尿血、崩漏、便血、外伤出血、小便不利”[2]。
  1 炮制历史沿革
  据考证,东汉末年张仲景的《金匮要略方论》[3]中就有“乱发,烧灰”的记载。如“滑石白鱼散,滑石(二分)乱发(二分,烧)白鱼(二分)上三味,杵为散,饮服半钱匕,日三服”,与蒲灰散、茯苓戎盐汤并治小便不利;“治马坠及一切筋骨损方……乱发(如鸡子大,烧灰用)……”。晋代,葛洪著《肘后备急方》[4]也是乱发烧灰用,又提出了烧灰要存性,增加了“烧乱发,服一钱匕,日三服。秘方,此治黄疸”用途。
  南北朝时期,诞生了一本著名的炮制专著《雷公炮炙论》[5],雷公云:“凡使之,是男子,年可二十已来,无疾患,颜貌红白,于顶心剪切者发是。凡于丸散膏中,先用苦参水浸一宿,漉出,入瓶子,以火煅之,令通赤,放冷,研用”。书中首次提出了煅法炮制血余炭,并且沿用至今,还提出了原材料的选择要求。龚庆宣《刘涓子鬼遗方》[6]治久病疥癣,恶疮膏方中提出了把“乱发煎成膏剂使用”的炮制新方法。唐代,孙思邈著《备急千金要方》[7]和《千金翼方》[8]等书记载的炮制方法主要是沿用前人的“烧”法,同时提出了“發皮……合鸡子黄煎之消为水……”[8]的炙法。
  宋代,张锐著《鸡峰普济方》、《小儿卫生总微论方》(撰人不详)、钱乙著《小儿药证直决》、唐慎徵著《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严用和著《济生方》、陈自明原著《校注妇人良方》、朱佐(君辅)集《类编朱氏集验医方》、齐仲甫著《产宝杂录》等大量文献均有“烧灰”的记载[9],但是王怀隐等编《太平圣惠方》[10]除载有“烧灰”外,还有“以油煎乱发。令焦尽。去滓”等炮制方法。庞安时撰《伤寒总病论》[9]要求乱发炮制钱需“皂角水洗,以清水洗之”;太医院编《圣济总录》强调“存性烧灰” [9];《太平惠民和剂局方》[11]丰富了炮制方法,即“皂角水净洗,二斤,晒干,用清麻油二斤入锅内炒,频以手拈看,脆乱如糊苔即止,不可令炒过。”可见血余炭的炮制方法更加成熟、质量标准也得到提高。元代,血余炭的发展有一定特点,在朱震亨著《丹溪心法》[12]要求烧存性,罗天益著《卫生宝鉴》[13]等强调洗净后焙用。自此之后,血余炭的炮制基本上都增加了净制法。
  明代,血余炭从炮制方法、炮制质量标准、临床应用等方面都得到了全面的发展,炮制方法以闷煅为主,成品质量要求存性,应用以止血为主,尚可入补药。如薛己著《女科撮要》[14]载有“血余即乱发煅”;薛铠集《保婴撮要》[15]载有“男子乱发一握,煅存性”;李梴《医学人门》[9]记载“用皂角水洗净,入罐内烧存性,止血,或吹鼻,或酒下,或入补药丸”;武之望著《济阴纲目》[16]中记载“血余:男子发,皂角水洗;香油熬化;火烧存性;烧存性另研”。张景岳撰《本草正》[17]中记载“血余:烧灰吹鼻可止衄血等证。以火炮制,其色甚黑,大能壮肾,其气甚雄,大能补肺…凡补药中自人参熟地之外,首当以此为亚”。此外,张介宾(景岳)撰《景岳全书》[9]、朱橚等编《普济方》[9]、楼英(全善)编纂《医学纲目》[9]、王肯堂著《证治准绳》[9]等书均有血余煅炭后用的记述。
  清代,关于血余炭炮制品名的记载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以“乱发”名记载,如程曦等纂《医家四要》[9]、徐士銮辑《医方丛话》[18]、陈念祖(修园)撰《医学从众录》[19]、沈金鳌著《幼科释谜》[20]、吴谦等编《医宗金鉴》[21]等,炮制方法仍为“烧、烧灰”等简略用语;另一种是以“血余”名记载,如祁坤的《外科大成》[9]、黄宫绣的《本草求真》[22]、吴瑭(鞠通)的《吳鞠通医案》[9]、林佩琴的《类证治裁》[23]、凌晓五的《本草害利》[9]、费伯雄的《校注医醇賸义》[9]等等,值得一提的是严西亭等编著的《得配本草》[24]中记载“血余:用皂角水洗净,苦参水浸一宿,去水筑入磁罐,黄泥将罐裹贮之火煅,候开视成炭者佳,若未成炭或已成灰,俱不入药”,现行血余炭用法和规范与之十分相似,可见当时中药血余炭的炮制和用药规范已颇为成熟。   现代,血余炭的炮制方法基本上是采用闷煅法,其工艺流程如图2所示。2015年版《中国药典》[4]载“血余炭为人发制成的炭化物。取头发,除去杂质,碱水洗去油垢,清水漂净,晒干,焖煅成炭,放凉”。大多数《中药炮制学》教材中关于血余炭的详细炮制方法为“收集人发(男女均可)用碱水洗净污垢,清水漂净,干燥后放于铁锅内,上扣一小锅,两锅结合处用盐泥封严,勿使漏气,上压一重物,贴一白纸条或放些许米粒,文武火加热,煅至白纸或米粒呈焦黄色时停火,放冷,取出”。由于此种方法不能直接观察到炮制过程,操作繁琐,且只能间接判断成品质量,因此多人对传统的闷煅法进行了改进与创新。周琦等设计了一种煅制血余炭的装置,可以看到底部的头发已熔化成黑褐色的液体,呈沸腾状态,并伴有淡薄的青烟[25];李纳英采用黄泥煅罐的罐装煅法,到煅罐烧至透红时停火,去封泥即可[26];方洪征用砂锅代替传统铁锅与扣锅,用报纸代替盐泥进行封口,获得符合《中国药典》标准的血余炭[27]。另外,奚学军等[28] 则采用烘箱进行烘制血余炭,并与传统闷煅法进行对比,从成品来看,煅制血余炭乌黑发亮、质轻、断面呈蜂窝状,烘制血余炭里面油嘿发亮蜂窝状、外面焦黑质松而脆;从成品得率来看,闷煅法为41.0%,烘制法位70.5%。
  2 化學成分
  人头发主要含优角蛋白,此外还含有脂肪、黑色素及大量元素[29]。据报道已查明头发中至少存在78种元素,占自然界天然存在的元素的近90%[30]。头发经煅制成炭后,有机成分主要被破坏成炭素,无机成分含有钙、钠、钾、锌、铜、铁、锰、砷等[31-32]。目前人发多染、烫,被重金属等污染,因此尚含有铅、镉、砷、汞等重金属及有害元素[33]。申国华等采用原子荧光法测定了12批市售血余炭药材中的砷、汞等重金属(测定条件见表1)发现,7批药材砷元素超标、1批药材汞元素超标。马森等[34]通过对血余炭的水提取液无机离子含量测定,发现血余炭提取液中钠、氯、铁、铜、硒低于正常血清中浓度,镁、锌与正常血清中浓度接近,钙比正常血清中钙离子浓度高1倍多。
  3 药理作用
  3.1 凝血止血 现代药理学实验证明,血余炭有明显的凝血作用。吕江明等[35]用不同煅制程度的血余炭水煎液对小白鼠和家兔的体外凝血时间进行了研究,实验表明血余炭有较强的止血作用;才尕[36]研究了血余炭制剂对绵羊血液的促凝血作用,结果表明血余炭制剂对绵羊血液体外凝血时间较生理盐水缩短了19.61%;朱元元等[37]以兔子为实验对象,采用试管法测定体外凝血时间,用巴马小型猪建立其肝脏、脾脏、股动静脉创伤出血模型并测试血余炭止血包的止血效果,研究表明血余炭止血包有较好的凝血效果,能明显缩短创伤出血的时间,减少出血量,止血实验效果显著,能有效控制模型中股动、静脉致命性出血,降低死亡率;尚有人采用静电纺丝法制备了碳致人发聚乳酸纳米纤维来治疗猪的严重的、无法控制的出血有效[38]。
  3.2 抗菌活性 血余炭煎剂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伤寒杆菌、甲型副伤寒杆菌及福氏痢疾杆菌有较强的抑制作用[39]。章杰兵等[40]采用静电纺丝技术,将血余炭制备为纳米纤维膜后进行体内体外抗菌实验,结果表明创面组织内细菌含量低于105个·g-1组织,使创面达到临床无感染的标准,有效控制创面感染;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铜绿假单胞菌均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3.3 其他作用 戴洪修等[41]将血余炭制成200~500/μm大小的颗粒,以犬为对象进行试验,结果表明血余炭能栓塞末梢血管,可使栓塞组织缺血性梗死;30℃以下炮制的血余炭煎剂表现中枢兴奋作用[28]。
  4 临床应用
  4.1 治疗多种出血 李金山[42]用血余炭、白芨治疗反复鼻出血,但鼻腔有肿瘤、鼻窦真菌病及血液系统疾病者除外;赵小伟等[43]报道血余蛋黄油治疗因放射治疗引起的皮肤黏膜损伤、便血方面效果较好;曾镜祥[44]以单味血余炭治疗5岁男孩血尿无复发,治疗44岁女子崩漏有效;黄惠芝等[45]以血余炭和制附片等组方治疗肺痨咯血有效;郝乐乐等[46]用益母草、血余炭、红蚤休、制香附、生蒲黄等化瘀调冲止血;左智等[47]用内服茅根汤,以撒有血余炭的凡士林纱条塞入鼻腔治疗顽同性鼻衄58例,治愈38例,好转19例,无效1例。
  4.2 治疗溃疡 李金山[48]用血余炭、地榆炭各等量共研细末,喷洒患处治疗口腔溃疡;姚广明[49]用血余炭和象皮、金银花等煎煮成银象膏贴于患处,治疗久不愈合之溃疡;尹燕华[50]以血余炭、凤凰衣、象贝母、玉蝴蝶、琥珀粉共研细末,食前服用治疗溃疡病出血效果较好。
  4.3 治疗带状疱疹 祁裕[51]用血余炭合美宝湿润烧伤膏外用治疗带状疱疹30例,总有效率和治愈率均达到100%,无1例继发感染;李琼等[52]通过围刺法配合外敷血余炭治疗53例带状疱疹患者总有效率为85%。
  4.4 用于治疗其它病症 迟国成等[53]用血余炭、豆油、硼酸、氧化锌和凡士林制成复方血余炭软膏,治疗160例以浅Ⅱ度为主的烧烫伤患者,治愈148例,显效8例,有效2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98.8%;王美芬[54]采用中西医结合方法,治疗异位妊娠27例,即在术后服用以血余炭、当归、川芎等组方的汤药,治愈26例,治愈率93. 7 %;黄素娥[55]以血余炭与黄芪、党参、白术等药拟方治疗剖腹产术后恶露不尽获愈;宁占学[56]用冰片血余炭外敷护理治疗压疮患者20例,治愈15例,总显效率95.0%;郑卫琴等[57]在治疗胃癌患者时,对于胃黏膜巨大溃疡的恶变,胃癌术后伴有吻合口炎、残胃炎等,以血余炭和蒲黄炭来保护胃黏膜;王静业用血余炭烧伤膏外用治疗烧烫伤[58]。   5 小结
  血余炭为药典品种中药,历代主要用来治疗各种出血,据对其炮制历史沿革进行考证,炮制方法以煅炭为主,但成品质量标准多因现代人使用不同类型的洗发液,加之烫染头发等,很难做到客观、准确评价。现代研究表明血余炭化学成分并不复杂,多是无机物,药理作用研究不够深入,临床应用中有些新的探索,却多为个例,从统计学角度看无太大意义,但提示血余炭尚有更大的探究空间。
  参考文献
  [1]李时珍.本草纲目[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6:1374-1375.
  [2]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5.
  [3]张仲景.金匮要略方论[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72:45.
  [4]葛洪.肘后备急方[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6:80.
  [5]雷敩.雷公炮炙论[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106.
  [6]刘涓子.刘涓子鬼遗方[M]. 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2004:43.
  [7]孙思邈.备急千金要方[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68.
  [8]孙思邈.千金翼方[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5:40.
  [9]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历代中药炮制资料辑要 [M].北京: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研究所,1973.
  [10]王怀隐.太平圣惠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58:78.
  [11]太平惠民和局.太平惠民和剂局方[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5:285.
  [12]朱丹溪.丹溪心法[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113.
  [13]罗天益.卫生宝鉴[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209.
  [14]薛己.女科撮要[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5:81.
  [15]薛铠,薛己.保婴撮要[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6:242.
  [16]武之望.济阴纲目[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445.
  [17]張景岳.本草正[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7:114.
  [18]徐士銮.医方丛话[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5:11.
  [19]陈念祖.医学从众录[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48.
  [20]沈金鳌.幼科释谜[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9:129.
  [21]吴谦.医宗金鉴[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4:281.
  [22]黄宫绣.本草求真[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59:234.
  [23]林佩琴.类证治裁[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5:125.
  [24]严西亭.得配本草[M].上海:科技卫生出版社,1959:207.
  [25]周琦,李瑞洲.血余炭煅制过程的观察[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991,10(2):55-56.
  [26]李纳英.血余炭质量现状及煅制浅析[J].现代中药研究与实践,2008,22(3):52-53.
  [27]方洪征.血余炭炮制工艺改进[J].基层中药杂志,2002,16(3):63.
  [28]奚学军,夏俐俐.血余炭炮制之浅见[J].浙江中医学院学报,2000,24(6):70.
  [29]杨如怡,张成川,林友.血余炭加工炮制探讨[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9(4):504-505.
  [30]黄家林.头发中微量元素研究进展综述[J].安徽预防医学杂志,2007,13(1):41.
  [31]刘如良,崔宇宏,高天爱.血余炭中重金属及有害元素的测定[J].光明中医,2011,26(8):1567-1568.
  [32]骆如欣,张素静,卓先义,等.头发中无机元素的分析[J].中国司法鉴定,2017(4):23-27
  [33]张彬,申国华,王春芳.原子吸收法及原子荧光法测定血余炭中5种重金属及有害元素的含量[J].中国药事,2011,25(10):1035-1037.
  [34]马森、辛有恭、赵元才,等.血余炭、鸡毛、藏雪鸡毛水提取液无机离子含量测定[J].青海畜牧兽医杂志,1999,29(5):4-5.
  [35]吕江明,田青菊,曾一凡,等.不同煅制程度的血余炭的止血作用研究[J].黑龙江中医药,1992(4):47-48.
  [36]才尕.藏雪鸡羽毛、血余炭制剂对绵羊血液体外促凝血效果的比较[J].畜牧业,2008(8):17.
  [37]朱元元,邱彦,鲁毅,等.血余炭止血包止血效果的实验研究[J].药学实践杂志,2011,29(6):431-434.
  [38]ZHU,YUANYUAN,Qiu, Yan,Liao, Lianming. Evaluation of Hemostatic Effects of Carbonized Hair-Loaded Poly(L-Lactic) Acid Nanofabrics[J]. Journal of Nanoscience and Nanotechnology,2015,15(6):4193-4199.
  [39]阜元.血余炭的研究简况[J].中国中药杂志,1989,14(1):24-25
  [40]章杰兵,于雷,刘梅.血余炭纳米纤维膜抗茵活性的实验研究[J].中国药物应用与监测,2012,5(9):261-265.   [41]戴洪修,周建雄,刘卫红,等.中药血余炭作为血管栓塞剂的实验研究[J].中国微循环,2006,10(4):282-283.
  [42]李金山.治疗鼻出血验方[J].中国民间疗法,2014,22(7):37.
  [43]赵小伟,吴剑坤,毛克臣.我院传统手工制药工艺的传承[J].首都食品与医药,2019(10):183-184.
  [44]曾镜祥.单昧血余炭治验两则[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1,20(23):197.
  [45]黄惠芝,范林香.肺痨咯血验案2则[J].新中医,1994(S1):24.
  [46]郝乐乐,李伟莉,刘明敏,等.李伟莉治疗崩漏经验浅析[J].实用中医药杂志,2019,31(3):451-453.
  [47]左智,左世东.茅根汤配合外治法治疗顽固性鼻衄[J].湖北中医杂志,2001,23(6):36.
  [48]李金山.治療口腔溃疡验方[J].中国民间疗法,2015,23(8):71.
  [49]姚广明.外敷银象膏治疗溃疡[J].河北中医,1984(6):7.
  [50]尹燕华.屠庆祝主任医师治疗胃溃疡经验[J].中医临床研究,2018(5):33-35.
  [51]祁裕.血余炭合美宝湿润烧伤膏外用治疗带状疱疹30例观察[J].江西中医药,2005,36(2):35.
  [52]李琼.围刺法配合外敷血余炭治疗带状疱疹[J].辽宁中医杂志,2006,33(7):839-840.
  [53]迟国成,周洪春.复方血余炭软膏的制备及临床观察[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04,24(11):714-715.
  [54]王美芬.中西医结合治疗异位妊娠27例[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1994(8):55.
  [55]黄素娥.剖腹产术后恶露不尽二则[J].湖南中医杂志,1995,11(5):57-58.
  [56]宁占学.冰片血余炭在压疮护理中的应用[J].黑龙江科技信息,2015(34):36.
  [57]文清,程俊,郑卫琴.郑卫琴教授治疗胃癌经验[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8,27(18):74-75.
  [58]王静业,宋信平.血余炭烧伤膏外用治疗烧烫伤[J].中国伤残医学,2014(3):296.
  (收稿日期:2020-04-16 编辑:陶希睿)

相关

相关

相关

  • 开展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水平

  • “0”的困惑

  • 照耀留守儿童的阳光

  • 让生活元素在初中语文教学中遍地生花

  • 药物里的美丽误会

  • 老年人理财稳为先

No comments found.

相关